消失的六四記憶: 透過舞臺劇說香港的故事

2022.06.01 10:3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消失的六四記憶: 透過舞臺劇說香港的故事
Photo: RFA

香港在國安法生效後,港人享有的各種自由逐步消失,包括悼念六四事件的自由。曾多年擔任六四燭光晚會司儀的列明慧接受本臺專訪,感慨晚會的消失,象徵原來的香港已不復返。她創辦的"六四舞臺",也沒有辦法再在香港演出。

過去30年的六四,香港維園都舉辦燭光晚會,悼念在1989年六四事件的死難者,支聯會義工列明慧在其中10年,擔任燭光晚會的司儀,帶領參與晚會的香港市民,呼口號和舉起燭光。

列明慧:容不下燭光和悼念 顯示自由香港已一去不復返

列明慧接受本臺專訪,回顧她與悼念六四相關的經歷,感慨香港在過去幾年,改變和失去太多,支聯會和燭光晚會的消失,代表自由的香港已一去不復返。

列明慧接受本臺專訪提及鄒幸彤感到很悲傷。(受訪者提供)
列明慧接受本臺專訪提及鄒幸彤感到很悲傷。(受訪者提供)

列明慧:"2019年原來是香港最後一個燭光集會,我感受很深,香港容不下燭光和悼念的人,讓人很傷感。香港人只是用海量的燭光作出控訴,表達依然記得六四事件,在很多人眼中,這種如同行禮如儀和無有實際作用的儀式,都不能在香港再發生,顯示香港已無辦法回到以前自由的香港。"

列明慧形容,2019年是她創立的"六四舞臺"劇團,最後一年可以在沒有恐懼下,公演以六四爲主題的舞臺劇。

列明慧憶述鄒幸彤經歷 悲嘆香港法律已變成打壓工具

她表示,以六四難屬爲主題的舞臺劇《5月35日》,在2020年香港國安法生效之前,最後一次在香港演出,但受疫情影響,沒辦法找到場地,只能借私人地方表演,透過互聯網作全球直播,當時有56萬人觀看。列明慧感謝,同是大律師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當天晚上在現場守候,讓他們安心,才能順利完成演出。提及鄒幸彤時,列明慧很悲傷,認爲鄒幸彤的經歷,反映法律在香港已成爲政權打壓的工具。

容不下燭光和悼念六四顯示香港的自由已不復再。(受訪者提供)
容不下燭光和悼念六四顯示香港的自由已不復再。(受訪者提供)

列明慧:"演出當晚我們是有擔心有警察上門,做不成全球直播,當時我是找了阿彤(鄒幸彤),她當晚是以義務法律顧問的身份,在場與我們一起,直到表演完成。但是因爲支聯會的事,阿彤被拘捕,想起她,我會有一點情緒波動,那種感覺很諷刺,我們以爲用法律可以保護自己,但其實法律現在是一種工具,去虐待和殘害人。"

她表示,"六四舞臺"在2009年六四20週年創立,10多年來,創作了7部舞臺劇,曾在香港公開演出,也有在不同的學校巡迴表演。但她表示,在香港國安法生效後,相信"六四舞臺"的創作,沒辦法再在香港表演,也顯示香港的創作自由,在滿佈"紅線"的環境下,逐漸消失。

列明慧:" 隨着2020年國安法之後,我覺得香港創作自由的空間已收窄很多,在業界當中瀰漫恐懼,你不知道紅線在那,因爲以前只是紅線,現在是紅海,到處都是紅線,做同一件事以前是合法,但我不知道日後會否變成不合法,如同支聯會一樣,你無法估計相同情況會否在戲劇界發生,在劇場創作當中是瀰漫着恐懼。"

列明慧希望繼續用舞臺劇說真相對抗謊言的汙名化。(受訪者提供)
列明慧希望繼續用舞臺劇說真相對抗謊言的汙名化。(受訪者提供)

列明慧盼繼續用舞臺劇說香港與六四故事 勿讓謊言掩蓋真相

2021年,支聯會和教協等香港公民社會重要的團體,被迫解散,列明慧覺得,香港已是不能逗留的地方,她帶着"六四舞臺"的創作,一同離開香港。列明慧表示,因爲太多的朋友被拘捕、判刑,劇團解散,她經歷幾個月的意志消沉,但多年來籌辦六四紀念活動的經歷,在臨近6月的時間,喚醒她的意志。她希望,繼續透過舞臺劇,紀錄歷史,不只是說六四的故事,也要說香港的故事,因爲香港的命運與六四是緊緊相連,香港人有責任,不要讓謊言,掩蓋真相。

列明慧:"你看到六四不能叫六四,要變成5月35日,就是代表六四的不存在,大家都要有心理準備,2019年在香港發生的事,都會用同樣的手法處理,會汙名化,他們會說另一套的故事,完全埋沒了真相。這是我良知的呼喚,我們曾經見證歷史,有責任把真相說清楚。"

人生如戲,列明慧說,《5月35日》是她在"六四舞臺"中,最喜歡的作品,她借用《5月35日》的一句讀白,鼓勵香港人。

列明慧:"有一句讀白很觸動我,主角小林在臨終前說:我的兒子曾爭取,即使沒有成功,但他曾經爭取。每一次聽這句讀白都好觸動我的心,我們似乎多年來沒有成功爭取了什麼,尤其看到香港現在的狀況,是極大的倒退,但我們曾經努力過,爭取過,縱使沒有成功,但我們曾經也有爭取過。"

記者:陳子非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