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法》下 香港記者被迫缺席"白紙運動"採訪現場

2022.12.01 13:2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國安法》下 香港記者被迫缺席"白紙運動"採訪現場 北京部分大學生投身"白紙運動",但在中國多地的運動中幾乎見不到香港新聞工作者。
推特視頻截圖

在中國全國多地爆發的"白紙運動"直播現場,幾乎沒有看到香港媒體工作者的身影,有報道抗爭情況的港媒也是少數。評論認爲,香港媒體以往積極採訪中國民衆和維權運動,成爲全世界觀察中國政經動向的主要來源,這次事件反映北京利用《香港國安法》讓港媒集體失聲,讓世界少了瞭解中國民衆抗爭的渠道。

 

 

在中國多個城市發生的示威抗議活動,外界主要透過中國網民在推特等社交平臺,發佈現場視頻,以及通過駐中國的外國媒體記者,在現場採訪報道,瞭解抗議者的訴求和抗議的手法等。以往每逢中國發生大事件,都會第一時間到現場直播的香港媒體,在這次"白紙運動",近乎完全缺席了。

曾負責主跑中國路線多年的香港前記者SAM表示,雖然已離開駐北京記者的位置,但看到北京民衆自1989年後,再走上街頭,心情激動,在過去一個星期,不斷尋找相關的報道,但發現只有少數港媒有報道事件,更找不到有港媒駐中國記者到現場直播,他難以接受香港新聞界的改變。

北京民衆2022年11月27日手舉白紙在街頭抗議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聯社圖片)
北京民衆2022年11月27日手舉白紙在街頭抗議中國政府的"清零"政策(美聯社圖片)

前駐京記者感嘆 港媒集體成“局外人” 

SAM:“這件事情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之後,都沒有這麼大的反政府的抗議,是國際新聞,這次與以前採訪的反日示威很不同。我在大陸跑了那麼多年,以前我們去採訪地震時,那些民衆都是跟我們說,他們不能找中國媒體爲他們發聲的事,只能靠香港媒體把我們的消息發出去,但現在呢?換成我們要靠外國媒體去報道在中國大陸事情,我們現在的感覺就是比大陸的媒體還差,這是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有點不能接受。”

SAM表示,社交平臺和外媒也有直播報道,但他表示,在“白紙運動”的過程,看到有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影子,如果有香港記者能在現場採訪,可以更瞭解“白紙運動”的內涵,以及當中的香港抗爭元素。

SAM:“2019年香港發生的反送中的抗議活動之後,我們知道很多中國大陸的民衆,不支持香港的示威者,在這次事件,我們可以有一個很好的角度去報道,就是爲什麼你們以前是反對香港民衆的抗議活動,爲何現在你要用同樣的方式抗議政府呢?其實很多不同的報道可以做,但爲什麼沒有一家香港媒體,還有駐中國大陸的記者,連做一個香港人有關角度的報道都沒有呢?我們比外國媒體更隔岸觀火。”

有采訪中國新聞多年的香港記者以“無奈”形容這次香港媒體對"白紙運動"的處理。他相信,很多曾跑兩岸路線或還在前線的記者,都很想到中國民衆抗議的現場做直播和採訪,雖然香港媒體還有派記者駐中國,但現在香港的政治環境與以前已大不同,對中國維權和抗議新聞,已不會像以往一樣,搶快搶多,媒體主管多選擇只報道官方的消息,即使能有點空間採訪抗議的媒體,都很小心處理,以免被質疑觸犯《香港國安法》。

香港迴歸25週年時,警察在會展中心對記者進行檢查。(美聯社記者)
香港迴歸25週年時,警察在會展中心對記者進行檢查。(美聯社記者)

香港媒體報道中國:從百花齊放到“白紙運動”集體失聲

1989年民運發生時,一直在北京參與採訪的時事評論員程翔對本臺表示,香港媒體從“六四”事件開始,在四川大地震、烏坎村村民抗爭、西藏和新疆動亂等,都積極採訪,也使香港媒體成爲國際社會觀察中國政治、經濟和社會變化的重要觀察點,對於這次香港媒體在“白紙運動”的採訪中集體失聲,感到可惜的同時,也突顯北京通過國安法控制香港的效果。

程翔:“過去來說,經常香港記者到內地去採訪的時候,扮演非常積極和主動的角色,跟中國的公安據理力爭,長期被中國視爲眼中釘,但現在發生這麼大的事情,都是引用外電的報道,儘量避開政治話題,有意自我審查,顯示國安法的目的,也是要讓香港媒體集體滅聲。”

程翔表示,現代科技發達,大量現場的視頻通過社交平臺發佈,以及外國媒體的報道,也能讓世界知道中國民衆的抗議聲音,但如果有懂中文的記者在現場報道,會使真相更全面,也能讓世界更瞭解中國抗爭者的聲音。

 

記者:陳子非   責編:陳美華、許書婷、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