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会大楼遭空前破坏 港警被指摆“空城计”

2019-07-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人士冲进香港立法会大楼在墙壁上留下涂鸦标语。(美联社)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人士冲进香港立法会大楼在墙壁上留下涂鸦标语。(美联社)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人士周一(1日)把行动升级,部分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大楼,导致大楼遭受空前破坏。而香港警察为何在大楼被占据的关键时刻,暂时撤离立法会,备受争议。

示威者和警方对峙的局面在周一傍晚8点过后被打破。示威者撬开香港立法会大楼其中一个进出口的铁栅,成功打开缺口,差不多同一时间,大批防暴警察从立法会撤离,退守政府总部。在全无阻挡情况下,示威者从其他进出口一起闯入,大楼全面失守。

有人以铁笼车撞毁大楼图书馆的玻璃,以喷漆在墙上写上诉求。电子显示屏和监控探头被砸烂。立法会的标志被喷污和扔鸡蛋。部分人攻入办公室,文件、电脑和灭火筒成为他们损毁的目标。

在会议厅外,挂有历任立法会主席的照片被喷污,其后示威者把照片拆除毁坏。

 

 


示威者破门占据会议厅,走上主席椅子喷字。会议厅中央的特区区徽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字样被喷漆。座位上的《基本法》被人逐页撕毁。主席台背靠的墙壁被涂鸦,有人喷上“反送中”,“林郑下台”等多项诉求。

大楼其它i地方也一片狼藉。宴会厅屏风被推倒,办公室有捣乱迹象。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人士冲进香港立法会大楼拆下立法会领袖画像踩踏。(美联社)
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示威人士冲进香港立法会大楼拆下立法会领袖画像踩踏。(美联社)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周二表示,大楼损毁严重,未来2个星期都不能召开会议。

梁君彦:“地下的保安控制室完全遭破坏,所有保安系统完全不能运作,供电及消防系统受到干扰,所有出入口受损,地下一楼会议厅、前厅,及二楼办公室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我对此感到极度遗憾及痛心,这些暴力行为,我是予以最严厉的谴责。”

警察几乎全天都采取退守策略

在7月1日当天,除了早上升旗仪式进行期间,防暴警察奉命驱散示威者外,全天都没有出动防暴警察控制人群。示威者第一次冲击立法会是在下午二时,警察一直按兵不动,任由十数位示威者撞击立法会玻璃门。

这是香港立法会大楼启用近8年来,首次被示威者占据,历时3个多小时。整个过程大楼内没有警员和保安在场。身在现场的立法会议员张超雄认为情况不寻常。

张超雄:“真的要清场的话,警方多大场面都能清场,现在竟然不断退缩,最后在立法会摆‘空城计’,引大家进来,撞什么都不理你,任你喜欢怎样就怎样,这个景象是警方特意‘放水’造成的。”

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则强调警员没有退缩。他说,当时立法会外聚集了约3万名示威者,加上室内可使用的武力有限,所以警员暂时撤离,再重组如何取回立法会。

卢伟聪:“由于环境关系,加上当时发觉有示威者触动电箱,立法会大楼部分电灯熄灭,警方担心所有电灯会关掉,发生”人踩人”或不好的事情。加上有人把冒烟物品扔向警员,警员也曾被有毒粉末攻击,警察别无选择只好后退。”


一名香港警察走过被破坏的立法会大楼外面。(美联社)
一名香港警察走过被破坏的立法会大楼外面。(美联社)

立法会财委会主席陈健波对于警方被指“摆下空城计”、“放水”等说法,表示非常反感,认为外界漠视当时情况有多危险,他认为警方处理得很好,避免出现“六四事件香港版”。

连日来备受攻击的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强烈谴责示威者以极暴力方式冲击立法会,批评他们目无法纪,无助社会寻求共识。

林郑月娥:“这些目无法纪的暴力行为严重影响香港法治的核心价值。我对此感到十分愤慨和痛心,并要于以强烈谴责。警方处理周一整天的暴力,一直表现克制。对于任何暴力行为,我们必定追究到底。这对于社会寻找共识,处理大家关心的问题,完全没有帮助。”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形容目前香港正处于火山爆发,但政府只是用水滴救火。

毛孟静:“林郑月娥明摆着是希望把民意逆转,完全怪责冲动的年轻人,以为这样除了可以解决问题,也可以把提出问题的人解决掉。”

有“香港良心”之称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批评政府没有回应民间诉求,使部分年轻人以暴力方式表达意见,呼吁示威者回归和平理性。

记者:高锋/责编:胡力汉陈美华/嘉远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