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绍铭译作《1984》 中国版本难逃删减命运

2023.01.26 11:25 ET
刘绍铭译作《1984》 中国版本难逃删减命运 知名的作家和翻译家刘绍铭教授译作《1984》,在华人世界影响深远,在中国也难逃删减命运。
截图自三民网路书店

知名作家和翻译家刘绍铭近日不幸去世,追思会定于1月31日举行。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向本台讲述了他在中国服刑期间,收到刘绍铭翻译作品《1984》的经历。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1984》是描述恐怖极权主义的寓言,故事发生在虚拟的国度“大洋邦”,“老大哥”透过电幕掌控一切,人们互相提防、互相背叛。

刘绍铭2019年曾经在接受“香港01”访问时多次表示,《1984》太恐怖了,平日不会翻看。有时他会想,“若早点翻译或许能警醒世人,避过文革;但若无文革,又不会有这么多人注意到这本书。”

刘绍铭曾就《1984》指出,如果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看一本书的话,请看《1984》。

另一位翻译《1984》的中国译者董乐山也曾表示,“我这一生读到的书可谓不少,但是感到极度震撼的,这是唯一的一部。因此立志把它译出来。”

李明哲在湖南服刑 讶异能收到《1984》和《动物农庄》

曾被中国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在湖南赤山监狱服刑五年的台湾人权工作者李明哲表示,服刑期间,他的妻子李净瑜约莫寄送五、六百本书到监狱,监狱交到李明哲手上的顶多五分之一左右。李明哲回忆说,当他收到《1984》和《动物农庄》两本书时,最感到意外。

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对于服刑中能收到《1984》未遭没收感到讶异。(RFA,file)
人权工作者李明哲对于服刑中能收到《1984》未遭没收感到讶异。(RFA,file)

“连我都很讶异,我认为他们的程度其实是看不懂,他们只能凭比方说作者是日本人,或者是哲学的书。教人反抗权威,真正讽刺共产党的书还是进来,他们可能看到《动物农庄》觉得无害。”李明哲提出他的判断。

李净瑜告诉本台,很多人问她,为何这么多书被退,中国到底害怕什么?“我只告诉你,它不希望人类有思考,不希望囚犯在狱中去思考。”

根据李净瑜提供的资料,她送入赤山监狱的《1984》是从淘宝订阅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简体字译本,《动物农庄》荣如德译本则是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

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自淘宝购得《1984》、《动物农庄》。(李净瑜提供截图)
李明哲的妻子李净瑜自淘宝购得《1984》、《动物农庄》。(李净瑜提供截图)

《1984》在中国翻译已是“洁本”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李夏恩在“《1984》一本书在现代中国的历险”的文章中提及,留美学者巫宁坤抱着满腔热情放弃博士论文、放弃最富裕的生活回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服务,最后被举证为“美国特务”;最大的罪行是指导他的学生阅读包括《1984》和《正午的黑暗》这样的反动作品,“为他们反对共产主义和新中国提供了理论基础”。

《1984》能流入赤山监狱,难道中国思想检查放宽了吗?据熟读英文原版以及刘绍铭和董乐山两种译本的不具名书评人章先生对本台表示,其实李明哲看到的是中国版的“洁本”,也就是经过官方审查、认可的版本,最反共的部分以及对极权斗争的部分都被删除。

即便是刘绍铭翻译的版本,直至2010年北京出版集团旗下的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购得《1984》的简体版权,刘绍铭的译本才首次在内地出版,但内容仍遭到删减。刘绍铭在访谈中表示,“出版社说尽量删少一点,我没有心(思)机逐行比对。”

天津大学张骁涢2018年以“译者主体性视角下的《1984》两个中译本对比研究”论文,比对刘绍铭和董乐山译本差别指出,原文: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董译是“老大哥在看着你”,刘译为“老大哥在看管着你”。

张骁涢认为,专有名词翻译,董译在这方面要稍好于刘译,理由是“刘绍铭生活在相对和平的香港,而董乐山则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对激进的政治口号更加熟悉。”

中国审查制度从未停止

“有时台湾同行会向中国大陆同行买译稿,很多章节如果对比原处,有些东西不见了,这是使用那边译稿的风险。有些作者在从台湾拿到对岸出版,有些敏感的部分会有些检查,一定会有所更动,不会全部出版。”台湾的允晨文化发行人廖志峰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

廖志峰以允晨出版葛兆光的《东京劄记2020》为例,中国大陆也想出版,但是必定会有所删减。他转达对方,一定要获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强调,“在中国,一定会有出版审查。”

记者:黄春梅    责编:许书婷 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