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紹銘譯作《1984》 中國版本難逃刪減命運

2023.01.26 11:25 ET
劉紹銘譯作《1984》 中國版本難逃刪減命運 知名的作家和翻譯家劉紹銘教授譯作《1984》,在華人世界影響深遠,在中國也難逃刪減命運。
截圖自三民網路書店

知名作家和翻譯家劉紹銘近日不幸去世,追思會定於1月31日舉行。臺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向本臺講述了他在中國服刑期間,收到劉紹銘翻譯作品《1984》的經歷。

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是描述恐怖極權主義的寓言,故事發生在虛擬的國度“大洋邦”,“老大哥”透過電幕掌控一切,人們互相提防、互相背叛。

劉紹銘2019年曾經在接受“香港01”訪問時多次表示,《1984》太恐怖了,平日不會翻看。有時他會想,“若早點翻譯或許能警醒世人,避過文革;但若無文革,又不會有這麼多人注意到這本書。”

劉紹銘曾就《1984》指出,如果一個人一輩子只能看一本書的話,請看《1984》。

另一位翻譯《1984》的中國譯者董樂山也曾表示,“我這一生讀到的書可謂不少,但是感到極度震撼的,這是唯一的一部。因此立志把它譯出來。”

李明哲在湖南服刑 訝異能收到《1984》和《動物農莊》

曾被中國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在湖南赤山監獄服刑五年的臺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表示,服刑期間,他的妻子李淨瑜約莫寄送五、六百本書到監獄,監獄交到李明哲手上的頂多五分之一左右。李明哲回憶說,當他收到《1984》和《動物農莊》兩本書時,最感到意外。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對於服刑中能收到《1984》未遭沒收感到訝異。(RFA,file)
人權工作者李明哲對於服刑中能收到《1984》未遭沒收感到訝異。(RFA,file)

“連我都很訝異,我認爲他們的程度其實是看不懂,他們只能憑比方說作者是日本人,或者是哲學的書。教人反抗權威,真正諷刺共產黨的書還是進來,他們可能看到《動物農莊》覺得無害。”李明哲提出他的判斷。

李淨瑜告訴本臺,很多人問她,爲何這麼多書被退,中國到底害怕什麼?“我只告訴你,它不希望人類有思考,不希望囚犯在獄中去思考。”

根據李淨瑜提供的資料,她送入赤山監獄的《1984》是從淘寶訂閱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的簡體字譯本,《動物農莊》榮如德譯本則是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

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自淘寶購得《1984》、《動物農莊》。(李淨瑜提供截圖)
李明哲的妻子李淨瑜自淘寶購得《1984》、《動物農莊》。(李淨瑜提供截圖)

《1984》在中國翻譯已是“潔本”

獨立中文筆會成員李夏恩在“《1984》一本書在現代中國的歷險”的文章中提及,留美學者巫寧坤抱着滿腔熱情放棄博士論文、放棄最富裕的生活回社會主義的新中國服務,最後被舉證爲“美國特務”;最大的罪行是指導他的學生閱讀包括《1984》和《正午的黑暗》這樣的反動作品,“爲他們反對共產主義和新中國提供了理論基礎”。

《1984》能流入赤山監獄,難道中國思想檢查放寬了嗎?據熟讀英文原版以及劉紹銘和董樂山兩種譯本的不具名書評人章先生對本臺表示,其實李明哲看到的是中國版的“潔本”,也就是經過官方審查、認可的版本,最反共的部分以及對極權鬥爭的部分都被刪除。

即便是劉紹銘翻譯的版本,直至2010年北京出版集團旗下的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購得《1984》的簡體版權,劉紹銘的譯本才首次在內地出版,但內容仍遭到刪減。劉紹銘在訪談中表示,“出版社說盡量刪少一點,我沒有心(思)機逐行比對。”

天津大學張驍溳2018年以“譯者主體性視角下的《1984》兩個中譯本對比研究”論文,比對劉紹銘和董樂山譯本差別指出,原文: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董譯是“老大哥在看着你”,劉譯爲“老大哥在看管着你”。

張驍溳認爲,專有名詞翻譯,董譯在這方面要稍好於劉譯,理由是“劉紹銘生活在相對和平的香港,而董樂山則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對激進的政治口號更加熟悉。”

中國審查制度從未停止

“有時臺灣同行會向中國大陸同行買譯稿,很多章節如果對比原處,有些東西不見了,這是使用那邊譯稿的風險。有些作者在從臺灣拿到對岸出版,有些敏感的部分會有些檢查,一定會有所更動,不會全部出版。”臺灣的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峯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

廖志峯以允晨出版葛兆光的《東京劄記2020》爲例,中國大陸也想出版,但是必定會有所刪減。他轉達對方,一定要獲得作者本人同意,並強調,“在中國,一定會有出版審查。”

記者:黃春梅    責編:許書婷 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