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海委会报告中国"三无"快艇在金厦水域翻覆原因

2024.03.04 11:22 ET
台湾海委会报告中国"三无"快艇在金厦水域翻覆原因 台湾的海洋会主委管碧玲拒绝接受台湾的立法院内政委员会“翻船”专案报告名称。
记者 李宗翰摄

中国一艘"三无"快艇在金厦海域翻覆事件持续发酵。本周一,台湾的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就此举行专案报告会,台湾的海巡署首次完整公布中方快艇翻覆原因。

台湾的立法院内政委员会3月4日针对“金门撞船:翻船执法过程及后续处理”举行专案报告。然而,台湾的海委会对“撞船”两字有不同意见。主委管碧玲在报告前两天,先通过脸书表达立场写道:“不接受内政委员会排定专案报告的名称,那是违背事实的名词定位。”她说:“这个名称,隐含对协商过程中,陆方主张所有权的协商状态,做一个名词上善意。”

周一,海委会送交立院的报告名称修改为“(民国)113年2月14日取缔大陆籍快艇事故案”专案报告。此举在内政委员会引爆蓝绿言语冲突,在野党指责海委会藐视国会。

报告名称僵持不下 在野党批藐视国会

国民党籍立委丁学忠:“你自己窜改专案报告的题目。”

海委会主委管碧玲:“这报告是海巡署呈给我,不是我窜改。我支持海巡这样改题目,因为他们无法接受。”

丁学忠:“这是海巡署在替你担责任。”

管碧玲:“这是一个取缔事件,不是他们去撞人,所以这不是一个撞船事件。我所有都公开,我愿意受指责。”

国民党立委张智伦:“如果你不道歉,会开恶例。”

管碧玲:“必须捍卫海巡署的立场,我跟委员诚恳地拜托,请大家支持海巡,请支持我们更改名称。”

台湾的海巡署长周美伍首次完整还原并揭露中方“三无”快艇翻船主因。(截屏自台湾的立法院直播)
台湾的海巡署长周美伍首次完整还原并揭露中方“三无”快艇翻船主因。(截屏自台湾的立法院直播)

不过,主持会议的召委、无党籍的高金素梅强调:“内政委员会没有接受海巡署更改名称,我们已经宣读今天的专案报告名称。”

海巡署拒定调“翻船”影响两岸谈判

在三个备询的部会中,台湾的国防部报告仍沿用内政委员会的“翻船”名称,而主管两岸事务的陆委会则是略过名称不提,唯有海委会坚持拒用“翻船”定调事件。

民进党立委苏巧慧:“报告名称更改是海巡署建议,这跟双方谈判是否有影响?”

海巡署长周美伍:“我们认为这是单一执法事件,我们是取缔非法。”

苏巧慧:“这名称对于谈判有无影响?据我所知,你们现在谈了14次,就是在名称纠结。”

周美伍:“你说得非常正确,这将关乎责任归属。若台湾都这样讲是‘碰撞’或‘撞船’,定调‘撞船’会和陆方现在说法相同。”

海巡归咎3主因:“三无”船高速右转、配重不均、船长无照驾驶

2月14日,台湾的海巡署在金厦海域执法取缔这艘无船名、无船舶证书、无船籍港登记的中方“三无船舶”时,造成该快艇翻覆、两人死亡的意外。不过,取缔过程中,执法人员并未录影,加上海巡署在几次记者会或新闻稿中不是时间误植,就是过程交代有疑义,引发在野党立委连番质疑该部门是否有所谓的信息“隐匿”。

在多位立委追问下,台湾的海巡署长周美伍首次完整还原事件经过,并揭露翻船的主因。他在会场出示多张翻覆船舶照片指出,首先,翻覆的船艇电门开关是开启,方向盘打右满舵,向右转到底,也就是在高速右转:“其次,这艘平底快艇的配重有问题。它有两部非常重的400匹舷外机在后端,平常就是翘起。此外,它的收网机在右侧,在高速会右倾;第三,船长只开不到10次船,这艘船一月份才买,没有执照不会操船。”

海巡署:雷达航迹图可还原真相

“我们怎么可能没有雷达的航迹跟影像?”周美伍在回复质询时表示,这些资料都已经交给检调,并非如中方诬指说违法船舶停在那边却遭到海巡船高速撞击。他出示翻覆的船艇照片显示,该船舶除了左舷六分之一处有明显撞击点,其他船身没有破洞。他说:“如果以40节的高速垂直撞到它,它早就碎掉了,怎么会这么完整?”

周美伍说,不管是台湾的海巡船还是中国的快艇,在雷达上都能看出非常清楚的航向、航速信息,是否在禁限制水域,这该给检调去调查。他强调:“雷达资料如果在现场,马上就有公评,但是现在不允许。”

台湾的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召委高金素梅表示,已宣读“金门撞船:翻船执法过程及后续处理”专案报告名称。(记者 李宗翰摄)
台湾的立法院内政委员会召委高金素梅表示,已宣读“金门撞船:翻船执法过程及后续处理”专案报告名称。(记者 李宗翰摄)

侦查不公开 海巡署有苦难言

内政委员会召委高金素梅听到周美伍揭露的讯息后,随即批评这些细节没有在专案报告中呈现。她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果专案报告做得非常完整就不会有今天的风波。她说:“他们一直选择性地说话,又说谎,一直不断地挤牙膏式的,所以今天才会排这个专案报告。第二,如果这会影响到他们的谈判,事前也能来向我说明。”

面对立委及舆论压力,管碧玲解释,过去不愿意多谈该事件的原因是在协商过程中,如果海巡署将案情说出,所有过错都归于一方时,将导致双方谈判过程缺乏诚信与尊重。她说:“今天到国会来,社会上有这么多质疑时,署长就必须说出,我们真的忍辱负重很久。”

记者:黄春梅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