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还有梦? 急诊科医师的大选之路

2023.12.01 11:34 ET
柯文哲还有梦?  急诊科医师的大选之路 台大急诊科医师出身的柯文哲,历任两届台北市长,自组台湾民众党,以第三势力挑战2024总统大位。
路透社图片

2024台湾大选在传统蓝绿版图之外出现第三势力,成立四年的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参选,形成三强鼎立赛局。十年前,柯文哲卸下三十年医师白袍,素人从政。从加护病房到政坛,历任两届台北市长,自组政党挑战总统大位,柯文哲的胜选机率几何,又面临哪些内外考验?

“那个时候,柯文哲就是一个政治素人,敢说话啦。年轻人不喜欢老屁股,在他身上看到希望。”

“政坛上,他是唯一讲错话道歉、大家会原谅他的人。”

“他的偶像是毛泽东、雍正皇帝,常自比朕。”

近十年台湾政坛若比成肥皂剧,自称IQ157高智商,绰号“阿伯”、“柯P”的柯文哲肯定能跻身最佳男主角之一。

“柯语录”五花八门:“九二共识就是下跪投降”、“垃圾不分蓝绿”、“失败是常态,成功是例外”、“心存善念、尽力而为”、“政治,就是找回良心而已”等。

柯文哲也常引用医学专有名词:“阿米巴原虫被电一下还会调整方向,你连阿米巴的能力都没有”、“当医生很少听到假话,当市长很少听到真话”。

台大急诊医科师出身的柯文哲,历任二届台北市长,自组台湾民众党,以第三势力挑战2024总统大位。(路透社)
台大急诊医科师出身的柯文哲,历任二届台北市长,自组台湾民众党,以第三势力挑战2024总统大位。(路透社)

卸下30年白袍 首次参选打败连战之子

64岁的柯文哲出生新竹,55岁从政之前,他在台大医院担任急诊、重症加护医师。柯文哲还曾赴美进修器官移植,建立台大器官移植小组;透过体外循环系统叶克膜,大幅提升病患存活率。在卷入台大医院失误移植爱滋病患器官案后,他表态参选2014台北市长。

北市政治版图蓝大于绿,当年民进党舍党内同志姚文智,不推派人选,支持无党籍、号称代表中间选民“白色力量”的柯文哲。柯以85万票、57.16%得票率击溃国民党大佬连战之子连胜文(得票率40.82%)。成功的“绿白合作”,促柯文哲拿下史上北市长第二高票。

年轻人为何喜欢柯?不刻意包装 会认错

“不想让党国执政、搞裙带权力关系,世袭那种父传子,年轻人不喜欢这样,”40岁上班族叶先生道出选民心声。

资深媒体人康仁俊说,柯文哲打着专业形象,标榜科学、理性、务实、公开、透明:“台湾民众有很大一部分渴望在蓝绿之外,找到一个不管政治理念或政治情绪的出口。”

他分析,传统政治人物为展现自己在政坛的高度,言行举止变得非常拘谨:“选民会喜欢政治人物做更多贴近选民生活的真实表现。柯文哲这种看似无厘头,甚至闹闹笑话的方式,反而吸引到年轻族群的目光。”

在台大医院与柯共事二十多年,唯一被柯带进北市府担任办公室主任的蔡壁如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柯P”讲的就是年轻人的语言。

蔡壁如说:“他不拐弯抹角,年轻人的语言是什么?我会讲错话,我会做错事。所以,为什么台湾政坛上唯一一个讲错话道歉的,大家会原谅他?他跟社会上一般人一样,道歉、改进、往前走。”

蔡壁如回忆,柯医师视病如亲,当选市长跌破众人眼镜,像政坛清流,获得“义勇军”认同。“柯粉”具有年轻、大学学历、自主性三大特色,而反串的“伪柯粉”也不少。

柯文哲曾在当选之夜对支持者说,高兴一晚,明天起就要像蜜蜂“嗡嗡嗡”、上工干活。

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左),与新光集团第三代吴欣盈(右)搭档参选2024总统、副总统。(柯文哲脸书)
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左),与新光集团第三代吴欣盈(右)搭档参选2024总统、副总统。(柯文哲脸书)

蔡壁如描述,柯文哲每天早上坐公车,七点半到市府开会,中午“便当会”展现亲民效率。她细数,柯市长第一天拆了忠孝西路公车专用道;过年花了一周拆除忠孝桥便道,让“北门”呈现出来,还给台北车站不一样的风貌。他还规划改建、重建六至七座菜市场,干净到可以观光自许。

语不惊人死不休 网红策略引领话题

柯文哲几乎每天都有媒体贴身采访。不少记者说,“柯P”爱放炮,语不惊人死不休,媒体都怕漏新闻,就怕他今天又说了什么。

一位已离职的干部说,柯文哲有个挂在嘴边的法则,要求党内立委、公职成为“网红”。他也沾沾自喜是引领台湾政治的网红型人物,不断制造话题就是他的策略。

“柯P”何以有超强“空战”优势?康仁俊分析,新兴政党没有深耕地方、组织动员的资源,只能耕耘网络且能即时互动。

流失30万票惊险连任 失去理想性众叛亲离

柯文哲常把“SOP(标准程序)”挂嘴边,争议不少,常挨批“偷换概念”诡辩、歧视性失言引风波。他曾以“进口说”比喻外籍配偶议题,称万华街友令他想到野狗,还说过“西藏喇嘛流行自焚,给中共带来很大困扰”。

前台北市长柯文哲自组政党挑战总统大位。(柯文哲脸书)
前台北市长柯文哲自组政党挑战总统大位。(柯文哲脸书)

说错话时,招牌动作就是搔头傻笑,再自称患有阿斯伯格症。柯卸任时,以“正直诚信”自我总结,称犯错是因直白、冲动和傲慢的缺点。他自称凡人,说“人生是条单道,没有后悔”。

柯市长民调支持度从初上任的八成多,3年后跌到四成。2018年,柯市长争取连任,只赢国民党对手丁守中3000多票,以41%得票率险胜。柯在四年间流失30多万票。

外界分析,虽然民进党不再礼让、蓝绿归队,但柯的素人光环褪去,宣示打五大弊案却被发现和财团密商,反覆无常的说法失信于人。三年间,他失去政党盟友,逾20名局处首长和幕僚请辞,众叛亲离。

皮革子乐团主唱林艾德今年六月发表《对柯文哲的三种美丽误会》一文剖析:“他的实用,是逃避争议跟欺凌弱势;他的真实,是根深蒂固的父权观念与充满心机的选票算计;他的中立,则是一种趋附时代的虚无主义,是破坏民主的威权复辟。”

以自己生日作创党日 一人说了算

柯文哲卸任后,于2019年8月6日组党,台湾民众党创党日就订在主席柯文哲的生日。

已离职、不具名的民众党干部A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说:“最大问题,柯是独裁性格很严重的人,常用‘朕’自居,自认是皇帝。他的偶像除了毛泽东,还有雍正皇帝,才会在市府办公室挂‘一堂和气’。他就是家天下,觉得党也是他家的政党,柯妈妈、柯美兰(柯姊)在党里有特殊地位,像皇室贵族,其他人像粉丝信徒。”

柯文哲的妻子、父亲、母亲,表现出对柯文哲的总统之路冀予厚望。(柯文哲脸书)
柯文哲的妻子、父亲、母亲,表现出对柯文哲的总统之路冀予厚望。(柯文哲脸书)

柯文哲也不讳言公开把毛泽东当作偶像崇拜,一心学习共产党如何“以小博大”打败国民党。一次赴上海出席城市论坛,柯文哲特意造访中共一大会址,了解共产党兴起背景,被媒体捕捉他站在少年毛泽东肖像前注视许久。

这是急诊室医师三十年养成的特殊从政性格吗?A说:“他认为他是决断人家生死的人,自认他可以进行重大决策。事实上,他的专业只有在急诊室。”

A提到,“柯P”拥有双面性格,不愿为说过的话、做过的决策负责,不喜欢当坏人,找别人去放话,制造内斗、恐怖平衡,玩宫廷权谋封建那套。以“蓝白合”为例,只满足自己利益,签字都可反悔;在侯友宜、郭台铭之间玩两面手法,自认可挟柯粉、网红以自重,愚弄他人。

A感叹:“这是台湾民主制度的一个创伤,我觉得他的出现对台湾民主制度是很不好的。台湾有第三势力形成的养分,可是却出现这个民粹狂人,导致台湾第三势力的发展会延后很久。”

上班族叶先生说,以前身边很多八年级小女生喜欢“柯P”,现在觉得他都在算计,在大染缸里臭掉,不再代表素人:“他聪明才智没问题,但没有总统的格调,讲话不算话,总统应该一言九鼎,怕他以后跟对岸谈拿什么去换。”

高举白色力量的柯文哲被质疑染红

柯文哲早期是支持民进党前总统陈水扁的医界代表,陈水扁涉贪入狱后,柯挂名扁民间医疗小组召集人,曾主张保外就医。但2017年,他接受蓝营名嘴赵少康访问,改称“陈水扁的病一开始是装的”,被质疑为拼连任讨好蓝营选民。

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左二)、民众党立委候选人蔡壁如(左一),在台大医院、北市府共事约30年。
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左二)、民众党立委候选人蔡壁如(左一),在台大医院、北市府共事约30年。

柯文哲的祖父是二二八事件受害者,作为二二八家属后代,纪念时曾掉泪,曾被绿营视若己出。2020年,民进党市议员要求他表态是否认为蒋介石是加害者?柯却答询:“我被民进党迫害没有比较少”。

网民列举柯P立场反覆事件包括,柯曾说“最讨厌蟑螂、老鼠和国民党”,2014年声援太阳花学运,反对前总统马英九签署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但此次为了“下架民进党”赢得2024大选,在马英九主导下,与国民党签了“蓝白合”六点协议,还改口一起支持服贸,最后在君悦饭店上演“五汉废言”世纪大闹剧,和蓝营又撕破脸。

柯文哲的两岸关系主张是加分也减分,自称去过中国18次传授叶克膜技术,夸口“中国会使用叶克膜的医生,差不多都是我教过的”。被攻击去中国当器官移植掮客,柯文哲否认涉入买卖,只负责器官受赠者事后照顾。蔡壁如也强调,相关活动是纯粹学术交流,造谣“柯P”去中国卖器官、卖叶克膜、什么晚上另有招待,都是子虚乌有,抹黑、抹黄。

台湾民众党蔡壁如(左二)投入台中市立委选战,暂脱离党主席柯文哲(中)决策圈。(蔡壁如脸书)
台湾民众党蔡壁如(左二)投入台中市立委选战,暂脱离党主席柯文哲(中)决策圈。(蔡壁如脸书)

柯文哲市长任内维持台北与上海双城交流,提出“两岸一家亲”,认为两岸要沟通才不会擦枪走火。对此,舆论的评价两极。

选情告急 “柯总统”能否起死回生?

贯彻柯氏精神,被称为“地下市长”的蔡壁如曾说:“余生最大心愿是送柯文哲进总统府”。“蓝白合”破局后,蓝绿归队,柯文哲支持度跌落第三,曾允诺捐款的金主也纷纷传出抽手,副手还爆出是否有美国籍的争议。大选倒数50天,选情进入“加护病房”的柯文哲能否拿出看家本领为自己“急救”,在迈向总统之路上“起死回生”?

蔡壁如深具信心地说:“以前有前辈跟我说,你们的柯文哲是一颗流星。我不觉得他是一颗流星,我觉得他应该是能够来改变这个政坛上的一颗巨星。”

记者:夏小华    责编:陈美华、何平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