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能否打赢病毒战?

2020-0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出席2020新年团拜会。(视频截图)
习近平出席2020新年团拜会。(视频截图)

截至1月23日晚,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已确诊超过800例,造成至少25人死亡。从疫情萌发到全城戒备时隔一个多月,中国政府的处理速度引发争议,习近平是否有能力发动地方官员,战胜看不见的敌人?

从12月8日确诊第一例“武汉肺炎”,到1月23日武汉封城,前后时隔47天。关键转折点是1月20日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作出指示,此后病例信息逐渐公开,各地陆续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此时,病毒已随人流蔓延多省甚至全球。

在疫情当前之际,上周末,武汉政府甚至召集过万家庭举办“万家宴”庆祝新年。地方官员的迟钝和无为引发群众愤怒和专家批评。有分析认为,习近平的集权专断在来势汹汹的病毒前失灵。


武汉政府召集过万家庭举办“万家宴”庆祝新年。(Public Domain)
武汉政府召集过万家庭举办“万家宴”庆祝新年。(Public Domain)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中国问题专家Jude Blanchette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习近平的领导风格令官员只敢观望:

“武汉政府官员的应对缓慢迟疑,他们在等待中央表态后再采取行动。”

熟悉武汉政府的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官员们仍过于乐观,认为疫情会得到控制,他们把注意力放到了其他优先事项上,包括当地的中共年度会议。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资深制作人格里菲斯(James Griffit)发文指出,从下到上的信息过滤、官僚主义的不作为和习惯性掩盖都耽搁了防治时机,习近平真是“天高皇帝远”。

此外,该文也批评道,习近平的高度集权以及对公民社会和媒体的打压,反转了SARS疫情之后逐渐自由化和透明化的势头。而且,大刀阔斧的反腐运动也让地方官员不敢出头、果断决策。


“武汉肺炎”疫情恶化。(美联社)
“武汉肺炎”疫情恶化。(美联社)

17年前,中国政府对SARS的滞后处理带来惨痛教训。中国号称如今已建立起了一套成熟的疫病防治体系。然而,据财新网、《三联生活周刊》等多家深入武汉调查的媒体报道,当地面临医疗资源匮乏,试剂盒不足导致确诊困难等多重困境,不得不发起民间捐助进行自救。

另外,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专门研究萨斯病毒的实验室。科学家们曾经警告过中国方面,如果这个实验室的萨斯病毒被泄露出去,将会给社会带来很大危害。报道还说,萨斯病毒就曾经多次从在北京的实验室被泄露出去。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