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国"一葬难求" 专家称无大面积死亡挨轰

2022.12.29 04:20 ET
疫情下的中国"一葬难求"   专家称无大面积死亡挨轰 西安殡仪馆外,大批死者亲属等待。
微博图片

中国官媒和体制内专家称疫情高峰已过,没有大面积死亡,但社交媒体上充满中国多个城市的殡仪馆爆满情况,更传出有上海居民打算要在自家小区烧亲人遗体的消息。评论指出,中国的"御用"专家只为官方服务,不尊重事实,除了反映当局的心虚,也会引发外界对中国政府的憎恨。

中国新一波的疫情如同海啸般爆发,官方周四(12月29日)公布最新确诊个案,却只有5080例,新增死亡个案仅1例。多个社交平台则涌现与中国疫情死亡个案相关的社会面情况,和官方数据差距甚大。多个城市的殡仪馆挤满死者家属,网上还流传据信是西安市殡仪馆的照片,办手续的服务柜台前,站满披麻戴孝的人。

广州有媒体报道,银河园殡仪馆已加班服务,仍无法消化门外等候为逝去亲人预约火化的人潮。有家属表示,亲人已往生几天,但无法打通电话预约安排,只能把遗体放在家。

死者家属:“遗体仍在家中,电话永远打不通,银河园殡仪馆电话有人接听的机会,像中彩票一样,殡仪馆什么业务都多人轮候,仅是安排把遗体从家中运走,已出现很大的问题。”

上海传有死者家属欲在小区"就地火化"

网民公布上海浦东由由二村居民群组的对话截图,有居民的父亲周一(12月26日)感染肺炎过世,但殡仪馆最快要元旦后、才能安排接收遗体。他征求同区居民同意,安排在小区内找空地“焚烧尸体”,又要求居民不要报警。

本台曾尝试联络由由二村居委会了解情况,但电话无人接听。上海大学退休教授顾国平对本台表示,全国疫情严重,他和朋友都有亲友确诊后去世。他说,没听说有“就地火化”尸体的情况,相信当局也不会容许发生。

顾国平:“上海这个大城市人口非常密集,不允许你这样搞,如果说烧尸体的话,污染很严重。发生这样的事不但可悲,而且是一种无奈,因为这个病毒传染性太强,不能随意自主的处理,是不科学和违反社会规定。那么尸体来不及处理应如何办?应动员社会的方方面面,发挥起冰柜的作用,比较可以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情。”

河北高碑店距北京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但当地殡仪馆正在接收来自北京的死者尸首。(美联社)
河北高碑店距北京有两个小时的车程,但当地殡仪馆正在接收来自北京的死者尸首。(美联社)

官媒和御用专家称颂疫情治理 网民狠批“无良组合”

除了疫情外,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冠疫情应对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周二(12月27日)接受央视访问,谈到“中国没有大面积死亡个案”的视频,也引起中国网民热烈讨论。大批愤怒网民批评和咒骂,要求他亲身去殡仪馆看清事实,又形容他与另一位专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专家吴尊友是“无良组合”,相关的视频随后也被下架。

中国民众对这些“专家”的发言,早有自己的见解。网络上不久前广为流传一则以梁万年、吴尊友两名专家名字改编的嘲讽对联:但愿世间无尊友、否则人心凉万年。

评论:御用专家只为官方服务不会尊重事实

江苏宜兴时事评论人张建平就批评,官方的专家不尊重事实,只为政治和政权服务。

张建平:“像梁万年这一类人,他属于是御用专家,他不会去尊重事实。他是为了政策服务,政府说没有死一个人,他就会说没有一个死,他根本不会去尊重事实,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当务之急还不是处理尸体的问题,主要是公布和信息透明的问题,一定要合作和要数据共享。睁着眼睛说瞎话,只能让全世界的人厌恶中国的不诚实。”

时事评论员方原表示,梁万年等所谓“专家”之言,与民情实况不相符,只会让个人名誉扫地,同时显示中国的专家意见,完全没有参考价值。

至于如何解决这一波疫情海啸引发的大量死亡个案,方原认为,这属突发事件,在政府来不及加建火化设施下,是否容许在郊区有土地的家庭,用土葬方法处理亲人遗体,应该有商讨的空间。

方原:“像这种疫情传染病,还必须得强制性的要求火化,对于土葬的规定方面,有可能还是不允许。现在很多的死亡病例,并不是按照新冠疫情的病因,进行处理,好多的病例是按照其他的并发症的名义去做死亡登记。在那种情况下,从法律角度来说,老百姓又有操作的空间,因为他们的死亡病因并不是传染病。”

方原表示,当局没做好准备,错误评估疫情导致的死亡率激增,造成大批死者“死无葬身之地”,变成要社会为政府的过失“买单”,但他相信,中国人最终只会默默忍受委屈,这才是社会的悲哀。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陈美华、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