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國"一葬難求" 專家稱無大面積死亡挨轟

2022.12.29 04:20 ET
疫情下的中國"一葬難求"   專家稱無大面積死亡挨轟 西安殯儀館外,大批死者親屬等待。
微博圖片

中國官媒和體制內專家稱疫情高峯已過,沒有大面積死亡,但社交媒體上充滿中國多個城市的殯儀館爆滿情況,更傳出有上海居民打算要在自家小區燒親人遺體的消息。評論指出,中國的"御用"專家只爲官方服務,不尊重事實,除了反映當局的心虛,也會引發外界對中國政府的憎恨。

中國新一波的疫情如同海嘯般爆發,官方週四(12月29日)公佈最新確診個案,卻只有5080例,新增死亡個案僅1例。多個社交平臺則湧現與中國疫情死亡個案相關的社會面情況,和官方數據差距甚大。多個城市的殯儀館擠滿死者家屬,網上還流傳據信是西安市殯儀館的照片,辦手續的服務櫃檯前,站滿披麻戴孝的人。

廣州有媒體報道,銀河園殯儀館已加班服務,仍無法消化門外等候爲逝去親人預約火化的人潮。有家屬表示,親人已往生幾天,但無法打通電話預約安排,只能把遺體放在家。

死者家屬:“遺體仍在家中,電話永遠打不通,銀河園殯儀館電話有人接聽的機會,像中彩票一樣,殯儀館什麼業務都多人輪候,僅是安排把遺體從家中運走,已出現很大的問題。”

上海傳有死者家屬欲在小區"就地火化"

網民公佈上海浦東由由二村居民羣組的對話截圖,有居民的父親週一(12月26日)感染肺炎過世,但殯儀館最快要元旦後、才能安排接收遺體。他徵求同區居民同意,安排在小區內找空地“焚燒屍體”,又要求居民不要報警。

本臺曾嘗試聯絡由由二村居委會了解情況,但電話無人接聽。上海大學退休教授顧國平對本臺表示,全國疫情嚴重,他和朋友都有親友確診後去世。他說,沒聽說有“就地火化”屍體的情況,相信當局也不會容許發生。

顧國平:“上海這個大城市人口非常密集,不允許你這樣搞,如果說燒屍體的話,污染很嚴重。發生這樣的事不但可悲,而且是一種無奈,因爲這個病毒傳染性太強,不能隨意自主的處理,是不科學和違反社會規定。那麼屍體來不及處理應如何辦?應動員社會的方方面面,發揮起冰櫃的作用,比較可以妥善的處理好這件事情。”

河北高碑店距北京有兩個小時的車程,但當地殯儀館正在接收來自北京的死者屍首。(美聯社)
河北高碑店距北京有兩個小時的車程,但當地殯儀館正在接收來自北京的死者屍首。(美聯社)

官媒和御用專家稱頌疫情治理 網民狠批“無良組合”

除了疫情外,國家衛生健康委新冠疫情應對領導小組專家組組長梁萬年週二(12月27日)接受央視訪問,談到“中國沒有大面積死亡個案”的視頻,也引起中國網民熱烈討論。大批憤怒網民批評和咒罵,要求他親身去殯儀館看清事實,又形容他與另一位專家、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專家吳尊友是“無良組合”,相關的視頻隨後也被下架。

中國民衆對這些“專家”的發言,早有自己的見解。網絡上不久前廣爲流傳一則以梁萬年、吳尊友兩名專家名字改編的嘲諷對聯:但願世間無尊友、否則人心涼萬年。

評論:御用專家只爲官方服務不會尊重事實

江蘇宜興時事評論人張建平就批評,官方的專家不尊重事實,只爲政治和政權服務。

張建平:“像梁萬年這一類人,他屬於是御用專家,他不會去尊重事實。他是爲了政策服務,政府說沒有死一個人,他就會說沒有一個死,他根本不會去尊重事實,這就是中國的現狀。當務之急還不是處理屍體的問題,主要是公佈和信息透明的問題,一定要合作和要數據共享。睜着眼睛說瞎話,只能讓全世界的人厭惡中國的不誠實。”

時事評論員方原表示,梁萬年等所謂“專家”之言,與民情實況不相符,只會讓個人名譽掃地,同時顯示中國的專家意見,完全沒有參考價值。

至於如何解決這一波疫情海嘯引發的大量死亡個案,方原認爲,這屬突發事件,在政府來不及加建火化設施下,是否容許在郊區有土地的家庭,用土葬方法處理親人遺體,應該有商討的空間。

方原:“像這種疫情傳染病,還必須得強制性的要求火化,對於土葬的規定方面,有可能還是不允許。現在很多的死亡病例,並不是按照新冠疫情的病因,進行處理,好多的病例是按照其他的併發症的名義去做死亡登記。在那種情況下,從法律角度來說,老百姓又有操作的空間,因爲他們的死亡病因並不是傳染病。”

方原表示,當局沒做好準備,錯誤評估疫情導致的死亡率激增,造成大批死者“死無葬身之地”,變成要社會爲政府的過失“買單”,但他相信,中國人最終只會默默忍受委屈,這纔是社會的悲哀。

記者:陳子非    責編:許書婷、陳美華、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