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升溫下北京朝陽住宅遭封門 居民譴責當局可恥

2022.05.09 11: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疫情升溫下北京朝陽住宅遭封門  居民譴責當局可恥 2022年5月8日,北京朝陽周莊嘉園有高層住宅遭封堵大門。
(王峭嶺獨家提供)

五月八日,中國內地新增415個確診病例,其中北京有33例。病例較多的朝陽區提升管控措施,全區居家辦公。區內一座超過20層的高層住宅樓據報遭防疫人員封堵大門。有居民形容當局的處理手法可恥。

大門遭封堵的高層住宅位於朝陽區東二環跟三環之間的周莊嘉園小區。5月8日拍攝的視頻顯示,20號院門外架設了欄杆,正門外有數名身穿防護服的人員徘徊, 現場傳出噪音。另一張照片裏,有工作人員手拿焊接設備,相信正在封堵主要進出口。

北京居民王峭嶺有朋友住在同一小區。

王峭嶺:“這種安置的樓是28層的高樓,一般是一層三戶,有的是四戶,你把28乘以3,也有至少60戶,我覺得這是太可怕的事。每戶人家有兩口人的話,120個人就這樣被封着,當中有沒有需要透析的病人。有沒有需要定期到醫院去買藥的。北京的居民普遍認爲,北京跟全國(其他省市)都不一樣的。周莊家園20號院住的也都是北京本地人。我估計他們也根本沒法想到。”

不少北京居民當晚就帶着家人離開朝陽區暫避

她對於有高層住宅被焊門表示震驚,形容當局的決定可恥。

2022 年 5 月 9 日,在北京下令對朝陽區的居民進行第三輪病毒檢測。(美聯社)
2022 年 5 月 9 日,在北京下令對朝陽區的居民進行第三輪病毒檢測。(美聯社)

王峭嶺:“下命令的領導如果他們的家人在裏面,會怎樣想呢?這是正常的人之常情。如果你的爹孃在那裏,你自己老婆孩子在那裏,或者你自己的兒子兒媳婦孫子在那個樓棟裏面。這叫‘爲人民服務’呀?我敢打賭,下命令的人的家人絕對不在裏頭。你去堵人家的門,這不是有沒有必要的問題,這是不要臉的問題。”

王峭嶺說,奧密克戎病毒傳播力強、致命率低的特性已廣爲人知,北京當局的防疫措施卻反而變本加厲。他說,有朋友看了視頻後,當晚就帶着家人離開朝陽區暫避。

王峭嶺:“我看到新聞說,很有名的張文宏醫生到方艙醫院探望病人,連防護服都沒穿,這意味着啥?這個病其實連感冒都不如。2020年開始封城,先封的不是武漢嗎?封到現在還在封城、現在不僅封城了,把人家樓門都焊上了。我們現在眼見比2020年武漢的時候還嚴重。我覺得肯定哪出問題了。腦子進水了吧?”

根據北京市政府5月8日的說法,當前新增病例仍在高位運行,繼續有零星社會面病例,首都與疫情的較量正處於膠着狀態。 朝陽區連日來持續出現零星散發病例,部分管控人員沒有自覺嚴格落實居家隔離,帶來病毒社會傳播風險,決定提升管控措施。封控區實行區域封閉、足不出戶、服務上門。臨時管控區除了做核酸外,實行足不出樓,嚴禁聚集,私自外出將被嚴肅處理。全區繼續嚴格落實居家辦公。區內與民生保障無關的企業全部暫停,同時建議居民非必要不得離開朝陽區。

基層官員爲迎合上意防疫措施層層加碼

異議人士季風表示,目前朝陽實施的是所謂“軟封控”。

異議人士季風(圖)認爲,北京的極端防疫措施是中國社會的縮影。(季風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異議人士季風(圖)認爲,北京的極端防疫措施是中國社會的縮影。(季風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季風:“(朝陽)是市中心嘛。人口密集區,是北京最密集的地區。高樓大夏、辦公場所、娛樂場所絕大多數都在朝陽區。上面沒有說不準出門,是說在家居家辦公,沒必要不要出門。在小區門口把你守着,不准你出去。”

他說,北京大部分市民目前生活大致正常,周莊嘉園的極端防疫措施只是個別事件,卻反映了中國社會特有的現象。

季風:“現在叫層層加碼。上面什麼一句話,到了下面就每一層都加碼,因爲誰都怕出現意外後會丟了烏紗帽。如果過火了,只要不出事,他就沒多大問題。上面也只要結果。在中國,領導跟下面一般都不過問過程,都要結果。”

北京除了朝陽區及房山區,順義區也宣佈即日起至本月15日,企業以居家辦公爲主。

記者:高鋒、責編:溫曉平 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