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網民因紀念疫情的網文被判刑

2021-02-23
Share
河北網民因紀念疫情的網文被判刑 武漢方艙醫院。
路透社

近日,中國政府公佈了一位因在新冠疫情期間發佈博文而獲刑六個月的網民的刑事判決書,顯示當局認爲她發佈了官方闢謠的虛假信息和未經證實的信息。離疫情在中國集中爆發已經過去了一年,中國人如今還有追問這場人道災難的權利嗎?

中國裁判文書網日前公佈的《張文芳尋釁滋事罪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她發佈的長篇博文包含了官方闢謠的虛假信息和部分未經覈實的信息。

轉述信息有罪?

判決書顯示,去年清明節當天,家住河北三河的張文芳在新冠疫情遇難者的全國性哀悼活動當天,通過名爲“瑪麗蓮夢六”的新浪微博賬號,發佈了一篇長文,其中提到有隔離場所中一千人共用一個衛生間、有人隔離在家被餓死、有人爲了買肉從十樓爬下來等情況。法院認爲,其中一些內容已被官方闢謠,另一些則是虛假內容。張文芳未經考證就發表上述言論、並被大量轉閱,造成了嚴重惡劣的社會影響。

文件顯示,張文芳發文當晚,當地警方就將其傳喚到派出所接受調查,並在四月底逮捕。去年九月,她因尋釁滋事罪獲刑六個月。

旅居加拿大的前北京執業律師賴建平認爲,如果這位網民並未無中生有,而只是轉述了一些信息,那麼這樣的罪名是不成立的。

“如果她只是錯誤地引用了別人的材料來判斷一個事實或情況,並加以轉述,我不認爲這是在造謠。”

在湖北多地“封城”、全國各地進行封閉式管理的那段日子裏,被困家中的億萬中國民衆接受外界信息的唯一渠道通常就是互聯網。有人發佈求救信息、有人傳播各大醫院的現場視頻、還有人轉發一個又一個人間慘劇。

誰來悼念他們?

張文芳使用網名“瑪麗蓮夢六”在微博發表關於武漢疫情中民間慘狀的長文。(網站截圖)
張文芳使用網名“瑪麗蓮夢六”在微博發表關於武漢疫情中民間慘狀的長文。(網站截圖)

記者注意到,這篇題爲《那個坐在陽臺上敲鑼鳴病的人》的文章全文采用了“那個……的人”的句式,試圖羅列國內疫情高峯期的殘酷景象,包括“那個怕傳染給家人而給自己挖好墳偷偷上吊的人”、“那個被派出所罰寫100遍《出門一定要戴口罩》的人”、“那個在領導檢查時,在樓上大喊‘都是假的’的人”等等。

文中的部分情節的確難以證實,但另一些事件確有發生。比如,“那個寫下‘能、明白’並印上紅手印死了兩次的人”指的是因在疫情初期發出警告而被當局訓誡、後死於新冠肺炎的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那個說出‘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的人”指的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那個寫下60篇封城日記,被封號數次,被羣氓圍毆謾罵的人”指的是武漢作家方方。不過,這些人當中有的被官方選擇性紀念、有的被網民羣起攻之、還有的直接被“和諧”。

一位因安全原因不願具名的的武漢市民對記者說,官宣一向報喜不報憂,即便有人僅憑網上獲取的一些信息有感而發,也是人之常情,而當局卻容不下這些心聲。
“直到現在我都不知道(公民記者)方斌的下落。不是說我們怕死,人都會死的,但如果是在這個過程中被折磨至死,誰會不怕呢?” (其聲音經過處理)

好了傷疤忘了疼?

張文芳的判決書。(推特截圖)
張文芳的判決書。(推特截圖)

一年前,多位試圖展現武漢真實情況的公民記者被噤聲,多位記錄疫情百態或批評當局抗疫表現的作家和知識分子遭到輿論譴責或被捕。

武漢疫情蔓延期間,《財新》是國內少有的發佈了一系列深度報道的媒體之一。財新傳媒常務副主編高昱曾在去年年末發文說:“這個國家的慘痛損失變成了凱歌禮讚,教訓已被忽略,甚至都看不到幾個人還在追問。” 高昱的這篇文章已在中國被“和諧”。

賴建平認爲,每逢大災大難,中共都會嚴控輿論導向,讓獨立聲音永遠見不到光。

“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每一次最終都被轉化成了爲統治者歌功頌德的素材。當局很善於喪事喜辦,很善於把整個社會的苦難轉變成他們執政的合法性。”

中國公安部表示,截至去年2月21日,各地警方查處了5500多起編造、故意傳播虛假及有害信息的案件。國際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網絡”(CHRD)隨後發報告說,他們收集的近千起相關案件顯示,涉案人員都是因在網上發表或分享關於新冠疫情的言論或信息而被處罰的。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責編:申鏵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