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擠兌與"額外死亡":上海封控下的次生災難

2022.04.08 17: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醫療擠兌與"額外死亡":上海封控下的次生災難 已改建爲臨時醫院的上海展覽中心
Xinhua via AP

新冠病毒持續肆虐上海,單日新增染疫超過兩萬人,當局堅持的封控管理和清零政策,正在造成更嚴重的次生災難。血透病人得不到即時救助、癌症病患無法開刀、異地就醫的患者被趕出醫院、輕症送醫的老人家也疑似因延誤診斷導致死亡…..在醫療資源擠兌的大上海,這些悲劇能夠避免嗎?



“排不進去就等死嗎?”

“我一直找居委會、找市政府,他們說嘉定中心醫院沒有位置、給我答案就是排不進去,我說排不進去就在家等死嗎? 

排不進去就在家等死嗎?住在上海嘉定區的居民王珠敏着急地問著。因爲三月底以來的疫情封區管控,她七十七歲的父親已經七天沒有做血透了,父親身體虛弱、四肢腫脹。

對於尿毒症病人來說,每週大約三次、每次四小時的規律透析,是維持生命的保障。連續七天沒做透析,再加上年邁及其他慢性病,可能意味着生命受到了極大威脅。

王珠敏告訴本臺,父親本來固定在家附近的海華醫院做血透,每週三次。三月底,海華醫院先是告知院內醫護人手有限、牀位緊張,後又通知因有陽性確診者,血透中心“封掉了”。王珠敏與家人急得發慌,找居委會、市政府和急救120求助也遲遲沒下文。

“他們還叫我自己去找醫院,我說特殊時期我能找到醫院嗎?我要是能找到醫院, 我會來找你政府嗎我說,平時我也不可能來找你們。真滑稽他們像踢皮球一樣, 踢來踢去。”王珠敏說,每多等一天,老父親的狀況就越糟,他們決定7日到中心醫院碰運氣,但她與父親在醫院坐了一整天,無功而返,“連醫生的影子都沒看到”。

記者4月7日及4月8日多次致電海華醫院、嘉定中心醫院急診室,不是在通話中、就是無人接聽;門診部皆於三月底關閉。根據海華醫院微信號,自三月中旬以來,醫院已抽調五百餘人次“赴前線支援核酸檢測”。嘉定中心醫院的公開資料也顯示,328日有一組由一百名醫護人員臨時組建的採樣隊伍,赴浦東支援核酸採樣。

跟王珠敏的父親一樣仰賴血透維持生命的病患,在大上海約有兩萬多人。

根據《中國新聞週刊》報道,在這波新冠疫情襲來以前,上海透析的醫療資源就已基本處於飽和狀態。疫情後,一些透析室出現了陽性病例或密接者而被關停,部分醫護人員被隔離。在大量醫護人員又被調離崗位支援核酸檢測的情況下,醫療資源更難以落在真正需要的病患身上。

三月底以來,微博上每天出現上千則上海疫情求助的帖子,大多是老人、慢性病患者、癌症或血透病人。其中,七十七歲的上海血透病人沈瑞銀就在328日晚間因長時間未腎透析造成心肌衰竭而死亡。他的兒子沈利在微博上控訴,父親患有糖尿病和腎衰竭,每天需要服用各種處方藥。326日被檢測出新冠確診後,先後被轉了三家醫院,最後在無法取得藥物、排不上血透、又沒有家人陪伴下無辜慘死。

2022年4月4日封城期間上海靜安區一個居民小區前的醫務人員與患者(美聯社)
2022年4月4日封城期間上海靜安區一個居民小區前的醫務人員與患者(美聯社)

“醫院忙不過來” 延誤治療的次生災難

傳染力更強的奧密克戎新冠病毒自三月以來肆虐上海,一個月內,上海的每日無症狀感染者從個位數上升至超過兩萬人。截至48日,這波疫情已累積超過十三萬例。官方繼續一系列嚴厲的“封控管理”手段,以便進行大規模檢測,並堅守“動態清零”政策。

 “從我們目前的情況來講……現在整個上海的醫療資源確實是在一個擠兌的狀態。”四月初,上海市浦東疾控醫生朱渭萍與上海科普作家汪詰,及一位上海居民的兩段對話錄音在網上流傳。

朱渭萍坦言,上海應對奧密克戎反應過度,以至於醫療資源非常緊張。她說專業人員對於政府傾全城之力清查病毒的做法“特別絕望”。“我們專業 人員說的話根本就沒人聽,現在全部把這個病變成了政治性的疾病, 花了這麼多人力、 財力、 在防一個流感類的病毒…… 你看看哪個國家這麼防啊?

七十九歲的上海居民戚國墉相信,若有足夠的醫療資源,他健康的妻子張似苓就不會在三月底突然由輕症變爲重症,不治身亡。

戚國墉告訴本臺記者,七十四歲的張似苓在322日因肚子痛送醫,因爲家周圍的三家醫院都因疫情停收,改送較遠的浦南醫院,卻又疑似在醫院人力不足、誤診的狀況下,先以胰腺炎處理,但第二天下午突然轉成重症,疑是腸梗阻後引發敗血症,23日下午去世。

“我心裏是很平穩的, 老婆去世,我心裏很悲痛但我也沒辦法。 人也不能活過來,但我希望醫院能夠正面的回答我……我就希望給我一個解釋。” 戚國墉說,院方跟他坦言“醫院實在忙不過來”,因爲有發熱門診、又有大量因疫情排隊等化療的腫瘤病患,但他還有很多疑問,是不是誤診延誤了救治時機?是不是有足夠的醫生處理,就不會發生這一切錯誤的認定?

“我們真的很絕望。我媽媽目前的轉移性腫瘤還有手術切除的機會,但化療已經超過六十天,隨時可能腫瘤增大、擴散或轉移。媽媽還有糖尿病,附近也沒有食物、藥物可買,我媽媽現在精神很崩潰。”  三十三歲的雷女士帶癌症晚期的母親從杭州到上海來治病,她告訴本臺,原本在323日拿到上海復旦腫瘤醫院的住院通知,安排七天內手術,但疫情防控突然下了一條新規,異地患者要多十四天隔離才能住院。

“我們第七天去的時候,醫生是這麼說,現在病房雖然比較空,但我們是異地來的,必須要等十四天。”她連問到,有空牀卻住不進去,難道癌症致死的病人比新冠病人還要不如嗎?到底要情況多危及才能排到手術?

互聯網上流傳的一個段子寫道,現在是一羣疲憊不堪的醫護,把一堆瀕臨死亡的病人擋在醫院外,守着病房生龍活虎的無症狀感染者刷手機。

“手術很成功,但病人死了”

醫療擠兌正導致着各種次生災難在上海各地方上演,近幾周來,已有至少兩名哮喘病患在病情發作後,被醫護人員以防控爲由拒絕救治,導致死亡,引起輿論激憤。

原上海長征醫院主任醫師繆曉輝47日撰文呼籲當局要關注和解決新冠疫情下“額外死亡”的問題。他引用中國疾控中心的周脈耕團隊2021年在《英國醫學雜誌》BMJ發佈的數據,點出在新冠流行期間內慢性非傳染性疾病死亡率增加21%,糖尿病死亡率增加83%,自殺死亡率增加了66%

繆曉輝以這個數據估算,僅是糖尿病患,上海因新冠疫情全面封控後,額外增加死亡人數可能高達2141人。“說到底,奧密克戎感染後的死亡率遠遠低於醫療擠兌帶來的額外死亡。”他寫道。

儘管民怨沸騰、專家學者疾呼,中央政府定下的清零方針及嚴格防疫措施,沒有變動的跡象。官方宣佈再調派兩千多名軍隊醫護人員及至少七千五百名江蘇醫護人員赴上海支援。官方大力宣傳着“數萬醫護人員八方馳援、 同心守‘滬’”。

王珠敏不以爲然,她說這隻讓她想起在朋友圈讀到的一段話:“手術很成功,但病人已經死了。”


(記者:唐家婕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kuangqi
2022-04-10 20:15

請問上海的各醫療機構醫院 您們的發熱門診難道到現在還是和其他科室在同一個醫療建築裏而沒有單獨劃分隔開麼 新冠疫情都已發生兩年有餘了 上海究竟是怎麼變得這般境地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