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習近平“全球安全倡議”可用以開啓戰端

2022.10.05 16: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學者:習近平“全球安全倡議”可用以開啓戰端 資料圖片:2017年7月3日,習近平抵達俄羅斯莫斯科伏努科沃機場。
路透社

近日,多位美國學者表示,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今年4月提出“全球安全倡議”是試圖重塑國際安全秩序,以鞏固中共及習近平本人的長期領導地位。美國及其盟國應警惕中共將安全這一概念泛化,並以此作爲武裝衝突的藉口。

10月3日,美國得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林登·約翰遜公共事務學院副教授陳喜娜(Sheena Chestnut Greitens)在《外交事務》雜誌上撰文,稱中共正在通過“全球安全倡議”進一步鞏固黨對權力的控制,對內以“維穩”爲由加大在新疆和香港地區的管控。現在中共試圖將這一概念外化,以重塑地區和全球安全秩序。

美學者:“全球安全倡議”是黨國安全觀

“中共的主要目標是政治安全。習近平和其他中共領導人認爲,政治動盪和意識形態污染都可能威脅到他們的統治。人們可以從這些威脅中看出習近平的每一項標誌性舉措:反腐運動、愛國主義教育、意識形態灌輸,以及他推動黨對軍事和國內安全機構的控制,”陳喜娜在文中寫道。“在他們看來,蘇聯的共產主義註定要因內部腐敗、缺乏意識形態控制、黨對國家機器的控制不力而失敗。”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中國項目研究員馬諾吉·科瓦拉馬尼(Manoj Kewalramani)在書面回覆本臺時表達了相同看法:“‘全球安全倡議’的基本議程是確保國際環境有利於中共維護長期統治。”

科瓦拉馬尼說:“就習近平而言,他似乎覺得他的領導對中共長期統治至關重要。習近平領導下的國家安全機構發生了一些結構性變化,這些變化從本質上加強了他對系統的個人控制。政治安全是重中之重,其中一個關鍵部分是鞏固習近平作爲中共掌舵人的領導地位。”

據本臺此前報道,2022年4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論壇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議”,內容包括六條要點,即“堅持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共同維護世界和平和安全”、“堅持尊重各國主權、領土完整,不干涉別國內政”、“摒棄冷戰思維,反對單邊主義,不搞集團政治和陣營對抗”、“秉持安全不可分割原則,反對把本國安全建立在他國不安全的基礎之上”、“堅持通過對話協商以和平方式解決國家間的分歧和爭端,反對濫用單邊制裁和長臂管轄”、“堅持統籌維護傳統領域和非傳統領域安全,共同應對全球性問題”。

而其中“安全不可分割原則”成爲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焦點。中共將這一原則視爲美國及其盟國所創造的國際安全體系的替代方案,通過倡議直接呼籲重塑亞洲的安全結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月21日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議"但未提供太多細節。(路透社視頻截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4月21日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議"但未提供太多細節。(路透社視頻截圖)

陳喜娜在文中分析說,習近平總是從如何破壞中共的統治來看待外部威脅。此前“全球安全倡議”缺乏具體政策支撐,因此並未引起國際社會重視。

習近平“全球安全倡議”一出,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就發表題爲《落實全球安全倡議,守護世界安寧和平》的文章,稱該倡議是“對西方地緣政治安全理論的揚棄超越”。自此,該倡議被上升至外交維度。

“在實踐中,這意味着中國警察在全球範圍內擴張活動,並提供警察培訓和執法援助,這已經成爲中國外交政策的一個日益重要的組成部分。,”陳喜娜在文中分析說,中國以安全爲名擴大國際合作,極有可能會促進跨國鎮壓案件的增長。

“中國官員分享最佳實踐,中國的監控系統和警察部門向外國執法機構和官員推銷他們的產品。在9月的上海合作組織峯會上,習近平邀請成員國參與該倡議,並提出培訓數千名執法人員,幫助他們建立安全和反恐能力。與所羅門羣島簽署的安全倡議就是最好的例子。”

2014年,習近平在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首次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並指出新時代國家安全體系總體國家安全觀包括16種“安全”。“全球安全倡議”則是基於總體國家安全觀提出的。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認爲,“全球安全倡議”涉及長臂管轄和跨境執法。

夏明說:“中共是把全球安全觀通過對中國人的控制,讓國家的手臂伸長很多,而且也有政策支撐。我們也看到在海外,比如都柏林、西班牙設置了海外公安、警察署等等。”

總部位於西班牙的非政府人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於今年9月發佈報告,顯示中國警僑“海外服務站”已在21個國家的25個城市設立,包括西班牙、德國、法國等國家。

“安全不可分割原則”擴大化 有可能導致武裝衝突

外界學者普遍認爲習近平的“全球安全倡議”長於原則,而缺乏具體實踐細節。華盛頓智庫美國和平研究所(United States Institute of Peace)中國研究資深專家傅瑞珍(Carla Freeman)與中國項目專員亞歷克斯·斯蒂芬森(Alex Stephenson)8月也聯合撰文稱,“全球安全倡議”框架已經被上升至外交層面,警告美國不能輕視。

“中國正在從烏克蘭危機中尋找機會,以推動建立一箇中國能發揮關鍵作用的全球安全平臺。如果‘全球發展倡議’能夠在即將開幕的中共二十大上以某種形式獲得批准,並通過實施具體政策來實現其願景,那麼很明顯,北京相信‘全球發展倡議’有望贏得廣泛的國際支持,”該文寫道。

“美國需要關注的最重要的部分是‘安全不可分割原則’,美國必須防止其成爲武裝衝突的藉口。鑑於俄羅斯濫用這一概念,這一點至關重要。”

科瓦拉馬尼則認爲,北京正在發出信號,即在安全框架下優先考慮中國的利益。

他說:“北京正在發出更大的信號,即與全球非西方國家制定新的規則,例如在人權、網絡空間治理、數據安全、生物安全等領域。這些框架可能會優先考慮中國的觀點和利益,這往往與西方的價值觀和利益背道而馳。”

科瓦拉馬尼呼籲美國更積極地與發展中國家接觸,爲全球治理提供更具包容性的方法,並與各國合作解決其當前的發展需求。

夏明認爲,習近平的安全觀與普京一脈相承,都是秉承“安全不可分割原則”,並將其擴大化爲發動戰爭的藉口。如果俄羅斯在與烏克蘭的戰爭中徹底潰敗,將是對中國的重大打擊。

記者:經緯 責編:梒青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