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建军94周年 习近平再次强调党对军队绝对领导

2021.08.03 04:4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解放军建军94周年 习近平再次强调党对军队绝对领导 习近平再次強調“党指挥枪“的重要性。
AP 资料照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解放军建军94周年指出,要毫不动摇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分析指,中国共产党就是以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深知枪杆子出政权的重要性,习近平上任后才会多次强调,也是对军队喊话唯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拿到资源分配。

根据人民网3日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指出,强国必须强军、军强才能国安。文章提到,习近平在多次场合多次就军队和国防建设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贯彻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贯彻新时代军事战略方针,毫不动摇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



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秘书长王智盛分析,这两年习近平多次讲到所谓“党性、对党的服从、忠诚”。他认为在军队里面特别强调这些谈话,反过来看就是军队里面共产党的控制力量,或者更精准一点,是习近平的控制力量恐怕是在下降中,所以必须一而再、再而三强调“对党服从”。


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秘书长王智盛分析,这两年习近平多次讲到所谓“党性、对党的服从、忠诚”。(RFA/资料照)
中华亚太菁英交流协会秘书长王智盛分析,这两年习近平多次讲到所谓“党性、对党的服从、忠诚”。(RFA/资料照)

王智盛:“第二必须延续强国必须先强军的概念,这给了很多想要晋升、发展的解放军们,有了一个效忠习近平的基础。透过强军的资源分配,来达到解放军自我利益的发展,达到效忠习近平的效果,这是相辅相成的效果。”

枪杆子出政权 习近平需牢牢掌握解放军

中正大学战略暨国际事务研究所助理教授林颖佑提出,习近平在2014年八一建军前夕也曾说过“强军目标是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仔细比较习近平的说法差异不大,重要的还是“听党指挥。”

林颖佑分析,解放军从2015到2016年初的军改后,五年多来解放军内部对这些制度多少都有适应、或调整不满或是磨合的状况。习近平这段谈话是要提醒,军事战略、武器进步、战术战法有进步,但是不能忘记党对军队的控制,这是习近平要再强调的一点。

林颖佑:“你会发现解放军一直在重复(repeat)一些东西,可能字句包装不同,他一定会不断强调一样的内容,因为听的人对象不同,部队有新陈代谢。十年来习近平没变,但是很多将领、指挥人员有了变化。他要强调我重视军队,但是军队能够拿到资源、能够稳定的前提就是在我党指挥之下。”


台湾中正大学战略暨国际事务研究所助理教授林颖佑认为,习近平一定知道“枪杆子出政权”,他需要掌握住解放军。(RFA/资料照)
台湾中正大学战略暨国际事务研究所助理教授林颖佑认为,习近平一定知道“枪杆子出政权”,他需要掌握住解放军。(RFA/资料照)

林颖佑认为,习近平一定知道“枪杆子出政权”,他需要掌握住解放军。“有了解放军,强军才能强国,强军也才能掌握跟保卫住习近平的政权,这是互相牵连的关系。”

习近平上任后多次发表政治建军相关谈话,包括2017年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讲话也曾提到,“历史告诉我们,党指挥枪是保持人民军队本质和宗旨的根本保障。”2018年讲的是“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2019年再提“打牢听党指挥、献身强军事业的思想政治根基”。

中国共产党是以思想建党、政治建军

“中国共产党是以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一开始就非常强调用政治力量控制军队。”军事评论员亓乐义点出共产党起家,控制军队的关键就是靠政治。

早在1929年12月28日至30日,中共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通过由毛泽东主持起草的《古田会议决议》就着重强调,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它必须服从党的领导。”


军事评论员亓乐义点出共产党起家,控制军队的关键就是靠政治。(亓乐义提供)
军事评论员亓乐义点出共产党起家,控制军队的关键就是靠政治。(亓乐义提供)

亓乐义举了一个最明显的例子,黄埔军校最初成立时是“联俄容共”,所以共产党进入黄埔军校,当时政治部主任是周恩来,从黄埔军校到国民革命军队伍里,党代表跟政治部主任几乎都是共产党担任。在国民革命军北伐时,每一个军担任政治工作的共产党员在1926年12月已经是1500多人,当时共产党并没有自己的军队,因为那是国民革命军的军队,他必须用党的力量控制军队。

亓乐义:“全世界哪一个军队建军目标是要听党指挥,由一个政党来管理军队。为什么年年强调这件事,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越强调的事代表中间越有些问题。像美国是用《宪法》控制军队,美国军队不需要天天喊我们要服从《宪法》。因为他平常就服从《宪法》不用强调。”

亓乐义举出,包括中央军委前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之后的前参谋长房峰辉、前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一个军队两届的一哥、二哥都贪污被抓,党的机制出了问题,完全没有做到管理军队的功能,政工系统完全出问题,才需要不断强调党的领导。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