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强调为中国人权发声 美政府商讨对策因应中国抵制

2021.03.25 17: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拜登强调为中国人权发声    美政府商讨对策因应中国抵制 拜登强调为中国人权发声 学者:应团结因应北京的抵制
RFA制图

在多家跨国企业因为反对使用新疆棉花正遭遇中国消费者的抵制之际,美国拜登总统25日表示,他曾告知习近平,美国总统不会停止为维吾尔人以及其他人权议题发声。 美国国务院告知本台,政府各部门正在商讨对策。学者观察,北京迫使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及人权原则间做出选择,西方社会应该团结因应北京。



不一样的爱国野火

美国总统拜登25日在他上任后的首场记者会上说,今年春节前他和习近平通电话时,曾清楚表明,美国总统不会停止为维吾尔人、香港情势等人权议题发声。“我们正在与中国进行激烈竞争,但我们要坚持中国遵守国际规则。”拜登强调, “我们(美国)不是要寻求对抗,但我们明白这将会是一场严峻的竞争。”

与此同时,一场“中国爱国者”抵制西方商品的运动正沸沸扬扬地展开。这次被“小粉红”放火燃烧的是美国公司耐克的球鞋、被剪破的是瑞典的H&M成衣、被中国影星终止代言合作的德国品牌阿迪达斯,以及数十家在一年来陆续加入联署或发出声明的跨国企业,他们反对使用新疆强迫劳动生产出来的棉花。

北京官方助长著这波“爱国野火”,官媒大肆报导唱和,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拿着美国黑奴采收棉花的照片与二十一世纪的新疆棉花企业做对比,用充满煽动性的话语说道,“中国老百姓不允许外国人一边吃着中国的饭,一边砸着中国的碗。”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莱斯(Ned Price25日以书面方式回复自由亚洲电台的质询时说,中国政府鼓励“出于政治目的”的抵制运动,以应对国际社会在新疆、香港议题上对中国侵犯人权的批评及制裁行动。

普莱斯表示,针对在新疆开展业务的风险,美国国务院、商务部、财政部、国土安全部已开始跨部会商讨对策,并对企业提供业务咨询。

通过煽动民族主义情绪达到政治及经济目的,这对中共当局来说不是新鲜事。1999年北约飞机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后,北京学生在美国使馆外面焚烧美国国旗、抵制美国货;2012年的钓鱼岛事件,中国掀起拒买日货浪潮;2017年因萨德导弹的部署,韩国零售巨头乐天集团也被中国的小粉红们围攻。

曾派驻在中国二十三年的资深美国记者、《低端中国:党、土地、农民工,与中国即将到来的经济危机》(The Myth of Chinese Capitalism)一书作者罗谷(Dexter Roberts)观察到,过去这类民粹浪潮有几个特点: 抵制的效用有限、持续的时间不长、而且中国官方彷彿能有一个“开关键”,恣意调整抵制行动的强弱。

这一次,对比其它几次事件,中国民族主义的高涨正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中国社会中,那种其它国家正在阻止中国崛起的感觉非常普遍而强烈。” 目前担任智库大西洋理事会高级研究员的罗谷(Dexter Roberts)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次的行动还得到中国高层的广泛支持,我认为这个抵制行动将持续,可能比过去更长。”

“中国爱国者”抵制西方商品的运动正在沸沸扬扬地展开(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国爱国者”抵制西方商品的运动正在沸沸扬扬地展开(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不是偶然

“我不相信这是偶然,” 国际劳工权益基金会(GLJ – ILRF)强迫劳动计划主任及棉花倡议(Cotton Campaign)协调人艾莉森·吉尔(Allison Gill)告诉本台,她也不相信这是中国网民“自发”抵制的说法,考量到遭抵制的目标、被翻出的旧声明,以及恰巧发生在美国及欧盟宣布以《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制裁新疆地区官员和实体之后两天的时间点。

“很明显,这是中国政府企图扭转叙事,把焦点从针对维吾尔等少数民族拘禁、虐待、强迫劳动的罪行,转向到如H&M这样的厂商抵制运动。” 吉尔说,“世界正在目睹的是,一个强大的政府、一个强大的经济 -- 中国 -- 试图削弱一个有规则的国际系统。表面上是攻击这些公司,实际上是用国内市场胁迫他们成为参与侵犯人权的同谋。”

吉尔说,这些公司有遵守国际法律的义务,本应依照联合国人权的指导原则,把强迫劳动排除在其供应链之外。“这些公司在面临选择前应该要想清楚,他们要站在历史的哪一边?”

这个选择背后的现实难题是中国庞大的市场。至美东时间3月25日下午三时,耐克、阿迪达斯、H&M的股价皆下跌。

吉尔提到她在推动棉花倡议(Cotton Campaign)的工作时,接洽厂商所遇到的困难,“许多公司公开签署了承诺,一些公司只愿做出私下承诺,并表示只有当大量公司公开签署时,它们才会加入,把公司名称公开。”

罗谷也建议,此次事件反映了成立一个共同应对组织的迫切性,不能只靠一两家公司独自面对中国的经济政治打压。

在田间采摘棉花的新疆农民(路透社)
在田间采摘棉花的新疆农民(路透社)

原料棉行业为何容易发生强迫劳动?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棉花生产国之一。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新疆生产了五百万吨棉花,约占中国总产量的百分之八十五。

吉尔解释,原料棉是容易发生强迫劳动、甚至是由国家组织强迫劳动的领域,原因在于它对大量劳动力的需求,以及处在产业链的最底端的位置。从原料棉(Raw Cotton)到成为棉纱、纺织品,再送进不同制造工厂时,已经过好几层的供应商,因此强迫劳动很容易隐藏在供应链之内而被忽视。

由于越来越多的调查研究及幸存者记录证实新疆原料棉的採收过程中存在强迫劳动情况,美国国土安全部(DHS)下属的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在今年一月以存在强迫劳动为由,宣布将查扣从中国新疆进口、或经第三国转运与加工的棉花产品。

中国官方始终否认国际社会对于新疆人权侵犯情况的指控。

吉尔还提到,中国目前加大系统性的镇压、监视,阻止了研究、审计、尽职调查人员及人权专家进入採棉地区进行尽职调查或接触工人。

中国官方的说辞是,新疆欢迎“秉持客观公正原则的外国人。”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