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與七國集團達成安全協議 中國調停者策略失效?

2024.06.14 17:43 ET
烏克蘭與七國集團達成安全協議 中國調停者策略失效? 2024年6月13日,美國總統拜登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在意大利舉行的七國集團峯會期間簽署雙邊安全協議。
美聯社

俄烏危機膠着進入第三個年頭,中國同時扮演調停者和俄羅斯支持者的政策選擇,讓自己成爲七國集團的指責對象。在中國舉棋不定之時,七國集團國家本週與烏克蘭簽訂了安全保障協議。這是否昭示着中國將其自身定位爲和平締造者的外交戰略徹底失效?專家給出了不同看法。

儘管中國並非俄烏戰爭主角,七國集團在週五結束的會議上再度點名中國,要求中國停止協助俄羅斯侵略烏克蘭, 並進一步警告,如果中國持續支持俄羅斯,七國集團將會執行更多制裁方案。 

自俄烏戰爭以來,美國一直試圖說服其他歐洲成員對中國採取更一致的強硬措施,但是始終無法突破。英國《金融時報》引用匿名官員指出,隨着戰爭進入第三年“原本對北京的天真想法已經消失了,現在北京成爲指責對象。”

據路透社報道,美國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和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本週四(6月13日)簽署了一項爲期十年的雙邊安全協議,旨在加強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入侵的防禦能力,並使烏克蘭距離加入北約更進一步。

該協議爲長期幫助烏克蘭發展其陳舊的武裝部隊,並作爲烏克蘭最終加入北約的步驟提供框架。協議規定,在烏克蘭遭受武裝襲擊或面臨威脅時,美烏高級官員需要在24小時內會面,商討應對措施並確定烏克蘭所的額外防禦需求。

拜登在與澤連斯基的聯合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我們的目標是長期加強烏克蘭可靠的防禦和威懾能力。”

協議還計劃發展烏克蘭自身的國防工業,並擴大其軍事力量,使其與北約標準一致。這將使兩國共享情報,開展培訓和軍事教育計劃以及聯合軍事演習。

美國與烏克蘭的安全協議於七國集團(G7)峯會期間簽署。烏克蘭方面稱,在與美國達成協議後,烏克蘭亦與七國集團所有國家簽署了安全保障協議。此外,七國集團還同意以俄資產爲抵押,向烏克蘭提供約500億美元的貸款。

2024年6月13日,在意大利東南部普利亞的博爾戈·埃格納齊亞度假酒店舉行了G7首腦會談。左起依次爲歐洲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德國總理奧拉夫·朔爾茨、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法國總統馬克龍、意大利總理喬治亞·梅洛尼、美國總統喬·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英國首相里希·蘇納克及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美聯社)
2024年6月13日,在意大利東南部普利亞的博爾戈·埃格納齊亞度假酒店舉行了G7首腦會談。左起依次爲歐洲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德國總理奧拉夫·朔爾茨、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法國總統馬克龍、意大利總理喬治亞·梅洛尼、美國總統喬·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英國首相里希·蘇納克及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美聯社)

與此同時,首屆 “烏克蘭和平峯會” (Summit on Peace in Ukraine)將於本週末在瑞士召開。此次烏克蘭和平峯會由澤連斯基推動,旨在就烏克蘭實現公正、持久、和平的道路達成國際共識。

不過,在莫斯科確認缺席的前提下,北京上月表示,此次峯會與期望差距明顯,不會出席。不止如此,路透社援引幾位駐華外交官另指,在不出席和平峯會的立場招致烏方批評下,中國甚至進一步遊說各國政府支持中國版的和平方案。

隨着俄烏戰爭進入第三個年頭,今年以來中國對俄羅斯提供軍民兩用材料和軍工部件引起美國和歐洲國家的關注。據路透社4月報道,美國認爲俄羅斯2023年用於生產導彈、坦克和飛機的主要微電子產品,90%進口自中國;同時,中國也向俄羅斯提供了無人機發動機和巡航導彈渦輪噴氣發動機。 另外,中俄兩國企業還在俄羅斯境內聯合生產無人機。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4月26日警告,北京如果不改變做法,美國和盟友將會採取行動。

北京對歐美的呼籲沒有太多反應,反而選擇透過外交手段試圖扮演戰爭調停者的角色。但是隨着烏克蘭和平峯會日趨臨近,中國的這一外交策略似乎正在經受考驗。

美國德州山姆休士頓州立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翁履中告訴本臺,北京想在俄烏危機中扮演調停者角色的難度極高。然而,與烏克蘭簽訂安全保障協議的七國集團國家中,除意大利外,均面臨內部挑戰,因此他認爲,簽訂協議後戰爭局勢出現重大變化的可能性不大。

“澤連斯基這次協議傳遞出一個訊號給北京,讓中國知道,所謂的中國想要扮演和平調停者難度很高,目前烏克蘭看起來選邊站,選在了西方國家這一邊。”他說:“七國集團當然表達出同樣的概念,歐洲國家打算聯合力挺烏克蘭,但後續支持的力道如何維持。雖然簽了協議但如何落實。烏克蘭得到協議後能夠在戰場上有突破,還是談判桌上有更多的籌碼,其實還有待觀察。”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系教授夏明分析指出,基於中國與俄羅斯的“無上限”夥伴關係,中國一貫押寶在俄羅斯身上。隨着俄烏局勢的變化,現在蓋棺定論中國的調停者策略失效還爲時尚早。他認爲,隨着美國總統大選在即,中國正在觀望美國對烏克蘭的支持政策是否能延續至下一屆政府,因此中方尚未輕易轉變立場。

他說:“如果中國政府押寶押對了,那麼跟俄羅斯、伊朗形成的邪惡軸心會更加強化,中國政府會更加有自信心。某種程度上也會引發或加劇中國在東海、臺海、南海的進攻態勢,現在還很難說鹿死誰手。”

知情人士還告訴路透社,中國政府歐亞事務特別代表李輝上月曾拜訪土耳其、阿聯酋等國,及發展中國家駐華外交官員,試圖讓這些國家支持中國與巴西上月提出的關於俄烏危機的“六點共識”。在中國版的和平方案中,中方主張通過召開各方平等參與的國際會議,公平討論和平方案。

翁履中持有同樣的看法。他還表示,不僅中國,發展中國家也在觀望國際局勢是否會出現變化。

記者:經緯    責編:李亞千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