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貿易愈發緊密 中國正在重返非洲

2024.05.29 16:18 ET
中非貿易愈發緊密 中國正在重返非洲 2023年8月24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席在約翰內斯堡舉行的中非領導人圓桌對話會。
路透社

由於非洲國家的貸款償還能力有限,在中國對非洲國家提供的基建貸款相應減少之際,中國與非洲的貿易卻越來越緊密,一帶一路倡議也讓中國掌握非洲大陸的銅、鋰等關鍵礦產。新冠疫情後,中國更重返非洲,與此同時,非洲對華貿易逆差也因石油價格下跌等因素越來越大。

過去十多年來,中國透過貸款協助非洲國家興建港口、水力發電廠和鐵路等基礎建設,是北京當局引以爲豪的一帶一路倡議發展重心之一。 

然而,近年受市場價格波動和新冠疫情影響,導致仰賴原物料出口的國家收入減少;跨國政府爲非洲國家制定的債務重組方案又常面臨私人貸款機構的遲疑。在非洲國家難以償還貸款而持續以債養債之際,美元升值更加劇了債務危機。隨着非洲國家償還貸款出現困難,中國對非洲的貸款承諾也從高峯期2016年的284億美元,降至20年來最低水平,在2022年僅剩不到10億美元。 

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就此減少了對非洲的投資。 

據路透社報道,新冠疫情後,中國重返非洲並加大投資礦產。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數據顯示,2023年,中國花費近110億美元投資非洲,是該機構2005年追蹤有關信息以來的最高水平。其中,大約7成用於開採對能源轉型至爲關鍵的礦產,包括納米比亞、贊比亞和津巴布韋等國的鈷礦和鋰礦,以及中國五礦資源有限公司以19億美元高價收購博茨瓦納的霍馬考(Khoemacau)銅礦。 

專家:中對非投資趨勢尚未明朗 

不過,南非開普敦大學公共治理教授洛佩斯(Carlos Lopes)提醒,僅從去年的數據相比新冠疫情期間的低點來看,無法反映真實情況。 “事實上,中國(疫情後)對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依舊處在低點”。 西班牙IESE商學院中非問題專家羅伯森Winslow Robertson)也告訴本臺,現在還難以看出中國是否會逐年增加對非洲的投資,因爲石油、太陽能及礦產很受市場價格、匯率等波動影響。

洛佩斯認爲,中美競逐關鍵礦產之際,主流媒體認爲中國主導了非洲的採掘業,甚而出現剝削行爲。但其實這是非洲與任何國家普遍存在的問題:“西方國家、經合組織(OECD)國家對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依舊主要流向化石燃料,而且金額非常高。這與世界其他地區對非洲的外國直接投資模式相同。” 

洛佩斯說:“過去34年,特別是新冠疫情以來,非洲國家的外交立場已經表明非常不喜歡陷入必須要選邊站的境地……。如果西方想與中國競爭,能帶來更多的錢和更好的交易,非洲國家都是非常歡迎的。” 

2023年5月7日所見的中國路橋公司(CRBC)在肯尼亞內羅畢建設的高速公路(路透社)
2023年5月7日所見的中國路橋公司(CRBC)在肯尼亞內羅畢建設的高速公路(路透社)

非洲想實現工業化 歡迎各國投資基建

洛佩斯表示,非洲國家想要實現工業化,得有先進的基礎建設。然而,迄今“仍有6億人口無法取得充足的電力”。非洲國家希望今年第9屆的中非合作論壇能翻轉中國減少非洲基建項目的態勢:“另一種可能是擴大西方國家參與非洲的基礎建設項目。目前,美國對安哥拉和肯尼亞宣佈了計劃,法國也對科特迪瓦和埃及宣佈了計劃,其他還有德國對納米比亞及坦桑尼亞,但這些規模相對來說都很小。”

儘管世界各國對非洲大陸的能源及礦產趨之若鶩,貿易模式也多半從非洲進口原物料,並向非洲出口製成品,但非洲對華貿易逆差與其他和非洲擴大貿易的印度、韓國等亞州國家相比尤爲明顯。 

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研究中心(Global Development Policy Center)最新的報告顯示,非洲與中國的貿易額自2000 年起大幅增加,從 116.7 億美元漲至 2022 年2576.7 億美元峯值。然而,2008 年全球金融危機、2014-15 年大宗商品價格暴跌和新冠大流行,導致非洲對華貿易總體呈現逆差的趨勢,並在2022 年擴大至國內生產總值 (GDP) 的 2.6%。當中,非洲對中國出口主要來自採掘業,佔總出口近9成(89%);而中國對非洲的出口則9成以上(94%)來自制造業。 

爲了緩和非洲國家的疑慮,中國國家主習近平表態支持非洲的製造業和農業現代化,而非洲國家也視此爲縮小差距、實現經濟多元化和創造更多就業的契機。

2023年7月5日所見的中礦資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礦資源)在津巴布韋收購的鋰礦(路透社)
2023年7月5日所見的中礦資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中礦資源)在津巴布韋收購的鋰礦(路透社)

專家:東西競逐關鍵礦產非得零和博弈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教授博黛蓉(Deborah Brautigam)向本臺表示,非洲國家數世紀以來一直在出口原材料,“能否實現經濟多元化的關鍵在於能否有一個致力於實現這樣願景的政府……。目前,許多非洲國家對提高礦產的附加價值有很大興趣和着墨。 而中國對此態度相當開放,並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博黛蓉說:“中國在贊比亞等地建了銅冶煉廠,開放給非中國籍的公司使用。許多公司從剛果民主共和國進口銅,再送到贊比亞的中國冶煉廠進行加工。此外,中國還向津巴布韋新投資了鋰礦的加工產業。”

據《外交政策》雜誌報道,非洲能在2030 年前滿足全球五分之一的鋰需求,與此同時,也有越來越多國家對原鋰礦出口實施禁令,像是剛果民主共和國、加納和尼日利亞等要求企業把礦石加工成精礦後才能出口,以增加當地就業和收入。鋰儲量最多的津巴布韋也在2022年底實施相關出口限制。而中國除了經營津巴布韋大部分礦山,也已斥資超過 10 億美元收購和開發津巴布韋的鋰項目。 

報道指出,相比之下,西方對津巴布韋的投資卻很少。2001 年以來,津巴布韋受美國的制裁影響,借貸和投資渠道有限,中國是唯一選項。據報道,津巴布韋投資發展署 2023 年上半年收到160 份中國鋰投資申請,而美國只有 5 份。 爲了趕上中國的腳步,華盛頓在2023年初與剛果民主共和國和贊比亞簽署發展電池供應鏈的備忘錄。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非洲計劃負責人瓦因斯(Alex Vines)以書面形式回覆本臺採訪時表示,非洲的投資機會巨大,東西方不一定得在此進行零和博弈。舉例來說,美國和歐盟投資興建的“洛比託大西洋鐵路走廊“,能讓贊比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金屬運往安哥拉港口,是讓中非銅帶金屬出口的關鍵鐵路線。屆時,中國將是礦產資源開放市場的最大贏家。 

記者:喬琴恩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