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美國的錯?北京譴責二十一個美對華政策謬誤

2022.06.21 16:4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都是美國的錯?北京譴責二十一個美對華政策謬誤 北京一家美國公司大樓外飄揚的美中兩國國旗
路透社圖片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將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通話前夕,中國外交部6月19日發出四萬字長文,指責美國對華政策的“二十一個謬誤”,還引用美國學者對美國自身外交政策的檢討,指責美中關係發展到如今的低谷,都是美國的錯。事實是如此嗎?



北京時間週日晚間,中國外交部沒有休息,把過去自己各種批評美國的談話要點,重新統整一遍,排列組合出所謂二十一個謬誤。

中國外交部聲明,這是針對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來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講作出的回應。北京指責美國通過精心包裝的語言渲染中國威脅,干涉中國內政,抹黑中國內外政策,試圖發起對華全面遏制打壓。

中國外交部長篇大論、洋洋灑灑的四萬字長文,其實只有一個重點,那就是:責任全在美方、都是美國的錯。

中國聲稱要用事實和數據說話,在所謂第一個謬誤中指控:美國口口聲聲講的國際秩序,是單邊制裁,長臂管轄,實際上是服務美國自身利益、維護美國霸權地位的秩序,美國纔是世界秩序的最大亂源。這篇文章還引用美國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教授德雷茲納(Daniel Drezner)去年九月在《外交》雜誌發表的文章上的說法。他在檢討美國曆屆政府將制裁作爲解決外交問題的方案時說,“美利堅合衆國”已成爲“制裁合衆國”。

美國塔夫茨大學教授德雷茲納(Daniel Drezner)去年九月發表於《外交》雜誌的文章在檢討美國曆屆政府將制裁作爲解決外交問題的方案時說,“美利堅合衆國”已成爲“制裁合衆國”。(美國塔夫茨大學官網截圖)
美國塔夫茨大學教授德雷茲納(Daniel Drezner)去年九月發表於《外交》雜誌的文章在檢討美國曆屆政府將制裁作爲解決外交問題的方案時說,“美利堅合衆國”已成爲“制裁合衆國”。(美國塔夫茨大學官網截圖)
 

能自由批評 讚美纔有意義

這並不是中國外交部第一次引用德雷茲納的說法。早在去年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拿他的話來指責美國時,他就已經表達過看法,“華髮言人引述我的話是對我的讚美。”

但他告訴本臺,他後來還投書《華盛頓郵報》向華春瑩提出四個問題,包括中國因爲華爲財務長孟晚舟加拿大遭逮捕後,中國採取的人質外交等作爲,中國至今都沒有回覆他。

他說,“我的文章批評美國的作法,有人認同,也有人不同意我的觀點。但重要的是,沒有任何美國聯邦政府機構的人恐嚇、威脅或是來霸凌我。我的問題是:像我這樣批評中國外交政策的中國學者在發表這類觀點時,會感到安全嗎?如果不是,爲什麼不?”

德雷茲納投書《華盛頓郵報》時就指出,美國的經濟制裁政策的決策是公開透明,且清楚對外宣示。但澳大利亞只因爲呼籲應該對新冠病毒溯源進一步展開獨立調查,就遭中國霸凌。中國明明採取經濟脅迫的作法,決策卻不公開透明。

當美國人權問題教師爺 中國夠格嗎?

“美國纔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人權侵犯國、美國已經成爲名符其實的槍擊之國、美方應該深刻反思採取切實措施,解決國內的系統性的種族歧視問題。”中國外交部多位發言人不只一次指責美國槍支氾濫、種族問題以及過去美洲原住民遭殺害的歷史。

中國當起美國人權問題的教師爺,這種“你也一樣、那又怎麼說”(Whataboutism)的詭辯方式,包括《紐約時報》與英國《衛報》曾刊登專文指出,這是獨裁政權的一貫伎倆。

但在這一次的四萬字長文中,中國外交部以所謂的第六點和第八點謬誤,又把上述批評美國的話重述一次,來反擊美國針對新疆種族滅絕的指控。

事實上,包括國務卿布林肯在內,美國官員也都承認美國有自己的問題,並不完美,而美國媒體更是一次次檢討美國像是槍支氾濫與種族歧視的問題,並敦促政府要以政策改進。

反觀中國,從六四天安門大屠殺,到最近唐山暴力毆打女性事件,除了控制公衆的討論,到當地採訪的中國記者還遭威脅恐嚇,民衆根本沒有對真相的知情權。

臺灣、香港、烏克蘭      美中“貌不合神也離”

在四萬字長文中,包括香港、臺灣與烏克蘭,也都成爲中國批評美國對華政策謬誤的焦點。

中國聲稱自己在烏克蘭問題上客觀公正,更批評美國推動北約東擴,纔是烏克蘭危機的始作俑者。

關於香港,中國指控美國把香港作爲對內地進行滲透干涉的“橋頭堡”。

關於臺灣,北京顯然很在意拜登的談話,但沒有點名拜登地提到,自2021年以來,美國領導人先後3次公開表示,如臺海發生戰爭,美將協防颱灣,批評美國倒退,虛化、掏空一箇中國原則,企圖“以臺製華”,纔是當前臺海和平穩定面臨的主要威脅之一。

華盛頓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資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近來出版最新著作《最後的鬥爭:中共全球戰略大揭祕》。他21日在新書發表會上回複本臺記者詢問時就質疑,在中國不斷升高對臺灣的恐嚇脅迫的情況下,拜登和習近平通話的必要性。

“在中共持續恫嚇臺灣的情況下,華盛頓仍然採取歷任政府的作法,持續且定期的與中共方面通話。北京的目標很清楚,就是要破壞臺灣的民主與美臺關係,而這一點上,他們是非常成功的。我們還沒見到拜登和臺灣的總統蔡英文有什麼聯繫,像是打電話,或即使只是通過推特發文。”易思安說。

拜登週日證實,自己很快將與習近平通話。對於美國是否將降低對部分中國產品的關稅制裁,他仍強調政府內部仍在討論中。

路透社則報道,拜登不太可能在下週七大工業國集團(G7)峯會前做出決定。

上任至今仍未訪問中國的拜登已重申多次,美國會以聯合盟友、建立團結一致的立場,以應對中國造成的挑戰。這篇四萬字的長文,擺明了中國並沒有對自身的外交政策進行檢討。在華盛頓已明確指出美中關係會以“競爭”爲主導的路線下,“鬥而不破”會是最不壞的格局。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