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访:TikTok引国安隐忧在美命运未卜 美国民众怎么看?

2024.05.02 15:11 ET
街访:TikTok引国安隐忧在美命运未卜 美国民众怎么看? 美国总统拜登(图左)2024年4月24日签署法案,强制国际版抖音TikTok剥离中国母公司,图右为使用者用手机观看TikTok视频。
路透社视频截图

TikTok在美国面临"不卖就禁"的命运。一份最新民调显示,58%美国民众认同TikTok是中国影响舆论工具,近半数人认为北京利用TikTok监控美国人日常生活。自由亚洲电台实际走访美国街头,访问6位不同年龄层民众,一探他们究竟如何看待TikTok相关隐忧。

中国短视频平台TikTok(抖音国际版)在美国面临被封禁的命运。路透社与民调机构益普索(Ipsos)4月29日至4月30日进行全国性民调,采访1022位美国成年人,询问他们对TikTok的看法,结果于周二发布。

民调:58%美国人认为中国用TikTok影响舆论

民调发现,58%受访者认为中国当局利用TikTok “影响美国公众舆论” ,13%持相反看法;另外,46%受访者认同北京利用TikTok “监控美国人日常生活” 的说法。针对是否该封杀TikTok,50%美国人支持禁用,32%表示反对。而支持禁令与否似乎与年龄有关,民调发现,40岁以上族群,每10人有6人支持禁用TikTok,18至39岁每10人仅4人支持。

TikTok因为归中国母公司字节跳动(ByteDance)所有,近几年在美国饱受争议。美国 《华尔街日报》 报道指出,不少美国议员忧心,TikTok可能对美国构成严重国安风险,他们也担心TikTok会被用来散播假讯息、制造分歧及干预选举。

美国4月24月实施新法,要求TikTok在270天内与母公司剥离,否则将在美国遭封杀;美国总统至多能将期限延长90天。不过,字节跳动隔日表示,没有出售TikTok的计划;《华尔街日报》近日也引述消息指出,中国网路监管官员私下向该公司表示,当局更倾向让TikTok被迫撤出美国,而非出售美国业务。

TikTok造成隐私与安全隐忧? 美民众看法分歧

TikTok在2018年进入美国市场,根据相关统计,截至今年3月,TikTok在美国有1亿7000万名用户,较去年成长13%,等于每2人就有1人使用TikTok。究竟一般美国民众对TikTok看法如何?本台记者实际采访街头6位民众后发现,他们看法相当分歧。

在华盛顿特区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就读国际关系的苏菲亚(Sophia)告诉本台,她过去曾使用TikTok,后来因为发现该程式成瘾性高、影响她课业,加上对个人信息隐私的担忧,就把TikTok移除。

苏菲亚表示,她高中曾到南京参加暑期交换计划,这个经验让她对TikTok有更多的隐忧。她说:“中国使用数据的方式让我不是很舒服,到处都明显充斥着维安,网路也显然几乎是与外界隔绝。我所看到数据被操控与使用的方式,让我对TikTok上个人信息可能被如何使用有更多的忧虑。”

至于她是否认为北京会利用TikTok来监控美国民众,苏菲亚指出,她虽无法知道实际情况为何,但在看完多场美国国会相关听证会后, “我认为这个风险非常大”。

不过,对22岁的伊恩(Ian)与他的同年龄层友人赛琳娜(Serena)来说,每个社媒公司都可能会监控用户,不应只针对TikTok。伊恩向本台表示:“这是(监控用户)社媒公司普遍会做的事,所以如果(TikTok)真的有,我不会太意外。但我认为脸书母公司Meta跟其他公司都在做一样的事。” 

赛琳娜则说,她从未因为担心隐私,考虑过停用特定社媒平台。她指出:“虽然(自己)这样做不是很聪明,但我认为很多社群媒体在方方面面来说,都(已经)是政治宣传工具了”;她解释,对她来说不是只有单一个国家在做这件事,是每个人都在透过各种方法利用社媒平台。

另外,也有民众尚未在TikTok争议上决定立场。现年50岁的史维格(Heather Schwager)目前在一间新创公司担任人资主管,她因为工作繁忙,没有使用任何社媒,但小孩常常在看TikTok视频。

史维格告诉本台,她对TikTok的担忧,主要是小孩是否会接触到不合适的内容,以及花太多时间用TikTok可能荒废学业。至于TikTok是否为中国影响舆论工具,她还没有定见:“我听了很多播客节目,也看了很多新闻报道,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其实很困惑。我听了TikTok执行官国会作证,他说没有隐忧。但我就想,那为何有这么多相关国会证词与质疑?所以我真的不太清楚。”

一名使用者正在用手机观看TikTok视频(路透社视频截图)
一名使用者正在用手机观看TikTok视频(路透社视频截图)

该不该禁TikTok? 街访民众都反对

街头民众虽对TikTok造成的风险意见不一,但被问到TikTok可能因无法如期与母公司剥离而遭禁用时,接受本台访问的六位民众都一致反对。

21岁的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学生玛莉亚(Maria)是TikTok “被动使用者”,意指把别人视频当娱乐素材,但自己不会分享。玛莉亚告诉本台,她虽认同TikTok可能被用来影响美国舆论,但应透过采取部份限制来因应,而非全面禁用。

担任系统分析师的31岁萝西(Rosie)指出,所有社媒平台都会搜集用户个资,也都可能被用来散播假讯息,俄罗斯也可能利用脸书或TikTok。她说:“所以我认为,我不知道为何TikTok被挑出来针对,或许政府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但要全面禁用,我可能不赞成。”

曾待过中国的苏菲亚也表示,她手头上没有足够资讯,无法知道TikTok构成的安全风险是否严重到需要全面禁用,“但我认为这样做有点矫枉过正”。她认为,是否使用TikTok、承担相关风险,应留给个人决定。

记者:徐薇婷    责编:李亚千    责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