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严查教师有偿补课 被批违背市场机制

2021-07-28
Share
中国严查教师有偿补课    被批违背市场机制
Photo: RFA

上周末,中国政府发布“双减”政策,对教师的行为规范和校外培训机构提出了严格要求,使得校外培训机构股票跳水,哀鸿遍野。日前,教育部再次挥舞重锤,宣布对教师有偿补课和违规收礼的问题进行专项整治。那么,政府为何选在此时重拳出击?相关政策又能起到多大成效呢?

上周六,中国政府发布“双减”政策,立即引发央视在内的官媒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意见一方面指出,教师不得要求学生自批自改作业,严肃查处教师校外有偿补课行为等等,另一方面禁止校外培训机构占用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期进行学科类培训,线上培训每课时不得超过半小时等等。受此影响,新东方、好未来等多家上市培训机构的股价纷纷暴跌。

严查有偿补课等问题

中国教育部周三还宣布,他们两周前下达通知说,当局将面向全国中小学校和教师开展为期九个月的有偿补课和违规收受礼品礼金问题的专项整治,要求各地开展自查自改,对相关问题严肃处理。

一些地方政府似乎立即付诸行动。据中国媒体报道,就在本周二,安徽省黄山市教育局在当地的一幢别墅内现场查处了屯溪一中某教师涉嫌有偿补课的行为。

但河北某私立学校教师、北京某培训机构兼职老师谢明华认为,这样的行政手段限制了教师的自由。

“对于在职教师而言,政府每个工作日要管他们八小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八小时之外,政府为什么要管他们呢?这是不是本身也违背了市场机制呢?”

谢明华透露,他的孩子今年19岁,去年才到澳大利亚留学,但中小学都是在国内读的。作为一名资深教育人士,他也非常了解不少家长的看法。在他看来,课外辅导表面上让老师、学生和家长三方都受益,但这背后反映出的还是中国教育体系严重不公正和“一考定终身”的问题。

中国政府发布的“双减”政策还明确指出,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这可谓是给各大教培机构的一记当头棒喝。

过度资本化惹的祸?

香港恒生指数7月份下降超过3500点。
香港恒生指数7月份下降超过3500点。

中国教育媒体《教培参考》近期整理的数据显示,过去八年间,国内教育业的融资数量经历了大起大落,从2013年的103起一度激增至2016年的886起,此后又逐年暴跌至2020年的238起。即便如此,去年的整体融资金额仍然超过了600亿元。而受新冠疫情影响,多家在线教育公司成为了融资大赢家。但“双减”政策也对线上培训提出了要求,包括不得开展学龄前儿童的线上培训,相关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不良学习方法等等。

外界普遍认为,这轮对教育界的整肃的目的和推动三孩政策以及完全占领教育领域有关。

而在谢明华看来,当局对教育界的整肃与资本有着紧密联系。

“这个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他前两年先是打压文艺界,然后就开始打压民营企业家,现在当局又把刀锋指向了教育界。其实教育界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各领域当中市场化、资本化运作得比较成功的……这些政策不都是一脉相承的吗?”

说到资本,新东方集团创始人兼总裁俞敏洪对此可能再熟悉不过了。1993年,他在北京创办新东方学校,并在过去二十年间,一度将这个品牌发展成为总市值超过两千亿元的中国500强品牌之一。但就在本周一,新东方股价暴跌超过三分之一,公司市值只剩不到280亿港元,较今年二月的最高点蒸发了2300多亿港元。

有中国媒体周一引述新东方的一位内部人士说,在不久前的一场会议上,集团管理层已经得知教培行业会被严打,有人建议公司转型做托儿所,当时俞敏洪落了泪。不过,本台记者无法证实这条消息的真实性。

学者:治标不治本

中国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尽管这轮政策“组合拳”希望能缓解家长的教育焦虑和学生的各种负担,但目前外界还不清楚这些措施能够起到多大的成效。不过,他也指出,中国教育改革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由于有中高考存在,家长还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获得更高的分数。如果这个评价体系不变的话,家长可能还是有希望孩子通过培训来提高自身成绩的诉求。(当局)只是发布禁令,而不进行疏导的话,可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官媒新华社周四发文说,“双减”政策落地是针对“民生痛点”的一次纠正,并非是对相关行业的限制和打压,这有利于中国经济社会的长远发展。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