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流行歌手会唱红歌? 业内人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2022.02.10 14:2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为什么中国流行歌手会唱红歌? 业内人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在2021年的中国央视晚会上,李宇春等四名歌手演唱红歌。
搜狐网截图

近年来,在中国当局日益加紧舆论控制的情况下,流行音乐歌手唱红歌的现象频频出现。那么,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呢?本台记者孙诚就此对部分业内人士进行了访谈,下面就来听一听他们的看法。



数个月来,中国当局在音乐演唱和创作方面的一项新规定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根据中国文旅部发布的文件,从去年十月一日开始,中国歌舞娱乐场所的卡拉OK禁止上架有危害国家统一、主权或者领土完整的;违反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迷信的;宣扬淫秽、赌博、暴力以及与毒品有关的违法犯罪活动,或者教唆犯罪等内容的歌曲。

有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随着中国当局在音乐领域的限制逐渐增多,目前中国流行音乐行业处境越发艰难。现居美国加州湾区、多年从事中国流行音乐创作工作的刘恢劭表示:我其实觉得,现在你搞这些创作的话压力比较大,除非这个歌你写出来是纯粹自己写着玩的。如果这个歌你是想写出来后有传唱度,你想要火,或者说你想获得一些社会上的支持的话,你必须要写得带一点红色的色彩。

2022年2月9日,音乐人刘恢劭接受本台记者孙诚采访。(孙诚拍摄,独家首发)
2022年2月9日,音乐人刘恢劭接受本台记者孙诚采访。(孙诚拍摄,独家首发)

他告诉记者,中国的音乐人在创作和演唱音乐作品时,除了要避免在政治方面违背当局的意识形态之外,也要想办法向当局的意识形态靠拢赞美国家、赞美党,你要是写这种类型的歌出来的话,就有可能被拿去一些什么晚会上,或者在电视台的一些类似的庆典去用,你这个歌就有可能火。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当局在运用流行音乐进行政治宣传方面做出了不少举措。对于这一趋势,《纽约时报》在去年七月发布的一篇报道中曾指出,在中共百年党庆前后,一股民族主义音乐、戏剧和舞蹈的浪潮正在席卷中国嘻哈歌手正在创作歌颂党的成就的歌曲

刘恢劭认为,当局这样的做法并不能给流行音乐带来真正的繁荣。他说:这些所谓的红歌、爱国歌曲,其实一直都有。但是你看,像我们这些相关从业人员都没印象,就知道这些歌是真的没有传唱度。(他们)纯粹带着某一个目的去做创作,做创作的话并不是把它当做一个艺术品在做,而是把它当做一个政治工具。

近年来,迎合中国官方意识形态的流行音乐从业者正逐渐增多。例如,中国共青团中央青年之声曾在2016年将音乐组合天府事变聘为特邀音乐组合。该组合也创作了不少宣扬中国民族主义的歌曲,并曾参与北京冬奥会英文推广歌《在冬天加入我们》(Join Us in Winter)的录制。此外,去年七月,在中国央视的七一晚会上,李宇春等四名歌手身穿韩战时的中共军队制服演唱了红歌,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天府事变演唱北京冬奥会推广歌《在冬天加入我们》(视频截图/YouTube)
天府事变演唱北京冬奥会推广歌《在冬天加入我们》(视频截图/YouTube)

刘恢劭表示,在这样的氛围下,中国社会中有传唱度的歌曲依然是一些多年前的老歌,新歌则普遍难以在人们心目中留下记忆。他说:譬如说刘欢、孙楠、韩红、谭晶这种类型的,可以说十年前他们还是有一些新歌出来的,但是你看现在这几年,他们几乎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作品。说回孙楠的话,他的那些歌还是以前的,《拯救》那些类型的歌。刘欢,你现在说回他,还是什么《好汉歌》之类的。

他还告诉记者,从2020年开始,他便不再在中国乐坛进行音乐创作,目前已将他的事业转移到了美国。他表示,目前中国的流行音乐人难以创作出表达真情实感的歌曲,越来越倾向于推出迎合当局的作品。例如,在创作爱情主题的歌曲时,当前的中国音乐人甚至不愿意创作以失恋为题材的作品,以迎合官方对正能量的强调。他说:政府层面这么严格地去控制思想,然后创作作品还要有层层的审核,你不写这种类型的作品,你还不能够火,没有办法上位。慢慢的话,这种创作就会被收紧,最后全部都沦为一种单线条的创作。

另一位来自中国的音乐人余波,曾在广东珠三角地区多年从事流行音乐创作和演唱的工作。他认同刘恢劭的说法,表示目前中国流行乐坛存在着一种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风气。

他说:说到流行音乐,我记得几年前咱们的伟大领袖习近平习主席曾表示过,他懂得当代的流行音乐。现在咱们再看回去,他这是在传达一种信号,这表示他要在流行音乐领域下手啦!

歌手霍尊与部分民众一起《唱支山歌给党听》(视频截图)
歌手霍尊与部分民众一起《唱支山歌给党听》(视频截图)

2013年,习近平在访问马来西亚时,曾对该国流行音乐歌手梁静茹表示了夸赞。第二年,他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又曾提到流行歌曲《时间都去哪儿了》。在这之后,中国曾出现过一些歌颂习近平的流行歌曲,比如《习大大爱着彭麻麻》、《要嫁就嫁习大大这样的人》等。

余波告诉记者,在当前的中国制度下,流行音乐很难出现得到广泛传唱、反映人们真实情感的好作品。他表示:流行音乐注重写实,表达的是个人的真实情感,例如对爱情、友情、亲情的个人体会的表述,也有对现实生活、对社会问题的批判和抨击。但是后者,中国从头到尾都是不欢迎的,可以说是极力打压的。

他向记者直白地表达了对当前中国流行乐坛的看法:艺术源于生活,生活又依附于环境,有什么样的土壤就会孕育什么样的物质,中国的音乐之路越走越窄,没准以后就只能唱爱国、爱党的红歌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诚旧金山报道    责编:何平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