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版"N號房事件" 舉報猥褻女童上萬案疑遭控評

2022.07.19 11:0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國版"N號房事件"   舉報猥褻女童上萬案疑遭控評 網友爆料稱一個名爲祕密花園的網站存在大量關於猥褻女童乃至於性侵視頻
(截圖自網路)

韓國N號房事件在中國上演,網友爆料稱一個名爲"祕密花園"的網站,存在大量關於猥褻女童乃至於性侵視頻,引發熱議,有網友爆料說這些受害者通稱“小白菜”,人數高達多達五萬人。聊天室曝光後,部分受害女性組成志願者在羣裏臥底蒐集證據並向警方報案。儘管話題在微博引起大量討論,網友們紛紛貼文指控微博壓制熱搜。

上週末,一位網友在網上發帖稱,他在一個名爲“祕密花園”的網站上,發現大量的兒童色情視頻,隨即向公安機關報警。事件曝光引起大量網友關注。

緊接着,署名“梁州Zz”博主鉅細彌遺地揭露,收到讀者投稿稱,一個名叫“小白菜”、專門“誘捕”未成年少女的羣組,在羣裏統稱未成年少女叫“小白菜”。

署名“梁州Zz”揭露圍獵“小白菜”未成年少女羣組。(截圖自網路)
署名“梁州Zz”揭露圍獵“小白菜”未成年少女羣組。(截圖自網路)

羣裏的男性慣用手段,假扮成20歲出頭的知心哥哥,給小白菜們換情頭(情侶頭像)、打語音、給100塊錢左右的禮物令她們上鉤,並在過程中“調教”讓女孩拍私密照片、裸聊,並引誘出來見面。從所謂的“尋求獵物”,到“調教”、“捕獲”,甚至見面“收網”的過程,全程圖文直播。

以愛之名“圍獵” 中國“小白菜”未成年少女

從羣組對話截屏看到,有人發問“大佬,你們怎麼上手的”,有老手傳授,“最好的建議,約見面讓白菜住妳家好好養大,就當童養媳吧!”“她愛妳,肯定也不會全靠你賺,只要你熬過2年,18歲放她出去幫你賺錢。”

“小白菜”羣有人把手機裏對話秀出來炫耀將會更新。(截圖自網路)
“小白菜”羣有人把手機裏對話秀出來炫耀將會更新。(截圖自網路)

今年1月,中國教育電視臺就曾披露“N號房”的新聞,並以將近10分鐘的追蹤報道,在羣裏的網友受訪時揭露更多的訊息表示,關注帳號的有5萬多人,事發之後羣裏的數量依然有7千多人。“羣裏的人無時無刻在‘獻祭’自己的女友、前女友、朋友、網友、甚至是陌生人乃至母親,爲陌生男子所意淫。他們把那些無辜的女生稱爲母狗、母豬等,那些詞彙真的不堪入耳。”網友說。

最悲哀的是,舉報裏提到,羣裏達成共識“原生家庭越慘的女孩,越好騙。”有的小女孩常年生活在家暴的環境中離家出走。有12歲女孩父親過世,年三十被奶奶趕出門。“女孩的悲慘遭遇,成了被惡魔利用的致命弱點。”吹哨人說“不缺愛的很難騙”。

“幾萬人瀏覽了我的私密照片,我感受到了極大的侮辱。”一名女孩對中國媒體《新京報》說出自己被害的經驗。

另一名受害者梁飛指出,“300多張來自朋友圈的照片被盜走上傳至不雅聊天室中,這些照片甚至被合成裸照肆意傳播。”

“小白菜”羣組對話各種引誘教戰手冊曝光。(截圖自網路)
“小白菜”羣組對話各種引誘教戰手冊曝光。(截圖自網路)

N號房會員制 私密經濟形成產業鏈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對年輕女性進行“圍獵”,已經成爲一條產業鏈。

臺灣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接受本臺訪問時指出,“N號房”是利用有些人對網絡不熟悉,社交媒體交友過程是虛擬的,很多人無法分辨交往過程,被要求親密的行爲,最後就被控制。她解釋,控制的過程是一種很幽微的,很多受害者不知不覺被控制,就很難脫身。“因爲他掌握你的私密影片,很多人就很害怕,繼續待在裏面,可是待在裏面繼續被剝削。”紀惠容說。

除了被害人外,紀惠容提醒要看到需求面的問題,嫖客、或是性消費者在網路世界看起來好像是虛擬,但是又能約出來見面,有祕密經濟讓他們覺得好像很安全,就會擴展得很快。“事實上這件事情真的需要吹哨者去揭發,纔可能曝光。這種會員制,好像有一個control(控制)的門,一定要有勇氣,有吹哨者纔可能被發現。”紀惠容補充說。

韓國N號房事件在中國上演網友質疑爲何上不了熱搜。(截圖自微博)
韓國N號房事件在中國上演網友質疑爲何上不了熱搜。(截圖自微博)

數百萬人關注 爲何微博壓熱搜?

在微博不少網友熱心貼了好幾個標籤,例如#網友舉報國內版n號房#、#網上存大量買賣未成年人不雅影像現象# 、#中國n號房#、#中國版N號房裏被圍獵的女孩們等,希望能把新聞推上熱搜。

許多網友反應,“這麼駭人聽聞的事情爲什麼要壓?”“明白了…微博也是控制輿論的工具,只沉溺於欣欣向榮的虛假景象,對於惡的壞的、閉眼不看閉口不談…”一位何安妮律師發帖稱,“僅看標題,感受到了這嚴重挑戰法律和倫理底線的程度,一旦查證屬實,那麼請嚴懲其背後的犯罪嫌疑人。”

相關舉報一再傳出,但是中國政府卻置若罔聞。紀惠容以韓國處理模式舉例,韓國的民意很強,逼得政府不得不面對,後來就一舉破獲,把主謀找到。她認爲,這樣壓下來的結果,有可能讓火苗繼續延燒,不可能撲滅。“如果不民主、比較專制的社會,覺得這是丟臉、不想面對、想cover(掩護),或者甚至有政府官員牽涉在裏面,可能一揭發讓政府顏面喪失等。”紀惠容說。

《鳳凰週刊》稱,有網友已用短信報警,警方回覆稱,“短信報警內容已記錄”。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陳美華、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