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末 中国大规模清扫、打压民间社会

2019-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的一幅“扫黑除恶”宣传画(Public Domain)
中国的一幅“扫黑除恶”宣传画(Public Domain)

临近2019年岁尾,中国政府对民间社会发起新一轮的大规模的清扫和打压。有分析人士指出,2019年中国公民社会大步倒退,衰退程度甚至超过往年。

十二月末,中国当局似乎又再度上演“709大抓捕”,引得人心惶惶。据维权网站民生观察的最新消息,2019年年末,当局指定山东省警方成立“12·13”专案组,抓捕大批维权律师和活动人士。

维权律师滕彪评价道,整个2019年,中国的人权大步倒退,规模超出过去:“民间社会的活动空间几乎是荡然无存。极权(政府)通过高科技对民间活动进行预防性的打击。所以民间反对的声音越来越艰难。”

最近被捕的山东维权律师、齐鲁工业大学讲师刘书庆(刘书庆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最近被捕的山东维权律师、齐鲁工业大学讲师刘书庆(刘书庆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12·13”专案组:大批抓捕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

民生观察披露的近期拘留名单包括丁家喜、戴振亚、李英俊、张忠顺、黄志强、刘书庆,其中大部分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

另外,卫小兵和卢思位被带走后失联。文东海、唐荆陵、刘家财下落不明,警方在搜查当中。此外还有多人于29日被传唤后获释。

民生观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告诉本台,这次行动相当蹊跷,不同于以往极富针对性、“分门别类”的打压,这次抓捕的群体不存在共性或者一个明确的宗旨目标:

“以前它还把反对派分门别类,维权网站做一波,709律师团队做一波,新公民运动一次性打击,这一次都很杂,不知道打击什么。”

滕彪推测,这次抓捕可能和丁家喜等人本月在厦门举行的公民聚会有关,而这种聚会在2013年之前是家常便饭,可见打压力度在升级。

 

 

法轮功修炼者惨死狱中

据《大纪元》报道,佳木斯61岁的法轮功学员杨胜军与81岁的母亲在8月2日被警察抓走并拘留。9天后,家属得知杨胜军在拘留所吐血,经医院抢救无效后死亡。

12月31日,代理律师谢燕益发布《受害人杨胜军遭受公权力渎职侵权非法拘禁致死一案之紧急报案举报控告专函》,控告佳木斯市公安局局长李晓龙、佳木斯市拘留所所长赵明、佳木斯市友谊路派出所所长高伟权等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多部法律,应为杨胜军的死亡付出代价。

评论人士横河介绍说,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机构“610办公室”归入政法委之后仍然存在并且有独立的预算,而且劳教所取消之后普遍会判刑更重。

横河还指出,今年主流媒体的目光大多集中在香港和新疆的泄露文件,其实寒冬等网站也爆出了有关法轮功等宗教迫害的重量级内部文件。

根据有法轮功背景的媒体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上半年至少有4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2014人被抓。从总数上来看,截止2019年7月10日,至少有4,322人被迫害致死,86,050人被抓。不过本台没有从独立消息来源证实这些数字。

被精神病之后,24小时监视居住

另外,被称为“飞越疯人院”中国版的武汉上访人员徐武曾被关进精神病院四年多,后成功逃出。自2011年被警方抓回武汉后,他常年被非法软禁在家中。

加拿大公民王汛和徐武同在一个民运聊天群里。29日晚,王汛及多位群友收到徐武请求支援的来电。

徐武在电话中说,他的身份证和手机都被警察收走,这是他唯一能和外界联系的方式,并透露他的住址是“中国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21街22门41号”。

在和徐武有限的交流中,王汛感觉他的头脑相当理性,他们至今无法再取得联系,不知徐武是否已经被断网或没收电脑:

“我问他的话,他回答的相当有条理,但是略显急躁。而且他明显在有限的时间抓重点跟你讲他的情况。”

徐武也曾试图找律师或者向台湾媒体求救,但都无果。

横河认为,任何一个政权越到最后阶段会越疯狂:“机器越破烂的话其实越凶。纳粹快要灭亡的时候屠杀犹太人一点没有停下来。你没办法用人的思维去理解。”

2019年,中国官方公布的中央级别的公共安全支出将近一千八百亿元。有香港媒体推算出总共的维稳预算可达一万三千多亿元,高于军费开支。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小山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