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雪琴、王建兵已失联逾三百天,被控煽颠罪

2022.07.18 12:0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黄雪琴、王建兵已失联逾三百天,被控煽颠罪 黄雪琴及王建兵已被失联超过300天
(网上图片)

中国独立记者黄雪琴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去年九月失联至今已超过三百天,被控煽动颠复国家安全罪至今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二人的朋友向本台表示,黄雪琴至今无法与律师会议,担心她的身心状况。朋友也透露,公安曾传召多名她的朋友问话,更迫使他们签署未作过的口供词。曾被长期关柙的维权律师王全璋推断,官方应无法找到有力证据起诉两人,碍于"面子",通过长期关押迫使被捕者妥协认罪。

"我的儿子叫王建兵,是一个很好很优秀的娃娃,不知他犯了什么错误,执法机关把他逮捕了,执法机关能否给我们一个很合理的说法,为何要抓他?"

这段视频是中国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去年被捕后,他的父亲拍摄并上载到关注"黄雪琴和王建兵"的专页,呼吁当局尽快回应他们被拘捕的原因,但王建兵被失联超过三百天,家属仍无法得到答案。

成立专页呼吁协助他们的朋友JACK接受本台访问,表示他们被指因"组织聚会",被当局控以"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案件今年三月被移送到广州市检察院后,官方只安排代表律师,透过视频会见王建兵一次,家人到目前为止,都无法会见。JACK表示,王建兵的家人和朋友们都担心他会被施加精神上的酷刑对待。

他们的朋友成立专页为他们发声。(网上图片)
他们的朋友成立专页为他们发声。(网上图片)

JACK:"被单独关押,过程是很难熬的,长时间的审诉你,被人恐吓威胁,接触不了任何的人,不知道外界的任何讯息,如同是一种精神上的酷刑,他的家人也是不知道任何儿子的消息,而且是如此大的罪名,对于他们家庭来说,是一辈子都无遇见如此大的事情。"

王建兵朋友形容其为人低调,专门服务最弱势一群

在JACK眼中,农村成长的王建兵,是一个低调、实干和深耕细作的工作者,关注社会最边缘的一群,为他们争取权益,甘愿做无名英雄的人。他也无法理解王建兵被捕的原因。

JACK:"他是一个默默工作的无名英雄,关注社会最底层的人,只是想为工人社群发声,为人低调,工作的策略也不激进,是佛系型的倡导者,只能说他关注的尘肺病议题风险较高。"

黄雪琴被捕逾三百天 无法与外界接触 朋友担忧她身心受摧残

JACK表示,相对王建兵,黄雪琴的行动力、感染力和知名度都较高,因为曾推动中国ME TOO运动,为人熟知,也因此长期受当局监控,估计她被捕后,待遇可能更差。

JACK:"雪琴本身已很瘦,食量不多,担心她会否变得更瘦,更没有食慾,身体会变得更差,即使视频也好,但都无法成功申请一次的会见。在监狱当中,你想用牙膏牙刷都是要自己用钱买,在看守所内有银行账户,家人和朋友都有为她寄,但现在钱的馀额都没有变化,她都没有在用,包括她们有没有受到酷刑,都没有人知道。"

二人多名朋友曾被公安传召、没收电脑、电话,甚至有人被迫签署没作过的口供词

JACK透露,在他们被捕前,多名曾与他们接触的朋友,都被公安传召问话,甚至有人被迫在不曾说过口供词上签名。

黄雪琴因为推动ME TOO运动被当局监控。(网上图片)
黄雪琴因为推动ME TOO运动被当局监控。(网上图片)

JACK:"朋友也受到很大压力,基本上能抓过来问询的人,都被抓过和问过一遍,被旁问了很多次,很多人的电脑、电话都被没收了一段时间,被强迫打开电子设备密码,翻查他们的聊天纪录等的资料,给你很多威胁,甚至有人的情况是,他们没有这样说过的话,但警察就直接将这些话变成他们的口供,强迫他们签字,等同是伪造口供。"

JACK表示,他们的多名朋友,虽然承受很大的压力,但认为,他们都是有志推动社会发展的年轻人,不应该不明不白地被捕,站在公义的角度,也希望顶住压力,继续为二人发声,也希望外界,特别是联合国、国际组织和取录黄雪琴的英国大学,能关注和给予二人支持,令他们的待遇能得到改善,以及尽快获释等。

王全璋估计官方难搜集足够证据 为面子长期关押迫人就范

在709大抓捕时,被关押长达4年,才能获安排与家人见面的维权律师王全璋表示,以他的亲身经验推断,官方应无法找到有力证据起诉,碍于"面子",希望透过长期关柙迫使被捕者妥协认罪。

王全璋:"当时他们不让律师和家属与我会见,是因为办案单位他们内部也认为我不应该被定罪,但为了他们所谓的面子,他们让我长时间与世隔绝,希望我妥协,配合官方,才把我释放出去,那麽多年他们一直都是这样和我谈。他们二人可能都面对与我一样的情况,可能是他们没有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只是办案单位见不了人,他们又不认罪和不配合。"

王全璋表示,中国法律有列明,即使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当案件移送检察院后,家属可以申请会见,律师可以在不用申请下,会见被告。他认为黄雪琴至今仍无法与律师见面,当局是违法和侵害被告人的会见权益。

但他表示,由于官方可以不断申请延长侦查期限,变相可长期拘留被捕者。王全璋表示,他当年被关押多年后,有一段时间出现焦虑等心理问题,担心二人被长期被关押,会对他们的身心都造成巨大的影响。

记者:陈子非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