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利用健康碼維穩 鄭州市民起訴衛健委

2022.06.22 12:0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河南利用健康碼維穩   鄭州市民起訴衛健委 2022年6月9日,謝豔玲在北京旅遊時,收到鄭州市中原區人民法院送達的再審聽證傳票,載明“2022年6月14日上午九點聽證開庭”。謝豔玲當日下午返回鄭州。返鄭後三天兩次核酸檢測,結果均爲陰性,健康碼爲綠碼,正常出入公共場所和乘坐地鐵、出租車等。但2022年6月13日上午,謝豔玲到中原區法院詢問聽證事宜,突然發現健康碼顯示爲黃碼。
維權網

近日,河南省村鎮銀行儲戶和鄭州爛尾樓維權業主被賦紅碼事件引起中國輿論廣泛關注。鄭州有市民因健康碼被有關部門出於維穩目的被轉成黃碼,決定起訴當局。這也許是“健康碼維穩”引發的首宗法律訴訟,但法院是否立案還是未知之數。

謝豔玲是河南鄭州市中原區丁莊村居民。她接受中國“財新網”採訪時表示,先前法院本已駁回中原區農業農村工作委員會強拆她房子的申請。但其後法院以文書出錯爲由,裁定再審。

接到法院傳票後,謝豔玲本月初從北京返回鄭州,並且按政策進行核酸檢測,結果均爲陰性,健康碼是綠碼,能正常出入公共場所和搭乘公共交通工具。

6月13日聽證會前夕,謝豔玲到法院門前掃碼時,發現健康碼被轉黃,無法進入法院。她向鄭州市熱線、疾控中心等部門反映,但是第二天上午聽證會召開前黃碼維持不變,聽證會被迫延期。更讓謝豔玲感到不解的是,時隔一天,她的健康碼又轉回綠碼。

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向本臺表示,聽證會關係到謝豔玲能否保住家園。

知情人士:“明明是自己的唯一住宅,村委會的一把手村委會代支書讓蓋的房子,可是到後來拆遷的時候他就不承認了,說房子屬於違章建築,不給補手續了。一個女人帶着三個孩子非常辛苦,非常不容易。”

謝豔玲不排除這一切都是人爲操作導致,懷疑當局真正目的不是爲了防疫,已向金水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要求確認河南衛健委向她健康碼賦黃碼爲違法行爲。

知情人士:“很莫名其妙。之前都是綠碼。很納悶。這個黃碼是衛健委他們有關係(所賦碼)。它是承擔(責任)的部門。後來沒辦法只能起訴它。就希望有關政策在法律陽光下正常依法運行。”

據瞭解,法院尚未對謝豔玲發出立案通知,是否受理還是未知數。

關注事件的浙江溫州城市大學退休法學副教授蔡釩對謝豔玲告官的決定表示支持。

浙江溫州城市大學學者蔡釩(圖)認爲,謝豔玲告官只是行使公民權利。(蔡釩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浙江溫州城市大學學者蔡釩(圖)認爲,謝豔玲告官只是行使公民權利。(蔡釩獨家提供,拍攝日期不詳)

蔡釩:“這非常好。這說明公民意識覺醒了。這本身就是公民權利,只不過是很多人不敢行使這個權利,一個他們怕麻煩,一個他們怕被打擊報復。謝女士她也是絕地反擊,因爲她的東西(房子)被強拆的話,她就是一無所有了。“

蔡釩說,有理由相信,謝豔玲的健康碼出問題另有內情。

蔡釩:“這就是維穩,強拆涉及的水是很深的,會涉及到村委會和地方政府的利益。舉行聽證(前夕)把你搞成黃碼的話,你進不去,這聽證會就泡湯了、拖一段時間以後,政府把這塊地給搞平了,改了樓了,你就沒辦法了,就既成事實了。”

健康碼懷疑遭受濫用使謝豔玲的遭遇備受媒體關注。中原區法院宣傳部接受“財新網”採訪時表示,法院只是健康碼疫情防控的落實單位,不瞭解賦碼問題。河南衛健委值班室人員回應說,賦碼不屬衛健委責任。中原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的工作人員則把謝豔玲的遭遇解讀爲“系統不穩定”所致。

蔡釩:“法院是一個落實單位,它就看如果是黃碼就是進不來的。這不能怪法院,這隻能怪賦碼的單位,它聽了政府的指揮以後所做的行爲。它說‘系統出問題’就是沒地方推了。它說是‘政府叫我乾的’,那這個人還要不要他的公職?”

據知情人士透露,謝豔玲成爲“民告官”的主角讓她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擔心會受到當局打壓,但爲了三個年幼子女的幸福,她不會輕易妥協。

記者:高鋒    責編:許書婷 陳美華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