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常玮平涉"煽颠"案闭门审理,家属与公安对峙二十小时

2022.07.26 10:2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维权律师常玮平涉"煽颠"案闭门审理,家属与公安对峙二十小时 维权律师常玮
脸书图片

中国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7月26日在陕西完成审讯,择日宣判。家属在前往法院途中,遭公安和特警以防疫为由拦下,双方在在高速公路入口对峙二十小时。

常玮平涉嫌“煽颠”案7月26日在陕西宝鸡市凤县法院不公开审理。姓赵的代表律师接受本台查询时守口如瓶。

赵律师:“不方便接受采访,不好意思。请你关注国内一些朋友的动态和微博。”

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透露,丈夫亲自出庭。

陈紫娟:“律师很谨慎,不敢跟我讲。他只说,今天开庭从上午九点开到大概上午十一点半就开完了。整个过程常玮平也认为自己是无罪的。没有当庭宣判。什么时候宣判没有具体讲。”

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图)相信,凤县法院的庭审只是“走过场”。(陈紫娟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常玮平的妻子陈紫娟(图)相信,凤县法院的庭审只是“走过场”。(陈紫娟独家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据了解,法院从7月11日起召开了为期五天的庭前会议。这让陈紫娟深信,26日的庭审只是“走过场”。

常玮平案“庭前会议”五天 庭审仅走过场

陈紫娟:“常玮平是参加了庭前会议的。一般的庭前会议顶多是一个上午,顶多一天的时间就开完了,但是常玮平的庭前会议从周一开到周五。整整开了五天时间。当局会在庭前会议上把所谓的证据和一些问题给解决掉,导致庭审的时候它就不跟你再讨论这问题,所以今天庭审的时间非常短。”

常玮平2019年底参与维权人士发起的“厦门聚会”,其后被注销律师证,2021年4月被宝鸡市公安局逮捕。陈紫娟说,两名代表律师在当局巨大压力下签署了保密协议。

陈紫娟:“开庭前会议之前,司法局跟律师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打招呼,要求律师依法办案,所以律师的压力很大。律师不能把阅卷内容公开,包括告诉家属,检察机关提交给法院的所谓常玮平的犯罪证据。现在的规定是律师只能看,不能复制,也不能公开。”

虽然庭审不公开,陈紫娟仍带着家人到凤县声援丈夫。她说,家人在广东东莞的处所并非新冠病毒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出发前已向宝鸡市防疫部门谘询过,对方回答可以正常通行,可是7月25日下午,她的车一出凤县的高速路口,就遇到公安查车拦阻,标注着公安、特警的车辆把他们包围。

陈紫娟高速路口被警察包围 车上被困20小时

陈紫娟:“从昨天(周一)下午五点半开始,特警和公安的车一直把我的车给围起来。他们一直要威胁隔离我。他们说我回宝鸡可以,但我不可以去凤县。我告诉他们,我不回宝鸡,我要去凤县。我就一直在车上没有下去。”

往后20个小时,陈紫娟和母亲儿子一直没有下车,甚至没有上卫生间。

陈紫娟:“我们就在车上解决的,因为我们不敢下去。他们态度很凶,一直敲车窗,让我下来,说我违反防疫规定要隔离我,一直僵持在高速公路出口。我也没有强行开车跟他们撞,因为这样做刚好给了他们藉口把我带走。”

关注常玮平案的律师王宇认为,陕西司法当局的安排并不寻常。

王宇:“你庭前会议都开了五天,庭审反而只有半天。既然庭审是闭门不公开,为何要搞个庭前会议?法院似乎是完全展示它是违法的,‘我要让外界看到我是违法操作’。”

她谴责陕西当局以“防疫”为由控制陈紫娟等三人长达二十小时,认为不仅违法而且不人道。

记者:高锋    责编:许书婷 陈美华 嘉远    网编:瑞哲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