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将强拆香堂别墅 房产证如废纸一张

2020-12-08
Share
北京将强拆香堂别墅    房产证如废纸一张 北京将强拆香堂别墅 房产证如废纸一张
Photo: RFA

本台去年十月报道,北京市昌平区政府要强拆香堂村三千多户别墅和四合院,引发广泛关注。时隔一年后,一些网络视频显示,当局已经派大批警力进驻香堂村,而当地法院近日下达了限期拆除公告,香堂强拆行动一触即发。

一段于上周六上传的网络视频显示,近日有大量警力和不明身份的“黑衣人”进驻北京市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村,试图在强拆行动正式启动前威吓当地业主。

“居民:你是哪个单位的?拿出工作证。

执法人员:你有什么权力拍这个?

黑衣人:你拍我个人就不成,明白吗?你拿手机对着我呢,这就不行。听不明白啊?

居民:你是哪个单位的?

黑衣人:你管我是哪个单位的呢?我就是在这儿遛弯的。”



当局要动手了?

本台此前报道,去年十月,昌平区崔村镇发布通告说,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简称“规自委”)认定,香堂村十个区超过三万多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并未依法取得许可证,属于违章建设。早在当时,就有上千名当地业主围堵镇政府,要求当局对此作出解释。

一年多过去了,北京又进入了寒冬季节,晚间室外温度接近零下十度。就在前几天,网传地方政府强拆香堂村3800多户别墅和四合院的行动即将展开,涉及上万人。推特上的一张名为《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限期拆除公告》的照片显示,北京市规自委昌平分局已于上月底向当地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告指出,香堂村村委会和各“违法建设使用人”,也就是当地业主,须在这份公告贴出的122日起的七天内拆除违法建设,否则将依法强制执行。这意味着,本周三将是村民自行拆除的截止日期,随后强拆行动可能一触即发。本台记者尚无法在官方网站找到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书》。

业主据理力争

网络视频显示,过去几天里,不少香堂村业主当面质问当地政府官员强拆的法律依据,但当局却拒绝作出正面回应。

一段视频中,几位政府人员与一名业主话不投机转身就走:

“业主一:我当时买这个房子的时候,你们崔村镇和香堂村都给我盖了章,还给我发了印花税,为什么现在就变成我违法了呢?

(背后传出官员发令离开的声音)

业主一:我是房主,不跟我说就走了是吗?”

另一位业主跟一大群官员讲起了逻辑:

“业主二:大红本(房屋产权证)也是政府发给我的,我想弄明白这是不是一个政府。如果是一个政府,那咱们再坐下来谈,但你们必须先承认这一点。”

本台记者周二联系到了一位香堂村业主,但他表示不便受访。记者尚无法独立核实当地目前的具体情况。

只是冰山一角

前北京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经济学家盛洪在网上发文对香堂强拆表达强烈关注。他向本台表示,从去年开始,北京市政府就在陆续拆除一系列别墅项目,而香堂村只是这场专项行动的冰山一角,但它也是“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香堂村最有影响力、最有名气、规模最大、人也最多。香堂事件之所以引发了更大的动静,是因为它牵扯的人更多。”

本台早先曾报道,位于北京市怀柔区的“水长城老北京四合院”几个月前被强拆,而盛洪就是其业主之一。他周一发文说,昌平当局近日强拆香堂村建筑的计划与此前怀柔当局拆除他的小院如出一辙,因为两者都拒不向业主出示相关的“行政裁定书”。他认为,政府官员含糊其辞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在犯罪,却既不想违抗错误命令,又不想在日后承担可能存在的法律责任。

盛洪还写道,据他了解,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香堂村业主的房屋是他们的唯一住所,如果他们在这个寒冬无家可归,这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灾难”。

据悉,香堂文化新村上世纪末采取出地建毛坯房、再由外来人口出资完善房屋的方式,在十几年前建成了数千套别墅和四合院,此后一度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示范村。但让业主们没想到的是,当初村、镇两级政府加盖公章的购房协议,如今却成了一纸空文,而他们斥巨资购下的房产也被认定是“违建”,需进行拆除。

北京时政评论人士华颇说,香堂事件再次反映出中国政府缺乏契约精神。

“当初,当地政府要招商引资、要卖土地、要盖房,当然在这一轮操作当中发生了许多现在看来有些合理不合法、合法不合理的事情,但香堂村没有当地政府的同意和鼓励,是建不起来的。”

当被问及香堂事件还有没有可能出现转机时,华颇表示,尽管大多处于中产或以上阶级的香堂村业主对于强拆计划的反应比较强烈,但他们最终一定战胜不了“公权力”。用他的话说:“再大的蝼蚁也只是蝼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