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堂启动强拆 法学教授业主叹政府“知法犯法”

2020-12-11
Share
香堂启动强拆  法学教授业主叹政府“知法犯法” 香堂启动强拆 法学教授业主叹政府“知法犯法”
Photo: RFA

据网络视频和知情人士提供的信息,北京昌平当局已于周四也就是国际人权日当天启动了香堂村部分住宅的强拆行动,政府计划在明年春节前完成村里多个小区的拆除工作。

“昨天是国际人权日。当局在离北京中南海五十公里的地方,暴力、非法强拆我们的合法房屋……”

这是香堂文化新村第四小区的业主、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玉圣。他周五对本台记者表示,就在前一天,他亲眼目睹了当地政府强拆香堂住宅的过程。

“当局派了九辆大型挖掘机和洒水车,以及1300多名手持盾牌的保安,限制我们居民出入小区的自由。”



强拆正式启动

杨玉圣透露,当局周四拆除了西北九区、十区等当地小区的六七套住宅。这些最先被拆除的建筑物分为三类,包括只有结构骨架的毛坯房、经踩点后认定长期无人居住或不交物业费的房屋、事先与业主谈好了补偿方案的房屋。

这位教授表示,他2016年在香堂村四区买下了一套四合院二手房,用于居住和储存他收藏的近三万册图书。他指出,四区是香堂村宅基地所在地,因此没有土地性质的问题。他签订的《购房合同》加盖了村委会和崔村镇政府的公章,他还有昌平区国土局颁发的《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证》,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尽管如此,本月二日,崔村镇政府在他的院门上贴出了《限期拆除通知》,擅自认定他的住宅属于“违建”。

密切关注此事的前北京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认为,“违建”已经成为了当局强拆的惯用托词。

“原来当局一般还是要去跟业主谈判的,顶多是在谈不成的时候进行强拆,但当局还是要进行补偿,只不过比业主要求的要少。自从发明了‘违建’这个词后,认定你违建就意味着你违法了,所以我拆你白拆。”

杨玉圣周三致函中国政法大学党委书记和校长,向校方报告了上述情况,并指出作为有三十多年党龄和教龄的老教师,他认为这显然是地方政府在“违法行政、知法犯法”。

北京将强拆香堂别墅 房产证如废纸一张
北京将强拆香堂别墅 房产证如废纸一张

当局派上千警力压制居民

他表示,周四拆迁首日,他目测当局出动了上千警力,每个胡同口基本都有三排保安,以起到震慑业主的作用。

网络视频显示,现场有黑压压的一群身穿制服的执法人员,很多人手持写有“防暴”字样的盾牌,驱赶前来围观的业主。

还有视频拍下了一群围观者眼睁睁地看着远处的一座独栋别墅被强拆的景象。

“现在昌平区香堂村正被强拆,没有任何补偿,丧尽天良。”

杨玉圣对本台表示,镇政府官员曾与他沟通过此事,指出他搬走后双方可以协调补偿事项。而当地官员亲口告诉他,香堂强拆行动是北京市政府一级一级压下来的命令。

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对诗人郭小川之女郭岭梅发出的拘留通知书(推特截图)
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对诗人郭小川之女郭岭梅发出的拘留通知书(推特截图)

部分小区或在春节前拆完

他还提到,香堂村十个区当中,只有一部分小区被贴上了拆除告示,而包括老村民住宅在内的另一些区却没有这样的告示,他并不清楚当局区分对待不同小区的具体原因。但他表示,这些被贴条的小区普遍会在春节前完成拆除。

谈到政府无视法律程序、强行拆除香堂住宅的做法,杨玉圣不免有些激动。采访当中,他这样慨叹了当局的执行力。

“在中国内地,只要是党和政府想干的事,他们没有干不成的。上斗天 ,下斗地,中间管空气。”

据悉,“红色诗人”郭小川的女儿、香堂村业主和反抗强拆的组织者之一郭岭梅上周与数百名当地居民齐聚昌平区法院,对崔村镇政府提起诉讼,随后便告失联。网传的一份拘留通知书显示,因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昌平警方已于五日将郭岭梅刑事拘留。中央电视台新闻电影厂编导郭岭梅去年曾写下遗书,指出希望“以我血我命保护香堂几千户邻居们不要流离失所”。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