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涉性侵案庭外和解 中国#MeToo在美国匍匐向前?

2022.10.03 16: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刘强东涉性侵案庭外和解 中国#MeToo在美国匍匐向前? 京东集团创办人刘强东
路透社图片

中国京东创始人、电商富豪刘强东在美国被指控涉嫌性侵案,今年10月2日、在民事诉讼庭开庭前不到48小时,双方达成庭外和解。相比几个月前,中国国内的弦子诉朱军性骚扰案,弦子败诉,刘强东一案能和解收场,这能给中国的“我也是”、反性骚扰运动什么启示?

上週日,刘强东与被害人刘静尧(音译:Liu Jingyao)在民事诉讼中和解后,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双方在2018年发生的“误会”引起公众广泛关注,给当事人及家属带来深切痛苦,“今天,双方同意搁置分歧,解决法律纠纷,以免诉讼造成进一步的痛苦和折磨。”至于具体的和解内容与刘强东的赔偿金额,并未公开。

在原本的民事诉讼中,受害人刘静尧指控,2018年8月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场酒会晚宴结束后,刘强东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对她性骚扰,并随后在她的公寓裡性侵了她。刘强东2018年8月31日因涉嫌强暴被捕,但在第二天获释。自始至终,刘强东都强调,双方是合意发生性行为。

刘强东当时能获释,因为地区检察官表示,案发时“情况複杂”,难以找到足够罪证做出有力的“刑事指控”。刘静尧于2019改提出民事诉讼,该案原定于10月3日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亨内平郡(County of Hennepin)地区法院开庭审理。

在开庭前夕,刘静尧接受刘强东的庭外和解,外界有质疑,刘静尧是否为了和解金放弃法律诉讼,进而使中国的“米兔”(#MeToo)、“我也是”运动倒退?

逼刘强东和解 是女权进步与胜利

人权组织“中国妇权”创始人张菁在接受本台採访时表示:“其实刘强东案和解并不代表女方、起诉他的输了,实际上是赢了。(女方是)赢了,刘强东才会和解。” 张菁指出,依刘强东的权势,若是有一丝赢的机会,他都不会甘心和解,就是知道开庭后势必会输,刘强东才会和解、不愿意开庭。

张菁认为,若是中国女性能正确意识到刘静尧的和解其实是场胜利,那便会鼓励更多受害女性愿意出来打官司,为中国“我也是”运动形成推力。

中国女权自媒体女权之声在社群网站上也表示,刘静尧接受和解“意义非凡”,这是刘静尧和女权主义者们长达四年抗争的结果。女权之声认为,若是刘强东真的无罪,以京东的财力在法庭上聘请律师必有压倒性优势,不可能轻易和解、放弃诉讼。 

人权律师滕彪也告诉本台,刘强东愿意和解,是中国“米兔”运动的胜利:“在中国像刘强东这样有权、有势、有钱的人很难去挑战他们。” 滕彪表示,中国的司法制度会偏向有权有势的人物,但是在美国,法律之外的一切社会条件,皆不在法院的考量。

反思弦子诉朱军案:中国女权面临的几道坎

另一方面,据美国《华尔街日报》,耶鲁大学法学院(Yale Law School)研究学者龙大瑞(Darius Longarino)在接受採访时表示,如果此案发生在中国,刘强东会处于更有利的地位。但是在美国,刘强东更有可能败诉。

负责追踪刘强东案的明尼苏达公共广播电台资深记者约翰·科林斯(Jon Collins)也在个人推特上透露,在庭审前的一场会议上,其中一名曾是美国外交官的陪审团成员表示:“很多外国的法律,并不保护女性。”

2022年8月10日,弦子(周晓璇)抵达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并于与支持者合影。(法新社)
2022年8月10日,弦子(周晓璇)抵达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并于与支持者合影。(法新社)

这不禁令外界联想到前几个月的弦子诉央视主持人朱军性骚扰案。“弦子诉朱军”一案被视为中国“米兔”运动的指标案件,但2022年8月10日,中国法院二审开庭,因证据不足维持原判,弦子败诉定谳。

对此,张菁表示:“在中国,你有权有势你就有一切,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没权没势的一方,想控告有权有势的一方,就是难上加难。”

张菁提到,再加上中国男权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不公的现况,才会导致朱军案的结果,甚至中国舆论一边倒的支持有权有势的一方:“对女性不公的这种文化,男权霸凌,所以支持者一边倒的倒向了朱军。” 张菁说,反观美国司法体系,不同于中国,美国强调法治,在法律之前,无论是男女或贫富皆平等。

张菁还补充,中国在性骚扰方面的法规不够严谨,法官不接受被害者提出间接证据,而只接受录音、录影、体液等直接证据。而正是因为中国观念不同,再加上法律的不严谨,才导致中国的性骚扰问题难以得到公平的解决。

滕彪则提到,“刘强东案”和“朱军案”呈现鲜明的对比:“朱军他虽然不是官员,但是他在中央电视台工作是知名主持人,而中央电视台有非常强烈的政治符号意义,所以,朱军的人品关系到中国的政治利益。”因此,中国的司法机关有动机保护朱军。

此外,滕彪指出,中国并非法治国家,司法机关并非独立,只要碰到敏感案件“法律、程序、证据都是完全可以被抛弃在一边的。”

另一方面,在刘强东案中,刘静尧自从发声后便在社群平台上被“网暴”,很多人指控刘静尧撒谎,还认为她起诉刘强东的目的是为了谋取金钱利益,她被网民冠上“荡妇”、“浪女”、“骗子”等标籤。

对此,张菁跟滕彪皆表示,因为中国受父权文化影响很深,社会及体制皆对女性充满歧视,这样的权力结构导致性骚扰或性侵事件发生时,男性网民倾向羞辱受害者,同时,这些网民也会质疑、检讨被害者的衣着与行为,企图将被性侵的责任推到受害者身上。

记者:唐缘媛   责编:郑崇生    网编:何足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