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國"的開端 河南討債儲戶健康碼離奇變紅

2022.06.14 16:18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黑客帝國"的開端 河南討債儲戶健康碼離奇變紅 "黑客帝國"的開端 河南討債儲戶離奇變紅碼
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從上週日開始,微博等社交媒體上不斷有人爆料說,多位河南村鎮銀行暴雷的受害儲戶因爲健康碼離奇變爲紅碼而無法前往河南討說法。有觀察人士認爲,這只是極權政府管控人身自由的開始。

“日子越來越好了,”黎冰聽到記者想詢問他對這件事情的觀感時,第一句話就這樣揶揄到。

這位住在上海浦東公寓樓的青年人出於安全原因,只願用化名接受採訪。他很快解釋說,他的意思是,“未來還會有更壞的情況發生,數字化極權被共產黨運用的越來越嫺熟了。”

從天而降的紅碼

河南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變紅碼的事情在社媒上爆出來後,迅速吸引了有些信息疲倦的網民。唐山打人事件、上海當街砍人事件等,近來席捲了網絡,但河南紅碼事件並沒有被埋沒。

河南村鎮銀行暴雷的事情發生在今年四月,有四家村鎮銀行的客戶存款失蹤,涉及四十萬儲戶。兩個月來有大量儲戶前往當地維權,其中包括不少外地儲戶。銀行暴雷的事情本身雖然也有媒體報道,但在網上得到的反應卻遠不如這兩天儲戶健康碼變紅碼的事情來得熱烈。

推特上的一段相關視頻表明:一位身在北京的河南銀行儲戶,其手機上的健康碼突然變成了紅碼,而和他行程一模一樣的女朋友的健康碼則是正常的。(有背景音)

這段視頻所描述的情況和財新網調查的情況相似,有一些身在外地、並無計劃前往河南的儲戶健康碼突然變成了紅碼,所謂“人在家中坐,紅碼從天降。”

在財新網所做的相關報道中,還有不少河南鄉鎮銀行的儲戶從外地前往河南,卻在不同的地點,包括酒店、高鐵站和高速路口等,突然發現健康碼變成紅碼,進退不得。第一財經網的報道中則提及,同在一個微信羣中的已抵達河南和遠在外地的村鎮銀行儲戶的健康碼,在前後很短的時間內變成了紅碼。

在中國當前嚴峻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下,紅碼意味着要被隔離,不能隨意出入。對於權益受損、想討說法的河南銀行儲戶來說,他們的維權行動也就無法展開。

一名男子使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進行健康登記(法新社)
一名男子使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進行健康登記(法新社)

無法深入的調查

河南的這種做法很明顯違背了多數人對健康碼的理解。《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週二在網上發文評價說,各地的健康碼只應用於純粹的防疫目的,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被地方政府用於與防疫無關的其他社會治理目標,這一規則各地務需堅守。

但對這一事件的調查並不順利。財新網問到了河南鄭州大數據管理局,卻被告知,他們只是做技術支撐,具體情況由疫情指揮部或省裏做決定。澎湃新聞網調查了河南省衛健委,只得知儲戶被賦紅碼的事情還在調查中。兩個調查都停在中途,外界依然無法得知具體由誰下的指令讓儲戶的健康碼變紅碼。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東燕五月底就曾通過微博警告說,北京藉助信息網絡技術建立“人臉識別+健康寶+票務系統”三位一體的疫情防控舉措,將對個人信息保護造成嚴峻挑戰。現在河南的情況似乎被不幸而言中。

事情曝光後,網民的反應有短暫的震驚,但隨即很多人就表示見怪不怪了。一位推特網名叫Helen的網友發帖說:“健康碼本來就是良民證啊?想給你什麼顏色就什麼顏色,又不需要什麼程序和依據的咯。爲什麼河南紅碼大家都友邦詫異呢?”

人權律師滕彪向本臺分析說,在這起事件中,河南當地政府有可能違背了三項法律,“首先涉及的是《個人信息保護法》,就是對個人隱私權的侵犯,涉嫌非法獲取和泄露公民的個人信息;還涉及到《傳染病防治法》。”

他補充說,《傳染病防治法》規定了謊報疫情的情況,就是沒有按規定來處理疫情,“如果情況嚴重的話,也構成犯罪。這個案件就是比較嚴重,因爲涉及到這麼多人。相關的政府官員就有可能構成了濫用職權罪,這就涉及到刑法裏的規定了。”

但滕彪對這件事情中政府官員被追責的可能性並不是很樂觀,他說很有可能是不了了之的。

2022年1月25日在北京一個公園入口處手持健康碼通知的一名保安(美聯社圖片)
2022年1月25日在北京一個公園入口處手持健康碼通知的一名保安(美聯社圖片)

“黑客帝國”的開端

實際上,河南村鎮銀行儲戶維權“被紅碼”的情況並不是這兩天才發生。五月底本臺就曾報道,知乎網友“教育知事”在赴河南維權的過程中,自己的健康碼奇怪地變成黃碼,並被當地人員以防疫爲理由驅逐。

這種事情可能也不僅僅是發生在河南儲戶身上。去年十一月,被吊銷執業證的維權律師謝陽在前往上海探望被關押的公民記者張展的母親時,健康碼也離奇地突然由綠變紅,又很快由紅變綠,他由此質疑政府利用健康碼打壓異議人士。

滕彪說,從這些案例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已經開始把健康碼作爲維穩的工具,“就是爲了政治目的,濫用防疫措施,濫用健康碼,來限制維權人士的出行權利和人身自由。”

滕彪一直把目前中國政府用人臉識別等高科技手段來限制人身自由、維護政權穩定的體制稱爲“高科技極權。”

這種體制似乎正通過疫情防控措施在全國鋪展。身在上海的黎冰把河南的情況與上海做比較,他說,現在上海雖然解封了,但個人自由出行的權利卻被剝奪,“進入任何場所,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都需要掃描該場所或交通工具專屬的‘場所碼’。掃描後,......還會同時顯示你上次核酸的時間。如果顯示過了72小時,對方可以拒絕你進入或者搭乘各種交通工具。”

他憤懣地說,政府的公權力近十年在數字化極權的“助力”,愈發強大,同時監控公民手段也越來越“精細化”,並且不受人民的監督。那中國的未來不言而喻了,就是黑客帝國裏“matrix”一樣。

黎冰所說的《黑客帝國》是1999年放映的電影,其中人類世界被電腦機器佔據,人類的五種感官和心理都被與神經連接的電腦所控制,人類的心靈也因此受到囚禁。

(記者:王允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