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通"二十年 世维会主席艾沙挣脱"不自由之路"

2022.08.10 17: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红通"二十年 世维会主席艾沙挣脱"不自由之路" 英文新书《自由运动的中国陷阱:一个带着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维吾尔人与中国霸权的博弈》封面带着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维吾尔人与中国霸权的博弈》封面
推特截图

2018年,国际刑警组织撤销了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主席、人权活动人士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发出的长达二十多年的红色通报,引发国际关注。艾沙近日出版了一本新书,以亲身经历讲述了近些年来中国政府的“长臂管辖”如何影响了他的人生。



在海外维吾尔社区中,54岁的多里坤艾沙是个有名的组织者。1994年逃离中国后不久,他就在德国协助成立了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2004年4月,他还在建立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扮演了重要作用,并在去年连任世维会主席。近些年来,他持续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欧洲议会、各国政府、国际人权组织讲述维吾尔人权问题。

艾沙近日出版了一本名为《自由运动的中国陷阱:一个带着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的维吾尔人与中国霸权的博弈》(The China Freedom Trap: The Story of a Uyghur Fighting Chinese Hegemony with an INTERPOL Red Notice)的英文书,披露中国是如何渗透并利用国际组织,剥夺他的人身自由的。

他周三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正如书名所暗示的,这本书讲述的是中共“长臂管辖”对自由世界的渗透。

“这些都是在自由世界发生的事情,并不是在中国或其他专制国家发生的。实际上,我遇到的问题大多出在自由世界。”

被“红通”惊险经历

生于新疆阿克苏的艾沙从事人权活动已有三十多年。早在1987年,他就在新疆大学成立了学生科学与文化联盟,1988年,他成为该校民主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因此被校方开除。他于1994年逃离中国,不久后前往欧洲寻求庇护,并在2006年成为德国公民。

美国之音此前报道,艾沙是在1999年为了出席一场在德国举办的会议,在当地的一家中国领事馆申请签证时,才得知国际刑警组织两年前对他发出了红色通报的。艾沙表示,中国政府起初指控他是“杀人犯、抢劫犯”。911事件发生后,当局就开始用“恐怖分子”来形容他。

艾沙向本台记者介绍说,这本书描述了他被“红通”的21年间,在世界各地的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经历。

“这个红色通报是我的‘死亡通牒’。我在瑞士、韩国、美国、土耳其、意大利都被拘留过。2016年我首次访美时,我在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被扣留了将近一天,之后被遣返回德国。”

他还特别提到了一段“死里逃生”的故事。2009年,艾沙在准备参加亚洲民主化世界论坛时,被韩国海关拒绝入境并遭到拘留。他当时担心自己可能会被遣返回中国,甚至听说中国警方已经抵达仁川国际机场,随时准备把他押解回国。在多国政府向韩方施压后,艾沙终于在两天后获释。

美国之音的报道还说,从2009年起,国际监察机构“公正审判”(Fair Trials)开始就艾沙的案情与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 联系,但国际刑警组织始终拒绝提供任何信息。2018年,“公正审判”发布了Interpol撤销对艾沙的红色通报的消息,但Interpol拒绝就此置评。

友人:没了“红通”生活仍不轻松

现居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世维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Ilshat Kokbore)周三对本台记者表示,他与艾沙已有十多年的交情,他们时常在华盛顿见面。在他看来,艾沙近几年的生活并没有因“红通”被撤销而变得更轻松。

“‘红通’被撤销只是减少了他的旅行限制和旅行带来的安全风险,但隐性的危险和攻击反而更多了。”

伊利夏提年初在本台发表评论文章说,在2017年艾沙当选世维会主席后,他的父母死在了新疆再教育营中,他的弟弟被判处无期徒刑,其他亲人也已经失联。伊利夏提写道,随后几年里,艾沙在促成反制中共不当行为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以及判定中国对维吾尔人犯下了种族灭绝的英国民间法院“维吾尔族法庭”(Uyghur Tribunal)等方面,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伊利夏提告诉记者,正因如此,每当艾沙到国外出差,他都会担心艾沙的人身安全,因为中国的“长臂”令人防不胜防。

艾沙则在采访中对本台强调,他出书的目的就是为了促使自由世界进一步提升对中国“长臂”的警觉。

“世界应该醒过来了,因为中国政府的‘长臂’正在试图削弱、甚至改写国际体系和国际法。因此,中共对自由、民主等西方价值观构成了威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家傲华盛顿报道    责编:郑崇生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