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通"二十年 世維會主席艾沙掙脫"不自由之路"

2022.08.10 17: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紅通"二十年 世維會主席艾沙掙脫"不自由之路" 英文新書《自由運動的中國陷阱:一個帶着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的維吾爾人與中國霸權的博弈》封面帶着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的維吾爾人與中國霸權的博弈》封面
推特截圖

2018年,國際刑警組織撤銷了對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簡稱世維會)主席、人權活動人士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發出的長達二十多年的紅色通報,引發國際關注。艾沙近日出版了一本新書,以親身經歷講述了近些年來中國政府的“長臂管轄”如何影響了他的人生。



在海外維吾爾社區中,54歲的多里坤艾沙是個有名的組織者。1994年逃離中國後不久,他就在德國協助成立了世界維吾爾青年大會;2004年4月,他還在建立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扮演了重要作用,並在去年連任世維會主席。近些年來,他持續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歐洲議會、各國政府、國際人權組織講述維吾爾人權問題。

艾沙近日出版了一本名爲《自由運動的中國陷阱:一個帶着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緝令的維吾爾人與中國霸權的博弈》(The China Freedom Trap: The Story of a Uyghur Fighting Chinese Hegemony with an INTERPOL Red Notice)的英文書,披露中國是如何滲透並利用國際組織,剝奪他的人身自由的。

他週三在接受本臺採訪時說,正如書名所暗示的,這本書講述的是中共“長臂管轄”對自由世界的滲透。

“這些都是在自由世界發生的事情,並不是在中國或其他專制國家發生的。實際上,我遇到的問題大多出在自由世界。”

被“紅通”驚險經歷

生於新疆阿克蘇的艾沙從事人權活動已有三十多年。早在1987年,他就在新疆大學成立了學生科學與文化聯盟,1988年,他成爲該校民主運動的學生領袖之一,因此被校方開除。他於1994年逃離中國,不久後前往歐洲尋求庇護,並在2006年成爲德國公民。

美國之音此前報道,艾沙是在1999年爲了出席一場在德國舉辦的會議,在當地的一家中國領事館申請簽證時,才得知國際刑警組織兩年前對他發出了紅色通報的。艾沙表示,中國政府起初指控他是“殺人犯、搶劫犯”。911事件發生後,當局就開始用“恐怖分子”來形容他。

艾沙向本臺記者介紹說,這本書描述了他被“紅通”的21年間,在世界各地的一場場驚心動魄的經歷。

“這個紅色通報是我的‘死亡通牒’。我在瑞士、韓國、美國、土耳其、意大利都被拘留過。2016年我首次訪美時,我在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被扣留了將近一天,之後被遣返回德國。”

他還特別提到了一段“死裏逃生”的故事。2009年,艾沙在準備參加亞洲民主化世界論壇時,被韓國海關拒絕入境並遭到拘留。他當時擔心自己可能會被遣返回中國,甚至聽說中國警方已經抵達仁川國際機場,隨時準備把他押解回國。在多國政府向韓方施壓後,艾沙終於在兩天後獲釋。

美國之音的報道還說,從2009年起,國際監察機構“公正審判”(Fair Trials)開始就艾沙的案情與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 聯繫,但國際刑警組織始終拒絕提供任何信息。2018年,“公正審判”發佈了Interpol撤銷對艾沙的紅色通報的消息,但Interpol拒絕就此置評。

友人:沒了“紅通”生活仍不輕鬆

現居美國弗吉尼亞州的世維會中國事務部主任伊利夏提(Ilshat Kokbore)週三對本臺記者表示,他與艾沙已有十多年的交情,他們時常在華盛頓見面。在他看來,艾沙近幾年的生活並沒有因“紅通”被撤銷而變得更輕鬆。

“‘紅通’被撤銷只是減少了他的旅行限制和旅行帶來的安全風險,但隱性的危險和攻擊反而更多了。”

伊利夏提年初在本臺發表評論文章說,在2017年艾沙當選世維會主席後,他的父母死在了新疆再教育營中,他的弟弟被判處無期徒刑,其他親人也已經失聯。伊利夏提寫道,隨後幾年裏,艾沙在促成反制中共不當行爲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以及判定中國對維吾爾人犯下了種族滅絕的英國民間法院“維吾爾族法庭”(Uyghur Tribunal)等方面,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伊利夏提告訴記者,正因如此,每當艾沙到國外出差,他都會擔心艾沙的人身安全,因爲中國的“長臂”令人防不勝防。

艾沙則在採訪中對本臺強調,他出書的目的就是爲了促使自由世界進一步提升對中國“長臂”的警覺。

“世界應該醒過來了,因爲中國政府的‘長臂’正在試圖削弱、甚至改寫國際體系和國際法。因此,中共對自由、民主等西方價值觀構成了威脅。”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家傲華盛頓報道    責編:鄭崇生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