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五歲娃"收"起 人權觀察批中國在西藏採集DNA

2022.09.06 12:31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從五歲娃"收"起 人權觀察批中國在西藏採集DNA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
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總部在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國政府以偵查犯罪爲名,在西藏自治區強制採集居民DNA,甚至進入幼兒園,對五歲以上男童全面採檢,人權觀察譴責此舉嚴重侵害人權、隱私權。西藏流亡政府官員則呼籲聯合國人權高專也要到西藏調查人權侵害狀況。

人權觀察5日發佈報告指出,中國政府擴張警務,在西藏自治區市鎮、農村任意採集居民DNA(脫氧核糖核酸)血液樣本,5歲以上民衆都屬採集對象。外泄資訊顯示,警方不必握有可靠犯罪證據,就可要求居民提供DNA,居民無法拒絕。

人權觀察公佈西藏自治區內任意採檢DNA。(人權觀察推特)
人權觀察公佈西藏自治區內任意採檢DNA。(人權觀察推特)

西藏首府拉薩市尼木縣公安局今年四月就發佈採檢DNA成果報告,民警深入幼兒園、校園採集DNA,宣稱目的“爲預防、打擊違法犯罪和維護社會治安穩定提供充實的數據基礎”。黨委尼瑪指示,加快進度、保證採集質量,對外地打工未採集到的要認真核查。

自由亞洲電臺6日致電尼木縣公安局詢問採檢DNA相關工作,接線公安拒絕透露。

公安:“你打聽這個事情幹嘛?”
RFA:“採DNA做什麼用?”
公安:“我不知道啊,沒聽說、沒聽說過。”

人權觀察報告另指,青海省藏區瑪沁縣公安局2020年12月發佈報道指出,“爲充分發揮DNA信息在社會治安管理工作中的基礎支撐作用,11月份以來,瑪沁縣公安局下大武派出所組織民輔警對轄區5-60週歲男性開展DNA血樣信息採集工作。”文中提到,已採集302份,“採集工作仍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本臺致電瑪沁縣公安局,接線公安說:“每個地方有每個地方採樣、你戶口哪裏的?你不是瑪沁的電話,你給你們當地問一下”。

多個有關當地公安局的報道提到,“對採集對象耐心做好解釋和宣傳工作,及時消除被採集人員的困惑與疑慮、“要得到羣衆的支持跟理解”、“避免引起牴觸情緒”。

種族滅絕?藏人憂中國政府採藏人DNA爲消滅藏族

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達瓦才仁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兩年前就已在康區有做,男性都要去抽血,被規定要強制去,每人都要去,在西藏自治區、康區、四川、青海、雲南,其他都有。不清楚幾歲,女性不需要,我聽到消息所有男性都要,大家都在問,是不是專找西藏血液特殊因素,開發出什麼病菌,可把西藏民族滅了,很恐懼,又不得不去。”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人權觀察報道,中國官方宣稱採DNA是爲了打擊犯罪,但達瓦才仁說,當時聽到的消息是,不採檢就威脅機關、學校開除或抓捕,且只有藏人需要採DNA,當地漢人不必採,令藏人更相信中國政府是要採取種族滅絕政策,因此藏人對此有很深的恐懼。

人權觀察報告提到,這些大規模DNA採集行動,似乎正在西藏自治區全部七個行政區實施。根據政府採購文件顯示,西藏自治區公安廳於2019年7月公告招標一項區級DNA數據庫建設工程。2019年11月,西藏自治區林芝市公安局也曾發出該市DNA數據庫採購公告。

沒犯罪仍採檢 藏區衛健委官員認了

人權報告另指,農村的DNA採集活動,是中國當局自今年1月起在西藏自治區推行“大走訪、大調研、大化解”所謂“三大活動”的一環。地方官媒報道,這是爲“加強基層社會治理體系”而開展的多項工作之一,主要是促使公安機關深入村級單位,做到“走村入戶,開展拉網式的排查摸底”。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本臺致電乃東縣衛健委,接線人員說,採DNA要等疫情結束之後,他說他自己在大約2017、18年就採過:“都要採的,我們之前都採過。”

RFA:“採DNA要做什麼?”
接線人員:“就扎一下,取了點血。”
RFA:“採了要做什麼?以後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接線人員:“不會,它公安有個大數據對比,就每個人都要錄,就跟身分證系統一樣,你DNA入了系統以後,如果說有什麼其他的,公安那邊有需要,它能第一時間對比數據,通過DNA排查。”
RFA:“漢人也要採?”
接線人員:“都要採,不管哪個民族都要採。所有人都採一次就夠了。”

在七個地級行政區之一的昌都市,官方說明採集DNA是爲了“提高查覈效率,幫助抓捕逃犯”。本臺致電昌都公安局,接線人員稱,最近都以做核酸爲主,血液採檢暫緩。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西薩拉薩尼木縣公安局集中開展采集DNA樣本工作。(尼木縣公安局網頁)

格桑堅參質疑中國建DNA庫 網格化嚴密監控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駐臺代表格桑堅參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說,他所瞭解的是,2019年中國就對藏人強行採集DNA,當時的說法是打擊犯罪分子,但連五歲以上小孩都要做,到底做麼用途?不配合又成爲很大罪行。

格桑堅參認爲,這是要對藏人進行網格化管控,呼籲聯合國人權高專進入西藏調查:“不只採DNA,所有個資寫進去,用高科技技術跟蹤你在任何地方做了什麼、說了什麼,他完全可以管控你,而且你到任何地方,如海關、機場等,都可以辨識出你。”

人權觀察報告指出,中國其他地方的警察機關從2010年代開始實施大規模的DNA採集,但僅限於警方認爲可疑的少數居民,例如外來移民、出獄人員、犯罪嫌疑人和其他被安全部門列爲“重點人員”的社會羣體,或是基於2017年開始的一項全國警務計劃,估計收集全國8.1%至26.4%男性人口的DNA。

左圖:西藏自治區公安廳DNA數據庫建設公開招標。(中國政府採購網); 右圖:林芝市公安局DNA數據庫採購合同公告。(公安警察招標採購網)
左圖:西藏自治區公安廳DNA數據庫建設公開招標。(中國政府採購網); 右圖:林芝市公安局DNA數據庫採購合同公告。(公安警察招標採購網)

人權團體譴責中國政府侵權 要求停止採檢DNA

人權觀察指出,DNA是高度敏感資訊,若不經同意被採集或分享,可能助長各式各樣的人權侵犯。報告還批評,在教育場所進行抽血,這是對兒童隱私的侵犯。當局聲稱相關數據將用於偵辦犯罪,並不構成符合兒童最佳利益的正當且相稱目的。

人權觀察提到,名爲“基因監控”(Genomic surveillance)的中國境外研究機構於2020年指出,西藏自治區大規模採集DNA始於2013年。在新疆,人權觀察2017年取得的官方文件表明,當局利用該計劃作僞裝,祕密對當地12至65歲居民的DNA進行集體採集。

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中國政府早已使藏人遭受無所不在的壓迫,現在當局更爲了提升監控能力,不經同意就對人進行採血。若真要爲西藏人做‘大事’,就該立刻停止這些可怕的人權侵犯——並且調查起訴加害者。”

臺灣人權促進會祕書長施逸翔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指出,全面強制採檢DNA違反人權也違背倫理,早期以醫療服務做“包裝”,實際大規模蒐集西藏民族高度敏感的個資,有如二戰時的納粹德國,一邊將猶太人關進集中營進行種族屠殺,一邊對猶太人進行違反倫理的人體實驗,這也是爲何後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明文禁止,就是因爲納粹德國的作爲。如今,中國政府又完全違反國際規範作出類似的事。

過去,新疆維吾爾人也曾被全面抽血,傳出被當局用來進行活摘器官配對庫,維吾爾人曾呼籲聯合國、國際社會應譴責並要求中國停止全面採血。

記者:夏小華    責編:許書婷 陳美華 鄭崇生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