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強迫勞動 德國大衆與上海汽車商討未來新疆業務

2024.02.14 15:24 ET
涉嫌強迫勞動 德國大衆與上海汽車商討未來新疆業務 設於烏魯木齊的上海大衆(新疆)汽車有限公司
美聯社圖片

據德國媒體披露,"上汽大衆"涉嫌在新疆使用強迫勞動。擁有一半投資比例的德國大衆汽車則在本週三表示,將與中國的商業夥伴"上汽集團"討論在新疆的業務發展。

本週三,德國大衆汽車(Volkswagen)向媒體表示,正與其中國合資方商量未來新疆的業務走向。根據路透社報道,這是因爲德國《商報》披露,有研究顯示,大衆及上海汽車集團(SAIC)合資的“上汽大衆”在吐魯番市的試車場項目,涉嫌使用強迫勞動。

 “剩餘勞動力轉移”的扶貧方式

這份研究來自美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的中國部主任鄭國恩(Adrian Zenz)。他表示,新疆吐魯番的試車場項目始於2015年,並在2019年結束:〝公司資料(及發佈的照片)顯示,至少在2017-2018年間,這個項目透過強迫勞動計劃,使用並轉移貧窮的維吾爾族的所謂‘富裕(或剩餘)勞動力’。〞

鄭國恩向本臺解釋什麼是中國的“強迫勞動計劃”時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4年對有關新疆發表談話時,他和(時任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說,遊手好閒、沒有全職工作的維吾爾人,容易受宗教極端主義的影響,而對中國國家安全造成危險。接着,中國加速施行政策,強這些人到其它地方,也就是把他們從農業部門轉移到加工製造或第三產業,在工廠全職工作……。後來伴隨新疆的大規模再教育營,這些轉移勞動的政策也在同時進行,性質上變得尤其具有‘強’性。〞

鄭國恩說,〝因爲我們已有相當全面的證據顯示這項政策涉及強勞動,所以我只需要辨別有哪個項目適用這個政策,就能推出涉及強勞動的很高機率。〞

美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的中國部主任鄭國恩(Adrian Zenz)表示,新疆吐魯番的試車場項目始於2015年,並在2019年結束。(自由亞洲電臺)
美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的中國部主任鄭國恩(Adrian Zenz)表示,新疆吐魯番的試車場項目始於2015年,並在2019年結束。(自由亞洲電臺)

根據路透社報道,涉及吐魯番試車場項目的除了上汽大衆,還有“中國鐵路工程集團”。中鐵集團尚未回覆路透社的採訪請求。德國大衆汽車則表示,他們對試車場項目涉及強勞動的情況不知情。在被問及吐魯番試車場項目,爲什麼沒有在去年和烏魯木齊的生產基地一起接受審覈時,大衆汽車表示,這是不可能的,因爲兩個場地由不同公司運營。

德國大衆能否切割新疆業務?

媒體揭露上汽大衆在新疆吐魯番可能涉及強迫勞動之際,也正值德國化工龍頭“巴斯夫(BASF)”上週宣佈撤出新疆。德國政界也因此出現呼聲,要求大衆汽車效仿巴斯夫,讓新疆成爲西方企業經濟活動的禁區。路透社的報道還指出,不僅大衆汽車第二大股票持有人、德國下薩克森州州長韋爾(Stephan Weil)感到擔憂,德國資產管理公司“聯合投資(Union Investment)也認爲,大衆汽車可能會失去其對可持續基金的投資資格。

根據上汽大衆的公司官網,德國大衆作爲最早一批進駐中國的外資企業之一,不僅與中國上汽分半籌組合資企業,也已在南京、儀徵、烏魯木齊、寧波、長沙等多地建立生產基地。

英國《金融時報》指出,這和巴斯夫在中國的情況不同。目前,大衆汽車尚未對是否全面撤出新疆作出回應。不過,有內部員工透露,大衆汽車與上汽集團的合約將於2029年到期,在此之前如果完全切斷所有新疆業務,恐怕會傷害兩家企業的關係。

德國經濟研究所(German Economic Institute)專家馬特斯(Jürgen Matthes)以書面形式回覆本臺採訪時表示,德國企業需要考量的是 “是否真的需要退出中國市場,以及企業如何成功建立沒有強迫勞動的供應鏈。我認爲這當中是有操作空間的。

馬特斯認爲,相比某些企業依賴中國市場,只顧短期獲利而沒做長遠規劃,未就地緣政治衝突像是臺海戰爭做好準備,那麼屆時再請求德國納稅人紓困救助,這樣來調整成本恐怕比建立沒有強迫勞動供應鏈的成本還大。

記者:喬琴恩   責編:梒青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