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孩子在哪里?维吾尔人骨肉分离的恶梦

2021-03-19
Share
我的孩子在哪里?维吾尔人骨肉分离的恶梦 在新疆和田一所双语学校就读的维吾尔学生
AFP File Photo

“我的孩子在哪里?”这是许多被迫远走他乡的维吾尔人想问中国政府的一句话。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 )近来探访流亡海外的多位维吾尔人,为人父母的他们正被迫经历骨肉分离的恶梦,他们呼吁中国政府公布这些孩子们的下落。

孩子是心脏,孩子是生命。”和四个孩子失联的买日帕提(Meripet Metniyaz)这四年活得痛苦,像是没了生存意义一样,她常常半夜从噩梦中哭醒,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2017年为探视居住在土耳其生病的父亲,她和丈夫托里洪(Turghun Memet)本以为只是暂别新疆一个月的短期旅行,却成为和老家亲人与孩子永别的恶梦。

买日帕提原本在新疆和田是一位做B超的医生。2017年离开新疆时,四个孩子交给乌鲁木齐的婆婆照顾,但没多久后传出,乌鲁木齐开始抓捕行动,买日帕提从小姑口中得知,婆婆被押往拘留营,四个孩子则被送到了和田一家所谓爱心幼儿园,也就是孤儿院,而这只是恶梦的开始。

买日帕提的小姑2018年6月后再也没有通过暗号简讯告诉夫妇俩家中状况,托里洪从嫂嫂那得知,他的姐姐被拘押期间遭杀害。没过多久,他的嫂嫂也被押往拘留营,孩子和亲人们的消息从此音讯全无。



买日帕提和托里洪写过很多信给土耳其外交部和中国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夫妻俩最小的孩子今年十岁了,两人日夜都在祈祷恶梦早日结束,希望今生还有机会能和孩子团聚。

买日帕提夫妇俩的故事不是单一个案。

在荷兰,热孜万古莉(Rizwangul)2017年9月和姐姐的最后一次联系,并没有听到儿子的声音,而是姐姐要她不要再打电话回家。

她只希望中国政府告诉她十岁的儿子还活着,平安健康,而她想告诉儿子,“原谅我,我把你带到这个世界上,但我无法照顾你;我没能尽到妈妈的责任。”

国际特赦组织近来调查发现,流亡在意大利、澳大利亚、加拿大和荷兰的一些维吾尔人,都有被迫骨肉分离的相似悲剧,关键时间点都是2017年。

梳理国际特赦组织的访谈发现,2016年底,中国开始有计划地没收新疆境内人士的护照;2017年,新疆展开大规模行动,拘捕海外有亲人或是曾去过海外的维吾尔人,乌鲁木齐局势最恶劣时,甚至连祈祷和蓄胡的人都被捕。

究竟有多少孩子与在中国境外居住或仍被关押在拘禁营或监狱中的父母骨肉分离?国际特赦组织说,因为缺乏公开数据,且进入新疆的管道仍受限,目前难以估计。

国际特赦组织呼吁中国政府,尽早结束在新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和高压政策,同时,也应该履行自身的国际义务,依照《儿童权利公约》,遵照孩子们的意愿,让这些孩童可以出境和父母团聚,或是让孩子能和父母定期直接联系;如果国家已成为孩子的监护人,例如孩子在孤儿院或寄宿学校,则必须提供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孩童的信息。

中国于1992年批准了《儿童权利公约》。根据《儿童权利公约》,中国须确保儿童不在违背自己意愿的情况下与父母分离,且始终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首要考虑。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整理报道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