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教會教友任瑞婷受邀在國際宗教自由峯會分享迫害經歷

2022.07.01 10:3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秋雨教會教友任瑞婷受邀在國際宗教自由峯會分享迫害經歷 任瑞婷受邀在國際宗教自由峯會,分享秋雨教會受迫害的經歷。
(任瑞婷提供)

受到中共迫害宗教而流亡到美國的任瑞婷,6月30日受邀在國際宗教自由峯會(IRF Summit 2022)分享秋雨教會受迫害的經歷。任瑞婷說,三年來中國家庭教會受迫害的名單越來越長,讓她心情極爲沉重。她提醒,中共對宗教的逼迫和抓捕從未停止,呼籲國際社會持續關注。

在華盛頓舉行的國際宗教自由峯會中,一場對談高度關注任瑞婷一家受迫害的經歷。

任瑞婷回憶,每一次聚會,警察都監視着他們。顛覆性的逼迫始於2018年12月9日,當晚教會許多教友被抓,300名教友在沒有合法程序下被迫接受公安詢問,也包括他們一家人。除此之外,有十多人輪流二十四小時看守他的家,出門遛狗、學鋼琴都有人跟蹤,還有人威脅,沒穿制服的不明人士甚至毆打他們。最後讓他們下定決心離開中國的原因是,警方在社區散佈他們家信邪教,因爲擔心收養的弟弟被送回福利院,他們決定逃離中國。

“我個人認爲家庭教會的寒冬,是從王怡牧師開始,從秋雨教會被迫害開始。在秋雨被迫害後,官方也把這套迫害秋雨的手段用在其他教會。像是廈門巡思頂教會、山西的一些教會等。”任瑞婷補充說。

任瑞婷在峯會分享王怡牧師的照片與經歷。(任瑞婷提供)
任瑞婷在峯會分享王怡牧師的照片與經歷。(任瑞婷提供)

遭受迫害的中國教友名單不斷增加

比起自身的經歷,任瑞婷更想跟大家分享的是2018年以後秋雨教會發生的事。任瑞婷提到,“這三年來,受迫害的名單越來越長。我希望把大家的名字都提一提,讓大家知道關注,這樣對中國政府有壓力。”

任瑞婷在簡報中準備了包括牧師王怡、郝鳴長老等人的照片與經歷,她特別把王怡的部分打印出來,在峯會現場發送。

她提到,越來越多的教會人員遭到可怕的抓捕,他們被控以不同的罪名。被抓捕以後,他們被剝奪正常的法律權力,健康問題被漠視,不允許和家人會面。像是王怡和郝鳴他們的身體情況不太樂觀。此外,王怡的家人直到現在還被看守,他的太太不被允許外出自由工作、或者和教會其他人聯繫。這是一種在監獄外的坐牢。

任瑞婷提出她的憂慮,“我聽說一些中國的良心犯被強迫勞動,包括李明哲之前也是。我也很擔心他們會不會被拉去強迫勞動,因爲這在中國監獄不是個例。”

任瑞婷感慨,被逼迫的人太多了,而且會越來越多。她想呼籲大家,請不要忘記他們!儘管對西方人來說,記住中國名字和長相不容易,但是和他們所經歷的痛苦相比,記名字只是輕而易舉的事,哪怕只是在社交平臺支持他們,對他們的處境都有非常大的幫助。

任瑞婷與NBA 球星坎特合影。(任瑞婷提供)
任瑞婷與NBA 球星坎特合影。(任瑞婷提供)

中國受迫害教會走上自由舞臺發聲

從離開中國輾轉到臺灣,最後落腳美國,對華援助協會(China Aid)給予任瑞婷一家極大的支持與協助。

對華援助協會負責人傅希秋同樣也出席參與了國際宗教自由峯會,他對本臺表示,任瑞婷今天在臺上,能夠爲那些不能發出聲音的弟兄姐妹發出聲音,象徵着中國受迫害的教會,走上自由的舞臺發出呼聲。

“代表的不只是秋雨教會維護宗教自由的努力,以及現在每天幾乎是遭受中共宗教迫害的這些處境的顯露,也是對整個中國現在宗教迫害、全面被習近平政權打壓的現狀。”傅希秋表示。

傅希秋語重心長地提醒,中共當局對秋雨教會的打壓到了變本加厲的程度。他舉例,教友不僅在家裏的聚會每週都受到打壓,而且從監獄釋放的傳道人、長老無家可歸,走到每一個地方都被強迫驅趕。甚至有牧師爲婚禮證婚被抓,在這樣的政權下,基督徒婚禮都不能有平安環境,還要偷偷摸摸舉行。

傅希秋說,“中共宗教迫害的狀況還能夠惡化到幾時? 這是一個對當今中國宗教自由的註釋和寫照。”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黃春梅 臺北報道    責編 陳美華 梒青    網編 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