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雨教會基督徒一家六口逃亡臺灣 尋求政治庇護


2019-07-08
Share
1 成都秋雨教會基督徒廖強一家六口赴臺灣後,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表示,要逃亡,不回中國大陸。(記者夏小華攝)

自稱是四川成都秋雨聖約歸正教會成員而受到迫害的廖姓基督徒一家六口,入境臺灣後尋求政治庇護,並呼籲臺灣政府讓他們延長在臺停留時間,幫助他們順利前往第三地。

成都秋雨聖約歸正教會基督徒廖強一家六口,帶着簡單的行囊,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和“醫美健檢”15天停留臺灣的簽證,以自由行方式,1號先到泰國,4號轉抵臺灣後。他們決定逃亡,不回中國大陸。

廖強8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指出,秋雨教會去年底被取締,教徒被大規模逮捕,一般作爲基督徒,早有受苦的準備,之所以在7個月後,決定舉家逃離中國大陸,是擔心收養的3歲殘疾兒“小文(小名)”隨時被抓走,因爲教會中已經有其他家庭和收養兒被硬生生拆散。

廖強:擔心收養的3歲殘疾兒被抓 決定逃亡

廖強說:“我們根本不敢再冒失去他的風險!這是我們選擇跑出來的原因,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我們不會出來。因爲就算把我抓去,最多也是關我15天,總要放我,我最多受一些苦。即使把我兒子搶走,我大兒子11歲,他找得了路,他自己打電話就不怕,這個(指小文)就不行,他才3歲,太小了。”

廖強和女兒、女婿表示,他們都曾遭非法傳喚,廖強說,選擇逃亡是擔心三歲的收養兒小文被抓,他們不能失去他。(記者夏小華攝)
廖強和女兒、女婿表示,他們都曾遭非法傳喚,廖強說,選擇逃亡是擔心三歲的收養兒小文被抓,他們不能失去他。(記者夏小華攝)
廖強太太出示政府核發的收養登記證並說,他們取得合法收養權將近兩年。小文一出生右手臂長了一個很大的惡性腫瘤,被遺棄在派出所門口,後來被送往北京的醫院化療20幾次,再被送往孤兒院,歷經了多次鉅變,非常敏感、容易恐懼。小文在1歲零三個月後,進到他們的家,兩個月後終於喊了第一聲“媽媽”,好不容易適應了他們,有了一個家的感覺,一家人也都很愛他,絕對無法接受失去小文。

廖強夫妻出示合法收養小文的文件。(記者夏小華攝)
廖強夫妻出示合法收養小文的文件。(記者夏小華攝)
廖強強調,他們應該是秋雨聖約教會去年遭迫害後,第一個逃出的家庭。他們知道臺灣沒有難民法,不想爲難臺灣政府,希望透過美國基督教組織協助,輾轉到美國等第三地,尋求政治庇護,企盼臺灣政府能給他們多一點停留的時間,等相關手續辦好他們就會離開臺灣。

秋雨教會被關押中的王怡牧師(左)過去爲小文施洗。(廖強提供)
秋雨教會被關押中的王怡牧師(左)過去爲小文施洗。(廖強提供)
廖強和妻子、女兒、女婿、小兒子和小文,在臺灣住了幾天廉價旅館,在教會協助下,將先轉到一個地方安身等待赴美。

廖強和大女兒任瑞婷提到,秋雨教會官方掌握約300個名單,這些教徒幾乎都有被抓、被騷擾、被監控、被軟禁的情況。去年(2018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前一天、12月9日,有100多名教徒、同工被非法傳喚到派出所做筆錄,其中約有30人遭刑拘,部份已取保候審,教會負責人王怡牧師和兩名長老仍被關押,另有人還在失蹤、失聯狀態。
廖強表示家門口常遭24小時監控。(廖強提供)
廖強表示家門口常遭24小時監控。(廖強提供)
廖強說,自從12月9日半夜被國保警察敲門到天亮後,家門前經常有派出所派來的社區人員對他們進行24小時監視,多的時候甚至有十幾、二十幾人盯着他們一家。

廖強提到,他和女兒、女婿都曾多次被非法傳喚、騷擾,還有其他家庭有相似遭遇,連小孩子都被要求做筆錄,嚴禁聚會。有一次他被以證人傳喚:“帶到審訊室,國保把我用手銬銬了21小時,他們問教會爲什麼要爲六四禱告?我就和他們爭論起來。我問警察,我作爲證人,爲什麼像犯人銬我?他們說怕我自殘,我說怎麼可能?”

廖女:官方設法治中心 對基督徒強制洗腦

不只新疆有再教育中心,廖強23歲的大女兒任瑞婷提到,在成都也設有針對成人再教育的所謂“法治中心”。

廖強表示家門口常遭24小時監控。(記者夏小華翻攝)
廖強表示家門口常遭24小時監控。(記者夏小華翻攝)
任瑞婷說:“聽到一些一手消息、法治中心回來的人說,裏面房間就跟宿舍一樣,一間一間,每一間可能二到三張牀,像賓館的宿舍。各種硬的東西都用軟包包起來,怕你在裏面發瘋要自殺,每天有固定放風、放飯時間。去年12月事發第一個星期,就有很多神學院學生、大學生被抓到那裏做筆錄後被遣返回家,還有人被沒收身分證。”

任瑞婷還說,有學生在法治中心想做“飯前禱告”被禁止,後來他們一起禁食抗議、禁食禱告,才爭取到一點空間。

廖強表示國保警察要求透過微信,回報衛星定位和所在位置以利監控。(記者夏小華翻攝)
廖強表示國保警察要求透過微信,回報衛星定位和所在位置以利監控。(記者夏小華翻攝)
她提到,中國的公立學校,強制要求學生接受無神論和愛國教育,她記得高中時她寫的作文提到上帝,作文直接被打零分。所以很多基督徒會將孩子送教會學校,或選擇在家自學,但現在政府取締很厲害,威脅各家庭的孩子必須送去讀公立學校。

任瑞婷說,還有基督徒夫妻輪流被行政拘留15天,最後乾脆做好每星期被抓的準備,出門前會剪好指甲,收拾好行李,一旦被抓,便於家人送去換洗衣物,甚至有女教徒被毆打、揪頭髮、甩耳光等遭肢體暴力,或有教徒家被強拆電錶、噴紅漆,逼迫搬家。

任瑞婷回憶,包括她自己在內的很多人被抓去做筆錄,反覆遭誘供的都是同樣題目,例如教會經濟來源?買書籍通過什麼方法?要不要對教會奉獻?教會管理人是誰?還逼她簽字斷絕跟教會的關係。

廖強表示,有教友家被強拆水錶逼迫搬家。(廖強提供)
廖強表示,有教友家被強拆水錶逼迫搬家。(廖強提供)
任瑞婷提到,國保警察強行要求她簽字,對她進行所謂“幫教”工作:“他說我覺得你就是有問題的人,你需要我們的幫助和教育,我覺得這是潛移默化的洗腦。他說,首先要接受他們的監視,他們隨時給我打電話,我必須要接,彙報我在那裏,然後他要加我的微信,我要給他發我的定位,而且不僅發定位,他還可能給我視頻確定是我在拿着,我現在的手機還加了他們三個工作人員,發給他們我先生每天上班、下班的照片,早晚發我的定位給他們。”

任瑞婷說,警方大規模傳喚教徒、就是爲了要定王怡等牧師的罪。警察撂狠話說,王怡有罪,他們信的是“邪教”,被騙了,以此來洗腦,並試圖打散教會的凝聚力。事實上,他們就是一般的聚會,每年五一二汶川地震紀念日到六月四日紀念日,秋雨教會都會爲國家祈禱,不知道他們犯了什麼罪?

臺灣政府:未接獲陳情 須先了解個案

針對廖強一家人表明逃亡臺灣,欲尋求政治庇護。臺灣政府表示,尚未接獲相關陳情。

移民署發言人鍾景琨8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我們必須要等到他提出來,具體個案瞭解看看,再做處理。”

廖強指出,有教友家遭噴漆。(廖強提供)
廖強指出,有教友家遭噴漆。(廖強提供)
陸委會發言人邱垂正8號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我們沒有得到這方面的資訊。如果他們有這些想法,應該向移民署表達,我們就會依照過去個案處理程序加以瞭解。”

邱垂正說,會依照國際慣例,對人權的期待、過去處理個案的經驗,也會參考當事人的訴求、和移民法的精神,審慎處理。

臺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祕書長邱齡瑤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確實在上週五有和廖先生見過一面,對他陳述的一些狀況,正進行事實的瞭解,看看能給予什麼樣的人道協助。

廖強指,去年五一二汶川地震紀念,教友到災區宣教遭六、七名國保跟拍。(廖強提供)
廖強指,去年五一二汶川地震紀念,教友到災區宣教遭六、七名國保跟拍。(廖強提供)
邱齡瑤說:“我們過去確實知道秋雨教會在過去一段時間被迫害打壓得非常嚴重,包括王怡牧師、一些長老們都紛紛被國保抓去、監控,包括王怡的太太、牧師孃、小孩也被監控,確實對外的聯繫非常困難。我們得到的消息是,這個家庭是目前秋雨教會能夠從中國逃出來的第一個家庭。”

最近接連有中國大陸異議人士、陸生、香港人等,赴臺尋求政治庇護或延長在臺停留期限,現在又有被打壓的中國大陸基督徒求助,邱齡瑤呼籲立法院應儘快審議已一讀通過的《難民法》,對湧入的難民,不能只靠民間NGO組織,政府應有專責稽覈真假難民的機制。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小華 臺北報道 責編: 陳美華/安克 網編:郭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