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打人案最新通报 民间提出四大质疑

2022.06.21 16:5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唐山打人案最新通报      民间提出四大质疑 唐山打人案最新通报 民间提出四大质疑
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唐山烧烤店的打人事件仍在发酵。6月21日,官方通报了唐山打人案件的细节,却反而引起更多质疑。受害的女孩为何只是轻伤?出警为何拖了半小时?被消声的受害者家属及被限制的调查记者又是怎么回事呢?



在震惊中国社会的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十一天后,河北省公安厅6月21日发布了案情侦办进展的最新官方通报,称嫌疑人涉嫌"寻衅滋事、暴力殴打他人"。不过,通报的细节却引起中国舆论更大的质疑。

质问一:受害女孩只有轻伤

首先,最广受质问的是受害女孩们的真实情况。通报写到,根据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其中两位伤者远某、李某为“轻微伤”,经医院检查无需留院治疗自行离开。另外两位王某某、刘某某则为二级“轻伤”,“在普通病房住院治疗,伤势已好转。"

“我看到被打得最严重的那位女性也是轻伤,其实还挺意外的,虽然我是一名法律从业者,也常常处理刑事案件,但真的没想到才轻伤二级。"在四川的刑事律师汤弘扬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观察。他解释,虽然法律上对轻伤、重伤的定义与日常有点不同,但从他处理过的案件来看,他对轻伤认定也感到意外。“现在的问题是,既然伤情鉴定结果已经是轻伤,如果单是按照故意伤害罪来量刑,就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个谁能接受呢?"

中国司法鉴定将伤情级别分成五级:轻微伤、轻伤一、二级、重伤一、二级。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官方微博发文科普指出,司法鉴定领域的伤情,和普通人心中的伤得很重和很轻,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通俗点概括,可以认为是“轻伤不轻,重伤很重”。文中举例,常说的“植物人"、植物生存状态,即为重伤一级。

现居美国的前中国政法大学教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滕彪告诉本台,中国司法鉴定机构的不独立、调查过程的不透明也是官方通报难以平息外界质问的原因。 “这里有两个问题,一是法律术语上的轻伤,跟普通民众理解的轻伤是不一样的。第二个问题,中国这些鉴定机构、法医,不是独立的,不完全是依照科学标准来鉴定。在这种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做出损伤级别鉴定的人们很难有独立性,上面说是什么结论,他就是什么结论,或至少会受到干涉。"

左图:被打伤的其中一名女子。 右图:唐山警方接到民众报警的记录。(网络截图)
左图:被打伤的其中一名女子。 右图:唐山警方接到民众报警的记录。(网络截图)

质问二:出警花了三十分钟?  恶势力有保护伞”?

其次,外界还质疑当地警方的出警速度。根据通报,唐山打人事件发生在6月10日凌晨2点40分,一分钟后就有人报警了,但直到3点9分民警才抵达现场。

派出所与烧烤店的距离不到两公里,打人事件发生后十五分钟,120就已经抵达现场接走伤者,但警察却花了近三十分钟。

“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存在,这至少有两种现象,一种是中国的警察渎职不尽业,归根到底是对谁负责的问题。中国没有民众监督、没有选举、也没有媒体、公民社会的监督,所以它的不作为、疏忽,在大多数的情况下得不到追究。 另一种情况,无论唐山、或其他地方这种警黑勾结,黑社会势力很多都有保护伞,大多数所谓的黑社会犯罪集团都有官方保护伞,可能是公安局、可能是地方政府。”滕彪说。

《中国青年报》21日报道,河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已针对唐山案涉嫌违纪违法的公职人员展开调查,包含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局长马爱军在内的多位民警都正在接受调查。

2022年6月10日凌晨,河北省唐山市两名女子宵夜时遭一群恶汉围殴,受伤送医。(网民提供)
2022年6月10日凌晨,河北省唐山市两名女子宵夜时遭一群恶汉围殴,受伤送医。(网民提供)
 

质问三: 受害者与家属为什么没有发声?

“我们老百姓想知道她们是否平安,就哪怕你家属出来说一句话。一句话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巷子里边监控视频哪去了?明明有监控录像,不会又坏了吧?就这么刚巧,一到正经事视频就坏?我就想问我们质疑这些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这件事就象网传一样早就已经解决了?”住在河北的李先生一直在关注唐山打人事件,一谈起案件他连提出了好多疑问,他告诉本台,官方通报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他最不明白的是,受害者的声音哪里去了?

“ 这在正常的社会看来,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受害者没有发声,然后这么大的事情,在中国没有什么媒体去唐山,这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滕彪说,但在中国针对重大舆论事件的管控模式下,受害者被消声已是一种“常态”。

网民上传了五名参与围殴女子的男子照片(网络截图)
网民上传了五名参与围殴女子的男子照片(网络截图)
 

质问四:烧烤店被拆? 记者不得入唐山?

网路传言发生打人事件的唐山老汉城烧烤店被拆除。不过,河北省公安厅政治部副主任20日晚间在微博号回应,他了解到的情况是装修,短期内店主无法经营。

“官方老告诫大家,不信谣、不传谣,我说既然这样……北京距离唐山不过180里,开车两小时都用不了 ,权威媒体怎么不来权威报导?”河北的李先生问道。

不过,连日来已有多位包含凤凰网、贵州电视台等官方记者分享进入唐山却被阻扰,甚至被无端扣留、暴力执法的经历。几位记者还分享在唐山火车站被要求乘坐指定出租车、人车合影后才能离开等严格的防疫规定。

《北京晚报》21日的社评以《越是出了事,越要正确对待舆论监督》为题写道:信息越是畅通、舆论压力越小。善待舆论监督,才能在社会良性互动中建立起信任。


(记者:唐家婕    责编:  申铧    网编:洪伟)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