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难民”在寒冬中挣扎 谁之过?

2020-12-03
Share
“蛋壳难民”在寒冬中挣扎  谁之过? “蛋壳难民”在寒冬中挣扎 谁之过?
Photo: RFA

今年11月开始,提供长租服务的蛋壳公寓爆出财务危机。这场政府鼓励下的创新金融游戏,在疏于监管及中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快速崩解。卡在资金链下方的,是数十万房东及离乡背井的年轻租客。这个冬天,這些被困在蛋壳里的中国年轻人,正在面对怎样的现实?

打着高端白领公寓品牌的“蛋壳公寓”,自11月初爆出运营危机,在全中国13个城市管理的超过41万套房源、上万年轻租客,正面临着寒冬无家可归的窘境。



上海商小姐22岁:边被驱赶边还贷   

“这是我第一次租房,选择蛋壳(公寓)的原因是因为朋友都住这个。” 在上海从事设计类工作的商小姐介绍着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家”,月付1980人民币,一个装修完整的主卧。

她看中房租便宜、性价比高,应届毕业生、朋友互相推荐还有数百元的返现优惠,“蛋壳的业务员推荐很多种(付款)方式,本来每月租金是2150,一次性年缴可以降到2050。拿不出一整年的钱,他们推荐使用现金贷,降到1980,说这个付费形式便宜又安全。”

但今年11月,商小姐的房子被断网,接着房东找上门,说因为没有收到中介(蛋壳公寓)的房租,要求商小姐在12月10日前搬离。

“还没想到要搬去哪里的解决办法……,目前最担心的是微众租金贷的问题,还有会不会影响我个人的征信。”

简单来说,蛋壳公寓是“二房东”,从各地的“大房东”处接收房源,统一装修后转手租给租客。而“微众银行”则是这场金融游戏的第四个角色,提供“租金贷”服务。

“租金贷”是租客与金融机构微众银行签订的住房消费贷款合约,由微众银行替租客向蛋壳公寓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向微众银行按月偿还租房贷款。


最近陷入危机的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最近陷入危机的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租金贷”陷阱——当火车不再往前跑    

今年1月17日,成立不到五年的蛋壳公寓(NYSE:DNK)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前,蛋壳公寓一方面以“高进低出”的方式,高价向房东取得房源、优惠低价租给房客,扩大规模。

另一方面,高度依赖“现金贷”为最大的现金流来源。以2019年前九个月为例,通过“租金贷”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占蛋壳公寓租金收入的80%。

在经济大环境看好、市场规模做大的情况下,蛋壳公寓看起来是一个房东、租客、平台、网银四方皆赢的金融创新模式。

“这个租金贷款就是一种新的金融产品,但风险高,一旦房价下跌,经济不景气,就会出问题。”中国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告诉本台。

今年初,高速滚动的蛋壳迎头撞上新冠疫情,中国经济放缓、租赁市场也委靡不振。北京诸葛房地产数据公司12月2日发布的调查发现,中国40个主要城市的平均房屋租金价格,正跌至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美国的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这么形容着“租金贷”的陷阱,“有点像开火车,我只有这一截路轨,车往前跑,我就把后面的路轨拆了往前放,前提是,我车得不断往前跑才行。只要车往前跑,我手上就有现金,我规模大了,我做点别的业务,把这件事给补回来。”


最近陷入危机的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Public Domain)
最近陷入危机的中国长租公寓公司“蛋壳公寓”(Public Domain)


深圳詹先生24岁: 谁来救救打工仔?” 

躺在铁轨上的,是数十万无路可走的房东与房客。11月上旬以来,房东驱赶租客、断水、断电、换锁的案例在各大城市发生。

“中介不给你钱,你来找我的麻烦。”互联网上的一段视频,租户女孩向闯进房子的房东挥着刀子。

“这房子是我的啊,你的中介去了哪?你去中介那里找房子。”房东声嘶力竭地喊着。

“现在房东要赶我们12月6日前搬走。没有任何救济啊,都联系不上人,蛋壳客服都打爆了,微众银行也打爆,蛋壳管家也联系不上,街道办也没办法,就是不知道能怎么办!”在深圳做零售业的詹先生也被房东下了逐客令。

24岁的他把自己的社媒头像换成了一个黄色笑脸,P字写上“谁来救救打工仔”,这已经是他住在蛋壳公寓的第二年。他每月租金贷2100,照合约要缴到明年五月。

微众银行在12月2日晚间公布了一个应急方案,公告称,将为16万蛋壳租户提供不扣钱、不记息的救助计划,还款期延至2023年底。

“三年也是一笔账啊,就是拖,还有我的2100押金呢?”詹先生问。

北京贝小姐24岁:求拉,有北京的救济群吗?”

中国经济学者张林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写道,蛋壳公寓所代表的金融模式失败,首先伤害的就是初入职场、储蓄较低的年轻就业人口,他们正位于陷阱的中心。

网友扒出了2019年为蛋壳背书的共青团中央、党媒党报,《环球时报》及环球网还将2019年的“年度责任践行奖”颁给蛋壳公寓,央视也做了大篇幅的报导。

“这么大的事情,政府在里面疏于监管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在纽约新学院(The New School)任教的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说,过去几年中国也发生过多场金融P2P骗局,但随著政治局势及监控更加紧张,受害者维权也只能自我调整,“很难再把政府作为主要的抗议对象,尤其是那些牵头组织抗争的人,会被维稳部门打压,中国政府擅长的维稳逻辑就是抓人。”

一家专门监控跟分析中国网络平台的公司研究发现,在11月蛋壳事件爆发后,中国官方首先透过社媒平台的审查,删除那些质疑中国政府为何没有监管法规的帖子,还特别对一则关于租户在压力下计划自杀的帖子限流。不过,11月底以来,中国官媒开始出现文章,宣传政府正在采取行动,为人们排忧解难,还一起批斗起资本市场。

 “我的房东终于上门了,求拉,有北京的救济群吗?”北京的贝小姐在网路论坛上发出微弱的呼喊,与近十位跟本台分享经历的受害租户一样,他们都因安全原因不愿意全名受访,或只愿意接受文字采访。

贝小姐在体检业工作,今年九月才从另一家爆雷的长租公寓自如,搬到蛋壳公寓,一个月租金3000,已先付半年。她说,几个礼拜来,维权群里已渐渐冷却,大家心照不宣的是,“只能等等官方说法吧,我们是弱势群体啊。”她给记者的文字回复中写道,房东给她到明年一月底的搬家期限。

另一位也称自己是“弱势群体”、网名“仙女味的小果子”的女孩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在微博分享两张疑似在寒风中搬家的照片,写到“哎,蛋壳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吗,弱势群体没有人保护。”

不过,“小果子”在今年五月批评武汉日记作者方方、甚至扬言要割掉方方舌头的贴文被翻出,引来网络一阵嘲讽。

“共青团联手蛋壳,亲手把自己用过的小红粉活埋了”,一则留言写到。

盛洪则表示同情,“她很可怜,她的精神也住在蛋壳里,现在蛋壳破了。”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