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全面脫貧 農民醫保費用即漲逾倍

2021-03-03
Share
中國全面脫貧  農民醫保費用即漲逾倍 中國農民剛全面脫貧 農民醫療補貼即漲逾倍
RFA製圖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宣佈中國已經擺脫貧困,廣西賓陽縣一村委會近日就發出通知,提醒農民,國家給予每一位參保農民原本的醫保補貼,2月28日停止。從3月1日起,每人每年須支付的醫保費用由280元上漲至720元人民幣,漲幅達一倍以上。評論認爲,農民醫療保險從逐年上漲到政府取消補貼,可謂觸目驚心。

兩個月前,中國政府宣佈“全民脫貧”。2月25日,北京召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言,宣佈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是“創造人間奇蹟”,就在第二天(26日),廣西南寧市賓陽縣賓州鎮顧明村村委會發文通知說:“2021年農村合作醫療每人280元一年,截止到2021年2月28日爲止,從2021年3月1日起國家不再補貼,每人需交720元一年。”


廣西賓陽縣賓州鎮顧明村村委發文,稱取消國家補貼。(網絡圖片)
廣西賓陽縣賓州鎮顧明村村委發文,稱取消國家補貼。(網絡圖片)



部分農民患大病“自己了斷”

農民出身的江蘇常州居民張建平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批農民工,他認爲地方當局大幅度提高農民的醫療保險費,讓貧困者更加貧困。他本週三(3月3日)接受自由亞洲電臺專訪時說,農民醫保收費逐年增加:“對於西部地區,比如貴州、雲南、廣西這些地方,農民負擔確實相當重,直接報銷到醫院去看病的費用,實際很少很少。農民生大病都是自己了斷。我們老家(泰興)一些老人患了癌症,都是自我了斷(順其自然或自盡)。”

據《第一財經》網站報道,2021年,城鄉居民醫保個人繳費將繼續上漲,按照往年的慣例,今年具體的上漲幅度會在3月初召開的人大會議期間確定。該報道引述四川農民陳先生的話說,醫保費年年漲,對於打工者來說,每人280元的費用,全家算下來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支出,給農民造成壓力。


部分農民患大病“自己了斷”。圖爲,安徽省合肥市一家醫院的走廊上鋪滿了病人的病牀。 (法新社圖片)
部分農民患大病“自己了斷”。圖爲,安徽省合肥市一家醫院的走廊上鋪滿了病人的病牀。 (法新社圖片)

醫保開支佔去三分一脫貧生活費

對此,張建平舉例說:“尤其在廣西極端貧困地區,你讓他(農民每年)交納七百多元錢,幾乎要了他全年三分之一生活費,因爲中國定的最低脫貧標準是2300元(一年收入)。你作爲一個人民政府,你不能把人分成三、六、九等,農業也是國家的基礎產業。”

所謂“新農合”的全稱是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專屬針對中國農民的醫療保險制度,目前覆蓋率達8億多農民及農民工,由地方政府和農村集體籌資,引導農民參與。醫保範圍在縣內一級醫院,可報銷六成,二級醫院五成,縣外醫院四成;而非農業的城鎮醫保,最高可達八至九成,最低也有六成。

有學者撰文寫道,以往農民交付醫保只佔小部分,其餘由國家財政支持。最初爲每人每年10元人民幣,2019年後,增至250至400元之間,其餘部分由政府財政補貼。直到近期地方政府宣佈取消補貼,農民需要獨立負擔新農合醫保。


醫保費年年漲,對於打工者來說,每人280元的費用,全家算下來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支出,給農民造成壓力。圖爲,中國醫務人員從上海郊區的一農民採集血液樣本後記錄了個人詳細信息。(路透社圖片)
醫保費年年漲,對於打工者來說,每人280元的費用,全家算下來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支出,給農民造成壓力。圖爲,中國醫務人員從上海郊區的一農民採集血液樣本後記錄了個人詳細信息。(路透社圖片)

“一號文件”口口聲聲要解決“三農”問題

一週前,中共中央發佈“一號文件”要求全面解決“三農”問題。張建平說:“我覺得很奇怪的問題,中央每年發‘一號文件’說要重視‘三農’問題,要解決農村人口貧困問題,但是我們發現實際的操作,下面的操作,完全不是這回事。但農民依舊生活在貧困地區,尤其是西部不發達地區。”

民衆感嘆納稅依舊治病救求無門

瀋陽居民李女士對此表示,農村醫保原本應該惠及廣大農民,讓農民的負擔減輕,但農民的負擔卻年年加重。她感嘆道:“這個國家的國民根本就沒有福利待遇,像給你醫療費現在又漲到了720元,就是這樣,沒有什麼待遇。你一旦得病,那麼你的選擇就是跳樓自殺,哪有錢治病。納稅有你的份,你就是爲這個國家付出。”
廣西多位受訪者慨嘆,如今大批農民工因新冠疫情而失業。農村合作醫療收費卻不降反升,他們未來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記者:喬龍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