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利用 “教育营”方式对付基督徒 多地信徒被关进“教育转化基地”

2021-03-31
Share
中国利用 “教育营”方式对付基督徒     多地信徒被关进“教育转化基地” 资料图片:一名男子站在河南省平顶山市一座教堂门口。
美联社图片

中国家庭教会的活动空间长期受到限制。据一位基督徒披露,他曾被羁押在四川某地专为羁押基督徒而设立的“教育转换基地”。他被囚禁在没有窗户的房内近十个月,期间受到打骂及精神折磨,他甚至曾多次试图撞墙自残,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

新疆教育培训中心羁押大量少数民族穆斯林,受到世界各国关注,但中国各地政府为改变家庭教会信徒所设立的所谓教育转换基地,却鲜为人知。一位从转化基地获释的基督徒李约瑟(化名),近期向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他被羁押期间的亲身经历。李约瑟说,几年前,他被羁押在四川某市统战部和公安局国保设立的转化基地:“地点是流动性的,可能是某一个地下室。他的人员组成是跨政府几个部门,还有政法委工作小组。他们主要针对家庭教会基督徒。”



中国内地家庭教会信徒“转化基地”人员对信徒的“改造”手段与新疆教育营的管教人员类似。李约瑟说:“威胁恐吓你,辱骂你,采用那种很下流、低级的方法,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统战部官员,或不明身份的官员,他们都黑白颠倒,必须要你接受他们的说法,不接受就说你态度不好,需要继续对你关押,并且打人,一般都是便衣动手,警察在旁边装没听到,也没看到。”


资料图片:2018年6月1日,河南省南阳市一座家庭教堂外的基督教海报附近,一张褪色的习近平照片。(美联社)
资料图片:2018年6月1日,河南省南阳市一座家庭教堂外的基督教海报附近,一张褪色的习近平照片。(美联社)

2018年,李约瑟在参加当地一家教会活动中,被当局刑事拘留,其后被送入“转化基地”羁押。他说被送入“转化基地” ,接受“洗脑”教育的信徒多数是因为传福音或从事宗教活动被刑事拘留期间,获保释的基督徒。

他回忆说,地方公安因无法依照《刑法》起诉的基督徒,都会被送到秘密基地:“从看守所取保的,采用洗脑的方法。把你的头蒙住,采用黑社会手段,就把我关押到一个秘密地方的地下室内,每一天有一个正式警察在另外一个房间,跟我生活在一起的有两个便衣,房间内没有任何窗户和通风系统,也没有放风时间。每天只能吃两餐饭,吃饭都是有专人送到房间内。”

黑监狱不见天日容易萌生自杀念头

李约瑟说,被羁押的人都是单独关押,无时间限制,直到你认错:“洗脑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最长时间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被关押了八、九个月。在里面由于没有时间概念,见不得阳光。关押一段时间后,人就有自杀的念头,我想撞墙自残。关押的一周之内,简直是生不如死。晚上你又睡不着觉。当时我被关押时有4个人,我已经昏昏沉沉了,努力想睁开眼睛,但睁不开,有五四个人拖我手,拖我脚把我放在地上拖,给我注射了什么药物,后来把我抢救活了。”

李约瑟说,他获释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全身浮肿,体重增加十多公斤,其后逐渐康复。回顾被羁押时那断难熬的时光,李约瑟至今还心有余悸。

另一位基督徒称,类似的“转化基地”分布于各省市,除了针对基督徒,也针对天主教地下教会的教友和法轮功。


资料图片:天主教堂的座位下方,摆放教徒弥撒经歌汇萃。 (美联社)
资料图片:天主教堂的座位下方,摆放教徒弥撒经歌汇萃。 (美联社)
河北天主教神父被捕后失踪

河北一位曾就当局私设“转化中心”进行维权的律师张先生对本台说, 河北就有天主教徒被羁押至今:“2013年,河北保定地下天主教徒曾经把我请去,他们当地就有类似于法轮功的洗脑班。那一次,我见到他们好几个神父,他们向我讲述了保定的情况,宗教管理局直接把他们的主教和神父抓走之后,也不判刑,就这么失踪了。有(失踪)十来年的,有五、六年的。关五、六年回家的有几个。通过他们讲才知道那些人被关进洗脑班,长期洗脑。”

张律师说,官方人员对信徒长期进行洗脑教育,最多可达十年以上。河北保定教区的天主教地下教会教友所经历的宗教压制只是中国宗教压迫案件的冰山一角。

另据《寒冬》(Bitter Winter)去年11月报道,一名最近获释的宗教信徒指出,中共“转化”宗教信众的手法残酷。该名获释的宗教信徒提到,“转化”信徒的方法有各种各样,从常见的殴打虐待到酷刑折磨,如在气温零度以下的环境中让信徒洗冷水澡,把20斤重的水桶套在他们的脖子上等。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诺台北报道 责编:许书婷  嘉远   网编:瑞哲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