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報告:中國非金融央企女高管只佔百分之五


2020.11.06 16:2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xx.jpg 美報告:中國非金融央企女高管只佔百分之五(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Photo: RFA

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11月5日發佈研究報告,指出中國央企女高管比例遠低於其它上市公司,並呼籲將國企領導的性別多元化加入後疫情時代的改革議程。

這篇報告指出,2019年,非金融國有企業持有234萬億元總資產(35萬億美元),約爲中國GDP的240%。而在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SASAC)管轄的央企管理着其中63萬億元的資產(9.4萬億美元)。這些非金融央企僱用超過1400萬工人,其中只有330萬是女性,佔總數的24%。

尤爲值得關注的是,在國資委轄下的所有非金融央企的800多名高級管理人員中,只有41名女性,佔總數的5%。

 

 

央企女高管比例低得驚人

報告作者之一章亦文,曾於今年早些時候研究中國上市公司中存在的女性職場歧視。她告訴本臺,國企女高管的比例和其它上市公司相比差別很大:

“我們上篇文章有寫,中國所有上市公司的女性領導人有17%左右。改革開放以後,女性的勞動參與率(Labo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是領先於其它國家的。但是國企女性高管卻只有5%,看到這個差距,感到很驚訝。”

該報告發現,即使在有女性高管的這些非金融央企中,也缺乏女性董事會主席或黨委書記。只有兩家公司的執行董事由女性擔任。一半以上的女性管理者僅僅擔任總會計師和領導紀檢部門,而這些職位很少能晉升成爲企業最高領導人。

而在國資委管轄範圍之外的央企和金融機構似乎對女性更爲友好,女性高管人員大約佔7%。有兩家中央直屬的國有金融企業是由女性擔任董事長或黨委書記。

一個是中國進出口銀行的董事長鬍曉煉,另一個是中國銀河金控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梅。兩人分別出生於1958年和1964年,並且有可能在幾年內退休或辭職。

 

美國智庫報告發現,中國非金融央企中的女性高管比例遠遠低於男性(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
美國智庫報告發現,中國非金融央企中的女性高管比例遠遠低於男性(華盛頓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

 

提拔女性高管或將有益於國企混改

這篇研究提到,除了職場晉升中常見的性別歧視和受教育程度上的男女差距之外,自1990年代後期以來的國企重組改革是造成女性候選人短缺的重要原因。在被解僱的超過3500萬國企工人中,婦女所佔的比例過高。

國企工作原本被視爲安全穩定的“鐵飯碗”,自從1995年開始,《勞動法》允許國企解僱無過失的員工。年紀大的、工作績效不高的員工通常首當其衝,且女性居多,再就業難度極大。

“這些高管都是六十歲左右,那我們就回到四十年前。當時的下崗熱潮對女性造成不平等的高負擔。國家的兒童撫養補貼也減少了,讓女性承擔了更多負擔。”章亦文回憶說。

今年六月,中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2020-2022年)》,強調推進國有經濟佈局優化和結構調整,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健全市場化經營機制等等。整體上市、資產證券化及股權激勵逐漸成爲國企混改的熱點方向。

彼得森的報告援引多項研究表明,公司領導中的性別多樣性與公司績效之間存在正相關關係,特別是在私營上市公司中。這意味着隨着國企的市場化改革深化,領導人的性別多樣性將會更重要,並帶來財務收益。

不僅僅是在國企,中國女性頭頂的職場天花板無處不在。據互聯網招聘平臺“智聯招聘”參與發佈的《2020中國女性職場現狀調查報告》,中國女性整體薪酬低於男性17%,46.3%的女性身處基礎崗位。

在政壇,從中國共產黨1949年執政以來,沒有一位女性成功邁入政治局常委會。2018年,中國事業單位領導班子成員中,女性佔據22.2%。女黨員佔黨員總數的27.2%。

“我們知道,國企領導其實是可以有編制的,這一定程度上限制他們從外面招人。前幾年看到文獻說有(國企)取消編制的趨勢,領導人可能不願取消,推進非常緩慢,實質上依然存在。”章亦文說,“但是很難說是行政機制導致最後只有5%。比如說女性黨員有30%,央企高管只有5%,這個差距大到不足以解釋5%。”

“到底如何比較民企和國企的差別?有編制的問題、領導班子的定義不一樣,還有國企上市的政治因素,這可能是我們下一篇文章討論的內容。” 章亦文表示,國企和民企的機制性差異對女性勞動力的影響,或許會被納入未來的研究重點。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薛小山華盛頓報道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