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1週年 英國前駐華大使披露血腥鎮壓細節


2020.06.04 16:3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j0604b.jpg 1989年6月3日下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附近對峙的市民學生與中國軍人(六四檔案圖)

“八九民運”遭鎮壓31週年當天,美國數個民間團體舉行在線紀念和討論會,談到六四精神傳承對中國民主進程的重要意義。與此同時,剛剛解密的英國外交電文披露六四鎮壓的血腥細節。

雖然受新冠疫情影響,戶內外舉行活動難度增大,但民衆參與悼念“六四”的心並沒有冷卻。世界各地的人們都以各自的方式來祭奠“六四”亡靈。

 

 

美國會議員發聲明 憶六四

美國衆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共和黨衆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星期四發聲明說,人們有責任傳承天安門事件的記憶和精神。聲明呼籲中國公開、公正報道“六四”事件,並譴責中國官方持續嚴重侵犯人權。

美國知名作家、記者克勞迪亞·羅塞特(Claudia Rosett)在人權基金會(Human Rights Foundation)4日舉行的討論會上提到,“六四”要悼念的不僅僅是事件中的死難者、良心犯、流亡者。

“要悼念中國失去的民主”

“我們同時還要紀念中國本該、卻無法成爲的樣子。至到今天,中國(政府)的本質還是沒變,(執政黨)依舊是以權力爲中心。民衆可以享受經濟成果,但無法進行自由表達,必須同意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說的所有事情,這是在消滅人的靈魂。”

會議上,羅塞特還展示了一幅六四清場後,她在天安門廣場附近石子路上撿到的、寫有“討伐小平”的橫幅。

她強調:“這個橫幅不是我的,是屬於中國人民的。我希望它在中國民主的那天回到中國,並受到它所應該受到的歡迎。”

1989年4月,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的逝世引發大批北京市民與大學生爲其舉辦悼念活動。隨後,數以十萬計的學生、工人佔領天安門廣場以及附近的馬路進行抗議,要求政府加快民主改革步伐。然而,抗議行動最終在6月4日以當局血腥鎮壓收場。

 

1989年5月時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六四檔案圖)
1989年5月時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六四檔案圖)

 

英國前駐華官員披露血腥鎮壓細節

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阿蘭·唐納德(Alan Donald)曾將當時如噩夢般的場景寫成電報,通過一條祕密的外交電報傳回英國。

唐納德在這封於1989年6月5日發出的電報中描述,他從“一箇中國國務委員的密友處得知”,“軍隊抵達時,現場學生一度以爲他們有一個小時的時間撤離廣場,但五分鐘之後,裝甲車就發起攻擊”。"學生們手挽着手,卻遭到士兵掃殺……裝甲車多次碾過學生的身體,如同做‘餅’一般,將他們碾成肉泥。這些殘骸隨後被推土機推走,屍體也遭焚化,(骨灰)被從下水道沖走。”那夜的“平民死亡人數至少有一萬”。

集權政權依舊 人權狀況越發嚴峻

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公民力量的負責人楊建利在人權基金會的研討會上回憶說,學生們的合理訴求受到碾壓,無數的年輕生命消散。

“那些勇敢的學生提出的要求,與今天的中國息息相關。31年前,這個政權槍殺了許多生命;31年後,我們依舊處於同樣的政權下,該政權甚至在近年來加劇壓制人權。”

在被問到國際社會應該如何應對中國越發嚴峻的人權狀況時,楊建利表示:“首先,中國國內必須出現不滿於目前政治現狀的聲音,這股力量必須非常強有力。與此同時,我們需要把這樣的異見聲音轉換成可行的民主運動。隨着中國執政黨內部出現裂縫,民主運動又獲得外界支持的同時,我相信這會爲中國帶來改變。”

推進中國民主進程 世界有責

與此同時,89學運領袖、旅居臺灣的吾爾開希在華府智庫“對話中國”召開的紀念“六四”會議上形容,中國目前正在經歷至暗時刻。他還批評西方國家在過去三十多年姑息中國。

“至暗時刻會繼續下去嗎?至暗時刻之後是否會迎來曙光?這個要看我們自己的堅持。追求中國的自由民主是我們的責任,也是全世界的責任。當全世界面對成爲文明世界威脅的中國時,每一個不僅要承擔一份責任,也要承擔一份將中國推向更開明自由的責任。”

吾爾開希補充說,他相信,那些曾對中國採取綏靖政策的西方國家的對華政策未來將出現調整,因爲31年前示威學生點燃的那一線希望,在今天成爲每一個熱愛自由民主的人民心中的燭火。

 

(記者:韓潔   責編:申鏵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