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毛澤東到習近平 專家:獨裁專制引發"政變"傳言

2022.09.29 12:02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  專家:獨裁專制引發"政變"傳言 “亞洲很想聊”主持人戴忠仁(右)、加州大學榮休教授宋永毅(中)、旅美政論家江峯(左)。
Photo: RFA

二十大前夕,互聯網上有關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遭軟禁的“政變”傳言引發輿論熱議。在本臺最新一期《亞洲很想聊》節目中,專家和學者針對傳言背後的共產黨獨裁專制問題進行了分析。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7日出現在北京參觀展覽,這也是他出訪中亞返回北京隱身十多天後首次露面。期間,互聯網上曾出現習近平被軟禁、中共黨內政變的傳言。

海外政論人士江峯在《亞洲很想聊》節目中表示,“政變”不管是謠言還是傳聞都跟社會期望值有共鳴,印證中國社會當下最關鍵的問題不是經濟、恢復生產,也不是“習下李上”,誰接班無所謂,但誰接班能挽回中國大局纔是問題所在。

江峯說:“沒有你習近平,迅速結束這種瘋狂愚蠢清零政策、結束無理性對抗西方和無理性硬要說執拗地要解放臺灣的念頭,讓百姓緩口氣、生存下來、活下去最重要。沒有一個極權主義政權是透過和平抗議被趕走、被摧毀、被改變,極權主義下的中國,習近平若不能自然下臺,中國社會將面臨巨大動盪。”

美國加州大學退休教授宋永毅認爲,確有一部分羣衆和黨內幹部對習不滿,但在共產主義政權下政變很困難,人們雖抱有希望但必須認清現實。

宋永毅表示:“習近平是一個平庸、愚蠢,但又野心勃勃的領導人。他面對的是一個垂垂老矣、腐朽不堪的中共,所以這個中共已經沒有中興之望,和以前、和文革結束以後的中共有很大不同。”

加州大學榮休教授宋永毅。(RFA)
加州大學榮休教授宋永毅。(RFA)

宋永毅提及,1980年三中全會時,鄧小平75歲、陳雲74歲,胡耀邦才65歲,帶領解放軍的軍委祕書長羅瑞卿才73歲,這些人當時有共識,想把華國鋒搞下去。元老集團確實存在,且力量很大、更掌握軍權。反觀今天,所謂“元老集團”只是一些人美好的願望,它其實並不存在。

宋永毅:理想是豐滿的 現實是骨感的

宋永毅說:“宋平105歲,江澤民97歲,朱鎔基94歲,最年輕的溫家寶80歲,而且他們中間不少人,本人的屁股不乾淨、家族的屁股不乾淨。如果說他們沒有支持習近平,被搞掉是很容易的,這裏有一個利益的交換在裏面。”

宋永毅強調:“理想是豐滿的,現實是骨感的,我們必須認識到這些路都走不動的元老,而且手中一個連的兵力都沒有,叫他們怎麼搞政變?”

習近平何以在十年執政中,令黨規嚴禁的“個人崇拜”回潮?江峯直指,這是記憶和遺忘的搏擊,只要不去記憶,從一開始就在遺忘。若有人或政治集團故意強制人民遺忘,也無從去記憶。如果沒有對文革糾錯、不去反思搞改革開放爲何沒有發展民主法治的政體,不去反對個人崇拜,就給了它土壤。

“個人崇拜”回潮 江峯:傷疤都在就已忘了疼

江峯說:“那好了傷疤就忘了疼吧?那現在傷疤都在,就已經忘了痛。這個人崇拜的傷疤就在這裏、習近平把傷疤揭下得多痛啊,但是已經忘了當年個人崇拜、造神,把個人所有追求幸福自由的權力全都讓渡給了政治集團、讓渡給執政黨;黨作爲政治團體,又把所有權力讓渡給個人,最後整個國家就寄在某個人的個人情緒、他的身體狀況,這樣就會決定一個國家的命運,能不危險嗎?”

江峯指出,整個中國社會並沒有對毛澤東搞個人崇拜進行批判,當人民放棄反思、中共強制遺忘,就替你定義你的記憶,讓你繼續接受苦難。

旅美政論家江峯。(RFA)
旅美政論家江峯。(RFA)

談到毛和習如何搞出“個人崇拜”,宋永毅認爲有類比性。他說,習在很多場合模仿毛,據說習當年和老紅衛兵深談得出的靈感就是沿着毛的路在新形勢走。

宋永毅說:“比如文革中間活學活用的毛主席著作,到今天到處學習近平思想;比如像現在定於一尊,不準妄議中央,如果違反黨紀國法處分,很容易想到文革期間鎮壓異議分子的公安六條;不用說東方又紅怎麼稱呼你,這些民間造神運動連韻調民歌都和當年毛差不多。民族主義作爲主導意識型態,確實也迷惑了不少中國人。”

宋永毅直言,鄧小平至少指揮過好幾個野戰軍,習近平打過什麼仗?打來打去就是清零這個仗,折騰老百姓到這樣。

習讀過《厚黑學》:“臉皮要厚而無形,心要黑而無色”

宋永毅提到,從回憶錄可見,習仲勳從小跟習近平講很多黨的歷史,就是如何爾虞我詐、如何自相殘殺。習搞個人崇拜,百年中共黨給他便利性,利於他搞清洗、製造恐懼。

宋永毅說:“我聽人說,在福州工作時去過習近平在福州市委書記書房,中間有一本書是在臺灣的作者叫李宗吾寫的《厚黑學》。這本書他料定習近平看過,裏面好像有翻過。你可以講,這些人不是沒有研究過權謀。習仲勳爲培養兒子,給他開了多少後門,河北不行搞到福州去,又通過曾慶紅把他調到浙江、上海。這些紅二代在權謀上、在野心上,都比我們這些平民子弟早熟得多。”

《厚黑學》闡述“臉皮要厚而無形,心要黑而無色”,才能成“英雄豪傑”。

江峯提到,當年毛澤東如何利用親信王震登高一呼喊出“毛主席萬歲”。1943年在延安開了一個幾百名勞動英雄大會,毛澤東讓王震代表所有英雄向毛主席致謝詞:“收尾說,毛主席是一盞明亮的燈,指導我們前行,我們永遠跟你走,我們夠幸福啦,我們再跟你走下去,我們後代還要幸福,所以我們禁不住高喊毛主席萬歲。這麼第一次喊出,你看這不是設一個局?找自己最親信的將軍替大家讀謝詞,讀完了喊一句萬歲,臺下農民就跟着喊,這就是自導自演。”

江峯說,毛不安排知識分子是自知心虛,知道知識分子肯定不跟喊,自己說要搞民主共和,怎麼會搞出個帝王萬歲?在民主制度下喊個人崇拜一定先被拿下,習面對個人崇拜也精心打造。

宋永毅:文革時反對搞個人崇拜 被判刑被整成千上萬人

來自中國互聯網的消息披露,日前曾有作家田奇莊,退休工程師、民企業者董洪義和原國企基層黨委書記馬貴全聯署舉報中共廣西黨委負責人吹捧習近平。宋永毅說:“文革時代,林彪提倡個人崇拜,公開給毛寫信,而且被槍殺的比較有名的有三十多人,反對林彪對毛個人崇拜被判刑、被整的可說成千上萬。”

那麼,習近平和毛澤東有何不同?宋永毅認爲,恐怕是更加厚黑一點。例如,習近平把社會主義特色思想加到鄧小平的裏面去,國家主席原有的任期限制沒有了,修改黨章、政治報告誰做的?習自己做的。十九大以來,每一次重大的政治報告都是他代表做的,他連信任的吹鼓手都沒有。

宋永毅說:“當然,一方面習不放心,萬一人家做報告出錯鬧出場面,他沒法應付。大家都看到,他有時說,我說這話爲何鼓掌?他把自己喃喃自語話讀出來使得下面大笑,習確實平庸。毛雖講湖南話,普通話沒有習標準,但他洋洋灑灑做的報告、演講還是出口成章,才能上確實不一樣。”

記者:夏小華    責編:許書婷 何平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