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親歷者周鋒鎖和石清與年輕人分享感受

2024.05.13 15:11 ET
"六四"事件親歷者周鋒鎖和石清與年輕人分享感受 "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嘉賓共同拿着紀念六四T恤衫,呼籲"爲自由、共命運、同抗爭",提醒世人勿忘六四歷史。
記者柳飛拍攝

曾因六四事件而被捕入獄的民運人士周鋒鎖和石清上週六出席由溫哥華支聯會主辦的"八九民運與中國民主化"座談會。這場有一百多人蔘加的活動, 不乏一些年輕面孔。這些在"六四"發生時尚未出生的年輕一代表示,能聽到當年六四見證者的分享,內心感觸很多,也相信中國終究能走上真正民主的道路。

"六四"學運領袖周鋒鎖娓娓道來當年六四發生的前後背景和他親眼目睹天安門上的種種事蹟,沒有渲染、沒有激情,他只想說清楚真相。

1989年4月,周鋒鎖是第一個去天安門爲悼念胡耀邦而送花圈者,當時武警都同意他的行爲,他也提到隨後在天安門的學生集會,獲得社會強大的支持,只可惜當時趙紫陽不夠有魄力,而鄧小平最終使出了鎮壓手段。

對中國年輕一代來說,六四是個禁忌,他們所接收的中國政治史也都是片面的,這也是爲什麼蕾絲在現場聆聽後覺得意外、深感觸動。“我沒有想到鄧小平對鎮壓學生的態度有這麼大的作用,因爲我們在國內接觸到的信息就是他是改革開放的促進者,所以這個信息是國內完全不會介紹的。”

葛蕾絲和另外兩個朋友一起參加座談會,三個人在"六四"當年都未出生,過去都從未參加過"六四"紀念活動,沒有走上街頭抗爭過,但在加拿大唸書生活了幾年,他們說,信息多了、眼界大了,他們開始思考中國未來,也願意多做一些事情。

"六四"時在雲南進行抗爭活動的石清後來被捕入獄,他說當年人心思變,連他在獄中碰到的其他罪犯,得知他是政治犯後都對他非常禮遇,領頭的犯人還公開說:“我們歡迎革命分子,把私藏的好東西拿出來分享給石清。” 當然,石清蹲苦牢七年中也遭遇身心虐待、生不如死的痛苦。

年輕的小周說他們這一代很幸運,沒有經歷動盪的時代,但前輩們爲民主人權奮鬥的勇氣和堅持,讓他深深觸動。“像李敖就講了一句很經典的話是:你在牢裏面會發現,空間是那麼那麼小,時間是那麼那麼長。其實就跟石清講到坐牢的情景是很呼應的。”

有年輕一代提問當年六四的學運領袖後來的動向,周鋒鎖(中)拿着當年北京當局公佈的21人通緝名單,說明他們近況,也鼓勵年輕一代接棒,繼續爲中國民主努力。(記者柳飛拍攝)
有年輕一代提問當年六四的學運領袖後來的動向,周鋒鎖(中)拿着當年北京當局公佈的21人通緝名單,說明他們近況,也鼓勵年輕一代接棒,繼續爲中國民主努力。(記者柳飛拍攝)

周鋒鎖提到彭立發在北京四通橋上展現的勇氣,也提到白紙運動掀起了世界浪潮,他深信一代代人會繼續推動中國民主。對於最近西方又有聲音強調中國經濟的重要性,他則提醒,不要輕易被中國唬弄了。

“中共是不可能成爲世界經濟健康的一員,對他來講,所需要的就是不斷擴大控制,而經濟上的合作,只是它的一個政治法寶、一個途徑。”

於1997年以難民身分而定居加拿大的石清,後來當選阿爾伯塔省克里莫納小鎮(Cremona)的議員,他說:“在民主制度下,你要想從政、想做官,你需要人民的認同,你坐在這個位置,你要接受人民的監督,這樣當官者纔會真正爲人民做事情。我們就是要建立這種人民認同的制度。”

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目前擔任溫哥華市議員的周楠也到場聆聽周鋒鎖和石清的演講,他讚揚自由民主價值觀的重要性,也希望在海外的華裔社區能多聽聽這些反共人士的聲音。

記者:柳飛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