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理事會主席訪華提"白紙運動" 習近平充耳不聞吹捧穩定

2022.12.01 15:0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歐洲理事會主席訪華提"白紙運動"  習近平充耳不聞吹捧穩定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 (Charles Michel)12月1日在北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
美聯社圖片

正當中國各地爆發大規模抗議時,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 在北京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提到社會對防疫措施的反應,重申和平集會是基本權利。然而,習近平卻繼續吹捧中共二十大成果,強調對社會穩定有信心。同一時間,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卻被封控在家。歐、中雙方計劃重啓暫停三年的"歐中人權對話",能否改善中國人權情況?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 (Charles Michel)週四(12月1日)訪問中國,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長達三個小時的會面。作爲“白紙運動”爆發後、第一位和習近平正面對話的西方政要,外界高度關注米歇爾是否在會面時談論蔓延全中國的抗議。

米歇爾:和平集會是基本權利

米歇爾的發言人在一份聲明中透露,米歇爾和習近平討論了社會對防疫政策的反應”:“更廣泛地說,他們就新冠病毒疫情進行了交流,包括歐洲和中國的相關經驗、各自採取的措施和社會的反應。”

米歇爾也在聲明中表示,他向習近平提出了人權、基本自由和少數羣體權利的問題,重申“和平集會”的重要性。 “和平集會的權利,是《世界人權宣言》和各國憲法中都持守的一項基本權利。”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 (Charles Michel)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會談。 (美聯社)
歐洲理事會主席米歇爾 (Charles Michel)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進行會談。 (美聯社)

 

習近平未回應國內反抗浪潮

歐方的聲明沒有透露習近平對抗議浪潮和人權議題作何回應,而中方新華社發佈的新聞稿,也隻字未提米歇爾提出的人權議題,只引述米歇爾祝賀習近平連任,對江澤民逝世表示哀悼,並表示堅持“一箇中國”政策,不會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當下正爆發幾十年以來規模最大、最激烈的反抗浪潮,然而,在西方來賓面前,習近平卻避而不談,繼續自說自話,吹捧“中共二十大的重要成果”和“中國式現代化的特徵”,更強調有信心維持社會穩定。 “我們有信心有能力以自身制度的穩定、治理的穩定、政策的穩定、發展的穩定,不斷爲國際社會注入寶貴的確定性穩定性。”

維權律師遭封控家中  隔空向各國領導人喊話

但實際上,中國領導人口中的社會穩定,總是以剝奪人民自由來換取。今年3月才刑滿獲釋的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在上週歐盟宣佈米歇爾訪華後第二天,就被當局以防疫爲由封控,不准他和其他居民離開小區。而在米歇爾和習近平會面前一天,余文生所住的居民樓也被封控,大批身穿防護衣的“大白”阻止他和妻子許豔出門,期間更把余文生撞倒在地上。

 

 

他週四(12月1日)接受本臺採訪時仍未重獲自由,余文生批評當局利用防疫爲手段,嚴防他和米歇爾接觸。

余文生說:“當局可能是不希望我和米歇爾先生進行任何方式的聯繫,包括一些視頻連線。因爲他們長期以來就以這種手段去穩控一些他們所說的‘異議人士’,這次他們是以疫情爲理由,把我所在的小區和這座樓進行封控。”

他向米歇爾、美國總統拜登,以及英國首相蘇納克等各國領導人發公開信,呼籲他們要求中國領導人結束這場“反人類浩劫”。

余文生說:“中國現在面臨的處境,包括‘動態清零’等政策,這種政策的確是‘反人類’的。因爲在中國各個地方發生很多人道災難,不勝枚舉,包括烏魯木齊發生的火災、包括貴陽發生的車禍。這些事情只是災難的一部分,現在凸顯出來了,其他包括鄭州富士康的事情,這些事情太多了。繼續下去的話,中國的災難更加嚴重,這種災難是非常恐怖的,是一種反人類浩劫。誰還能就中國的事情說一說,勸止他?希望國際上一些大國起一些作用。”

 

余文生向米歇爾、美國總統拜登,以及英國首相蘇納克等各國領導人發公開信,呼籲他們要求中國領導人結束這場“反人類浩劫”。(推特截圖)
余文生向米歇爾、美國總統拜登,以及英國首相蘇納克等各國領導人發公開信,呼籲他們要求中國領導人結束這場“反人類浩劫”。(推特截圖)

 

“歐中人權對話”有用嗎?

米歇爾在聲明中也提到,他和習近平討論了烏克蘭局勢、臺港問題以及經貿問題,並就新疆情況進行了“長時間討論”。他特別提到,中國已準備好重啓中斷三年的“歐中人權對話”,對此表示歡迎。

雖然歐中雙方自1995年已舉行過37次人權對話,然而,人權組織卻批評,參與對話的官員層級過低,不能真正改善中國人權情況,呼籲歐盟暫停對話,直到中國改善人權情況。

“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裏夏提接受本臺採訪,同樣對“歐中人權對話”的成效提出質疑。

迪裏夏提說:“中國把歐中人權對話作爲突破外交壓力的一個戰略手段,通過所謂的對話、來緩解國際社會對中國的人權外交壓力,因此,我認爲歐盟應該高度意識到對話的目的,不要被中國成功利用,對話必須要有實質性的成果。”

他期望歐盟制訂針對中國的戰略,以人權爲核心,要求中國政府關閉新疆集中營、釋放被關押者。不過他坦承,歐盟外交政策需要所有成員國共同配合,然而中國正以經濟利益分化各個成員國,阻礙歐盟制訂強硬對華政策。

 

記者:呂熙    責編:鄭崇生   網編:何足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