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经风雨依旧昂扬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上集):西藏文化危机

2021-05-19
Share
虽经风雨依旧昂扬 西藏文化不屈的七十年(上集):西藏文化危机 拉萨的一座佛教寺庙
图片来自西藏

今年5月23日是中国政府所谓的“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年纪念日。在很多藏人看来,七十年前中国政府进驻西藏,并不是解放,相反却带来了压迫和文化的危机。尽管如此,虽然历经长期的打压,西藏文化仍然在世界范围内焕发着强大的生命力。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西藏文化七十年回顾的系列报道。今天播出上集:西藏文化危机。



五月是青藏高原格桑花怒放的季节。已经有二十二年没有见到西藏遍地格桑花的格桑坚参(Bawa Kelsang)在四月底刚刚接任了藏人行政中央驻台湾代表。

不会说藏语的藏族人

但他心里更挂记的是西藏遍地的语言危机,“从阿坝的草原县,又进入阿坝州的首府马尔康;再从马尔康,沿着大小金川、大渡河沿岸下来,大渡河沿岸的所有藏人基本上已经不会说藏语,完全已经汉化了。所以,就对这个民族的未来充满着忧虑。”

出生于1966年的格桑坚参曾经是中国政府体制内的统战干部,在1999年出走印度之前的两年时间,他才有机会走遍藏区,了解这片土地的文化现状。

2021年4月22日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驻台湾代表的格桑坚参(Bawa Kelsang)(记者夏小华摄)
2021年4月22日接任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驻台湾代表的格桑坚参(Bawa Kelsang)(记者夏小华摄)

2016年从西藏逃亡印度的尼玛拉姆(Nyima Lhamo)则坦言,对藏语的限制大大压缩了藏区普通藏族人的生活空间,“在很多地方,包括机关、医院等,每个地方都用汉语,不用藏语。很明显,他们就是要取消藏语。在拉萨或者康定地区,有藏语学校的学生毕业以后很难找到工作。”

限制藏语对藏族是长期的隐痛。曾担任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华人事物负责人的藏族学者贡嘎扎西(Kunga Tashi)透露,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对藏区最为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藏族的语言、文化危机,“因为在每个学校里面,除了藏语课之外,其它的教学语言都是用汉文来进行。而且不管你是在申请工作,打一个报告,或者写信给任何一个单位,你也必须要写中文。”

贡嘎扎西提到的藏区学校的情况,在中国政府的政策中被称为“双语教学”,藏语只是其中一门语言课。在很多藏族人看来,这种政策实际是以汉语取代藏语。现在藏区不但中学以汉语教学为主,连小学和幼儿园的教学也在使用汉语。有数据显示,2017年藏区的学前教育已基本普及了“双语教育”。

现在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任教的藏族教授阿旺平措(Nawang Phuntso)认为,汉语教学这么早就介入藏族儿童的教学对他们的语言学习未必有利,“藏族儿童学习普通话的能力取决于他的藏语能力。藏族孩子的藏语能力越强,他们学习普通话越容易,包括英语也是如此。”

西藏拉萨的布达拉宫(美联社)
西藏拉萨的布达拉宫(美联社)

空荡荡的布达拉宫

在西藏,与语言危机同在的是宗教危机。

脱离中共体制后的格桑坚参曾在拉萨街头徘徊。他经常坐在布达拉宫前的广场上一个人默想,“我就在想象,这样一个宏伟的建筑,是我们西藏的祖先建立的,但这个建筑的主人达赖喇嘛现在却不在这里。我一直在想西藏的命运,我们的主人以后能不能回到布达拉宫达赖喇嘛的法座上?”

1959年藏传佛教精神领袖十四世达赖喇嘛被迫流亡印度后,“达赖喇嘛”成了政治敏感词,藏区的藏传佛教也失去了重要的精神支点。

“每个家庭里都有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但中国政府不让他们拜达赖喇嘛。谁要是拜他,就会被抓起来,很多藏族人因此被抓起来,进学习班,”尼玛拉姆向本台作证说。

因为敬拜达赖喇嘛而被投入监狱的案例也时有发生。2020年7月,藏族歌手堪卓次丹和次果因为创作并演唱歌颂达赖喇嘛的歌曲分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和“泄露国家机密罪”等罪名被判处7年和3年的有期徒刑。

近几年,藏族民众明显感觉宗教自由和信仰的空间急剧缩小。

中国政府不断力推“藏传佛教中国化”。2020年8月举行的中共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会议上,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首次把藏传佛教中国化写入了中国政府的治藏方略。

“藏传佛教中国化,主要就是他认为藏传佛教的主要思想必须要和中国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结合起来,”贡嘎扎西这样分析说。

在这种方针的指引下,中国政府近年来加大了对藏族社会的强制性政治教育,要求僧侣和尼姑要“在政治上可靠”,“在关键时刻值得信赖,”还要求在各村庄、社区、学校和工作场所劝诫和施压普通藏民“拒绝他们的精神领袖”。党员、政府雇员和领取养老金的退休干部也被限制参加宗教活动。

藏族学者贡嘎扎西(Kunga Tashi)(贡嘎扎西提供)
藏族学者贡嘎扎西(Kunga Tashi)(贡嘎扎西提供)

“西藏问题”源自中国政府进藏

西藏文化面临的种种危机,在不少藏人眼里,源自1951年中国军队正式进驻藏区。

“1949年中共还没有进来之前,没有所谓的西藏问题。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1年中共军队开始进入西藏之后,才有了西藏问题,”贡嘎扎西这样认为。

1951年5月23日,西藏噶厦政府与中央人民政府签订《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也就是俗称的“十七条协议”。中国人民解放军当年底正式进驻拉萨,中国政府对外宣称“西藏和平解放”。

虽然协议上写明西藏实行区域民族自治,尊重当地的宗教信仰,但1955年之后,中国政府对西藏以及四川、青海、云南、甘肃四省的藏区实行“民主改革”,其主要内容之一就是进行宗教制度改革,包括摧毁藏传佛教的寺庙;同时还在西藏以外的藏区进行大跃进等政治运动,用人民公社的形式改造藏族社会。

寺庙当时成了政治运动中被迫害藏民的藏身之处。1956年4月,四川省甘孜地区解放军动用了飞机轰炸寺庙,将几百年的寺庙夷为平地,其中包括五世达赖喇嘛修行过的理塘寺。

激进的手段在当地引来藏族民众的激烈反抗,不少地方发生了藏族等少数民族民众与地方政府的武装冲突,并在1959年扩展到拉萨。当年三月,达赖喇嘛被迫率噶夏政府的主要成员流亡印度。

中国政府对藏传佛教的压迫政策此后更是变本加厉。贡嘎扎西介绍说:“在文革的时候,在西藏各个地方,尤其是在拉萨地区,破坏了以大昭寺为代表的很多寺庙。”

在压迫藏传佛教的同时,藏语和西藏历史的学习在西藏也受到限制。从1960年代开始,汉语就成了藏区几乎所有中学的教学语言。在西藏中小学的课程中,西藏历史、尤其是现代史的内容也被刻意回避。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