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当局利用打击犯罪运动清理"不忠"的维吾尔人

2022.08.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新疆警察手持盾牌在喀什夜市巡逻
法新社

据了解,新疆官员正利用中国当局的打击犯罪运动清理“不忠”的维吾尔人。该行动的重点是那些被视为“宗教极端分子”、“分裂分子”、“恐怖分子”和“双面人”的维吾尔人。而新疆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上升,据说是由汉族游客传播的;几个城市的当局已采取隔离手段作为预防措施。此外,根据当地官员所言,新疆当局正在实施新的封锁措施,以应对被认为起源于到访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汉族游客的新冠病毒爆发,当局并且警告新疆居民不要因违反新冠病毒封锁而被拘留 3 周。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这些情况。

一个大城市的一名警员说,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当局利用中国政府对罪犯和逃犯的 100 天严打行动,打击了被视为“宗教极端分子”和“两面派”的维吾尔人。

这场运动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密盟友王小洪发起的,他于 6 月 25 日被任命为公安部部长,目的是铲除犯罪势力,加强全国的政治安全和社会控制。 

王小洪指示警方在今年晚些时候将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化解各种安全隐患,坚决维护社会稳定”,届时将确定党的未来五年国家政策目标并选出其最高领导人。 

据中国媒体报道,在 7 月 15 日的全国“百日行动”宣传会上,中国公安部门领导表示,在百日行动期间,已破获案件 4.2 万件,抓获犯罪嫌疑人 7.2 万人。

自由亚洲电台致电该地区各级中国警察部门,以了解这次行动如何影响了新疆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他们在中国的压迫政策中首当其冲被迫害了几十年。

新疆官方媒体称,守口如瓶的当局普遍拒绝讨论案件,但新疆的公安扫荡主要针对被视为“宗教极端分子”、“分裂分子”、“恐怖分子”和“双面人”的维吾尔人。

中国共产党使用“双面”一词来描述通常是官员或党员的腐败或意识形态上对党不忠的人,即便它常适用于有兴趣传承其民族文化和宗教传统的维吾尔官员。

新疆西南部绿洲重镇和田市的一名警察证实,该市警察总部最近几个月举行了“扫黑除恶”会议。

官员们说,中国其他地方的打击犯罪活动主要针对盗窃等犯罪,而在新疆,官员则试图抓捕据称不忠的维吾尔人。

这位警员还说,当局重点关注和田的“打击邪恶势力”。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邪恶势力’指的是那些将罪犯置于其羽翼之下的人。 我们这里扫黑除恶的主要对象是那些把非法传教的人揽在怀里,保护他们不被起诉的人。他们收留的人还包括分裂分子、极端分子和两面派。” 他并说,

“在这次行动中,扒手和小偷在我们目标的外围,主要目标是我之前提到的那些。”

该警员接着说,当局在一次有 500 多人参加的社交聚会上逮捕了一位名叫瓦里思(Waris) 的男子和 10 多人。他说,

“我们给他们头上戴上黑色头套后就带走了他们。 被捕的都是男性。其中没有女性。”

该警员并称,他不知道另外10人的身份,此案被列为“国家机密”。

另据当地官员说,新疆当局正在实施新的封锁措施,以应对被认为起源于到访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汉族游客的新冠病毒爆发。

消息人士称,在中国媒体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开始上升后,伊宁和其他城市地区的当局下令居民隔离。

根据新疆政府官方网站天山网(Tengritagh)8月7日的报道,从7月31日到8月第一个周末,新疆的感染人数上升至274人。新冠病毒的变种首先在伊宁所在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发现,并从那里开始广泛传播。

报告称,由于新冠病毒爆发,当局已将新疆划分为 45 个高风险区、34 个中风险区和 9 个低风险区,并实施了不同级别的隔离措施。这些地区包括乌鲁木齐、伊宁、阿克苏、哈密、塔城、博乐和喀什等城市。 

中国政府官员8月8日在乌鲁木齐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告诉记者,新疆北部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有34名感染者,但当局没有说明他们是如何、以及在何处感染这种高度传染性呼吸道病毒的。

一名社区官员表示,新感染病例被认为是由甘肃省的中国游客带来的,而 伊宁的首例病毒爆发是在愉群翁回族乡发现的。

​萨木于孜镇的一名新疆政府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所在的村子已经实施了隔离措施,居民被禁止外出。

伊宁的​麻扎乡的一名安全官员说,伊宁的新冠病毒最初是在麦 村(也称为愉群翁回族乡Uchon Dungan)发现的,而该病毒是由来自甘肃省的中国游客传播的。

这位出于安全原因拒绝透露姓名的官员还说,他和其他人现在正忙于与检疫相关的工作,村里有五名被感染的居民,他们在汉族游客所在的同一家餐馆吃饭。他说,

“他们现在正在接受治疗。 他们在和一些来自中国本土的汉族游客吃饭时被感染了。他们从那些游客那里感染了病毒。被感染的是回族人和东干族人。政府检查了所有去那家餐馆吃饭的人,以及这些汉人游客来这里时去了哪里。我们听说汉人游客来自甘肃省。”

这位村干部还说,英塔木镇的包尔其村有两名感染者,他们在汉族游客用餐的同一家餐厅用过餐。

他并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在中国即时通讯平台微信上从其他社区官员那里了解到当地的新冠病毒感染情况,但他不知道感染者在哪里或如何被处理的,因为信息没有传递给下级-像他这样级别的官员。他说, 

“他们还和那些汉族游客一起去了同一家餐馆”。

他补充说,愉群翁回族乡的两名受感染居民一直在装修房屋,并在中国各省购买了一些建筑材料。

村干部还说,愉群翁回族乡的居民已经好几天不被允许外出,他们正在家里进行新冠病毒测试。 

当新冠病毒于 2019 年底在中国武汉首次出现时,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居民越来越多地被限制在“再教育”营中。此后,在当地新冠病毒爆发期间,他们一直受到封锁。 

根据较早的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当时居民表示当地政府正在对他们进行未知药物的测试。

伊宁市也因 2021 年末的新冠病毒病例数量上升而被封锁。消息人士当时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尽管官方警告他们保持安静,但饥肠辘辘的居民仍被迫向当局投诉。

今年1 月下旬,中国政府卫生官员就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和哈萨克斯坦边境之间的霍城县出现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发表声明,并表示已实施封锁措施遏制病毒传播。                                  

新疆居民将因违反新冠病毒封锁而被拘留 3 周。

这一警告是在西藏首府拉萨对病毒进行为期三天的“消毒”之际发出的。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自八月初以来在该地区新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中,感染人数急剧上升,新疆当局威胁那些无视检疫法的人,他们将被拘留长达三周。

八月十二日,当局宣布他们在新疆记录了 410 例新的无症状新冠病毒感染, 使总数达到 1,727 例。该地区因为继续努力应对新疫情导致严格封锁。

霍城县(Qorghas) ​兰干乡Langar的一名官员负责监督英甲瓦提 Yengiavat 村的 10 个家庭,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一直在进行街头巡逻,以确保在该地区持续封锁期间没有人离开家园,并告知居民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将被拘留长达三周。这位匿名的官员婉转的说,

“我们正在通知居民,那些违反制度的人,也就是那些上街的人,将受到处罚,并被送去15-20天的‘再教育’”。

不愿具名的村妇女委员会负责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正在向居民分发药物”,尽管她不确定是哪种类型。她说,

“它们是奶油色的,据说可以预防疾病”。由于封锁而关闭的市场上出现了腐烂的农产品,而居民们则表示,他们被限制在家中时无法获得新鲜蔬菜。

村干部说,那些被发现违反封锁规定的人将面临至少 24 小时的拘留。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