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警方调查开斋节祈祷的维吾尔人 神职人员被捕仪式无人主持

2021-08-06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警方调查开斋节祈祷的维吾尔人   神职人员被捕仪式无人主持 新疆一座清真寺。
(图源:寒冬网)

据报道,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警方质疑维吾尔人未经许可参加开斋节祈祷,而对涉事人员进行了审讯。此外,伊宁市在整肃清真寺的神职人员后,现在无人留下主持各类仪式。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进一步了解情况。

阿克苏当局将 50 岁以下被禁止在穆斯林圣日祈祷的人逮捕。

一名高级警官说,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警方对 170 多名在穆斯林开斋节期间未经当局许可而参加祈祷活动的维吾尔人进行了审讯。

阿克苏市阿依庫勒鎮警察局的官员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只允许 50 岁以上的维吾尔人在 7 月 20 日至 23 日的假期期间参加礼拜活动。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 1200 万穆斯林中有许多人庆祝宰牲节,也称为 Qurban Heyt古尔邦节,他们通过祈祷、跳舞和屠宰山羊或绵羊作为宗教献祭。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一些市县中心的地方当局在开斋节期间向公众开放了几座长期关闭的清真寺,以呈现出一种常态。

阿依庫勒鎮的高级警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目前有 170 多名被指控违反开斋节祈祷规定的维吾尔人被拘留,但他说他无法评论他们的下落,或他们是否被关押在“再教育”营或拘留中心。他说,

“我们告诉老年人他们可以祈祷,我相信有 170 多人。我们告诉老年人他们可以祈祷,而年轻人则不能——那些 50 岁以下的人”。

乡镇居民表示,当局已将“许多邻居”带走进行讯问,但无法提供估计数字。

这位警官还说,当局并进行了街头巡逻、突袭商店和搜查住家,以控制维吾尔人在穆斯林圣日的行为。

据信,自 2017 年以来,中国政府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拘留营网络中关押了多达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语的少数民族。北京当局表示,这些再教育营是旨在打击该地区宗教极端主义的职业培训中心,尽管囚犯是违背他们的意愿遭到关押,并受到政治灌输与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一位出于安全原因拒绝透露姓名的阿依庫勒鎮居民说,在今年阿克苏的开斋节祈祷之后,警方检查了身份证并搜查了参加祈祷礼拜的民众的家,以确认他们已经超过 50 岁。

知情人士表示,那些身份证上有出生日期不符的人,以及被警方怀疑谎报年龄的维吾尔人被拖到派出所接受讯问。

其他居民指称,当地警方没有亲自去清真寺调查参加祈祷活动的人,取而代之的是使用邻里线人担任单位负责人,每个单位由 10 个家庭组成,以了解是否有人在家里偷偷祈祷。

他们说,当局为涉嫌在开斋节期间非法祈祷的人戴上黑色头罩,并将他们带走。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的其他乡镇警察,包括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古勒巴格村警察局的警察,都拒绝回答有关情况的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此前的一项调查发现,自 2017 年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的阿图什(Atushi)只允许 60 岁或 60 岁以上的人祈祷,当局将违法者拘留在营地。

阿图什市松他克乡的一名安全官员此前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我们说,年纪大的人可以祈祷,老年人——指的是60 岁以上的老年人。他们甚至不允许年轻人进入清真寺。如果有人违法,我们会把他们交给村里大队,村大队带他们去接受再教育,然后我们通过电话通知他的家人。”

一位熟悉情况但要求匿名,以便能够在没有报复的情况下自由发言的消息人士称,尽管在村庄和农村仍然像往年一样严格遵守限制,但今年城市和县中心对开斋节的宗教限制有所放宽。

这些规定旨在通过确保维吾尔人在宗教节期中不制造任何事件,来防止动乱和维护稳定,事实上自大规模拘禁运动开始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没有发生过任何此类抗议或骚乱。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在该地区的大多数乡镇,每个维吾尔族家庭中至少有一个人仍处于某种形式的拘留中,这让他们的亲属没有理由庆祝宗教节日。

消息人士并称,根据中国中央政府的要求,新疆各州、县市,根据当地情况制定了各自的开斋节规定。

另据报导,中国当局于 2018 年从塔提云清真寺拘留了七名宗教领袖。

两名熟悉当地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个城市中的一座清真寺,几乎所有维吾尔族神职人员都已被监禁,社区中没有人能够举行宗教仪式。

一位要求匿名以方便自由发言的来自该地区以外的消息人士称,中国当局已拘留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汉人街区塔提云清真寺的所有 7 名宗教领袖。

消息人士指出,在 2018 年初被拘留的 7 人中,有海推布 khatib(主麻日禮拜時在清真寺裡演講的神職人員)库德拉.卡热姆Kudrat Qarim(能够背诵古兰经的受尊者)、穆安津muezzin(即宣禮員或喚禮員)阿合买提江Ahmatjan ,和伊玛目赛伊达合买提Saydahmat。该人士并补充说,不久之后,他们都被判入狱。

消息人士还说,塔提云清真寺已被一名“过度活跃”的警察监视了近两年,该警察甚至将建筑物的较低楼层变成了专门的审讯室。

鉴于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严重侵犯人权的国际压力越来越大,且被美国视为构成种族灭绝,据报道,新疆当局自年初以来放松了对宗教和文化习俗的限制,包括开放一些清真寺供公开展示。

然而,据该地区消息人士透露,由于几乎所有宗教领袖都被关押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地,因此这一政策变化,并未对人们信奉宗教的能力产生实际影响。

消息人士并称,当局还从伊宁市其他的清真寺带走了宗教领袖,该清真寺拥有超过 54 万信徒。

消息人士指出,现在在伊宁没有宗教领袖能够主持婚礼或葬礼,或监督仪式,而介入主持仪式的替代者,往往没有接受过这样主持的培训。

消息人士还说,宗教领袖的刑期长短不详,也无法查明,因为当局让他们的家人发誓不泄露他们的刑期细节。

当被问及伊宁市最高层级的穆斯林神职人员被整肃一事时,伊宁市宗教事务办公室和 伊宁市统战部的一名员工拒绝发表评论。统战部是中国共产党负责民族事务的单位。他说,

“我们不允许在电话中谈论这件事”。

当自由亚洲电台联系时,这位曾任省级公安局副局长、后来被指派监督塔提云清真寺的警官证实,7名清真寺领导人已于2018年被拘留。

这名警官虽然承认与案件有关,但在获悉部分刑期细节被公开后,声称不知道刑期长短。

该官员说,他与七名被拘留的清真寺领导人合作了大约两年,但他无法提供有关他们下落的详细信息。

然而,警察办公室通过姓名和职位,确定了被拘留的神职人员 库德拉.卡热姆Kudrat Qarim、阿合买提江Ahmatjan、赛伊达合买提Saydahmat。

他还说,另外三人——阿不都许库尔Abdushukur、雅辛.卡热姆Yasin Qarim 和 赛伊都拉.阿布力米提Saydullam Ablimit——是来自清真寺的宗教领袖,他们被拘留并随后遭到判刑。当被问及现在有多少人在拘留营或监狱中时,他说,

“几乎所有人都被判刑”。

在他 2016-17 年的任期内,该官员对清真寺的积极监视导致许多人遭受毫无根据的审讯。了解伊宁市情况的消息人士说,到 2018 年,所有被审问的人都被强行带到再教育营。

当自由亚洲电台询问警察遭到审讯并也被带到再教育营的其他人时,他说,他曾经问过一名正在参观塔提云清真寺的南疆男子,当时他在祈祷时的行为引人侧目,

该警官说,“当他完成他的 namaz [伊斯兰祈祷] 并说‘真主’时,当他触摸自己的耳垂时,他以非常奇怪的动作触摸它们,他双手高举在身后,好像在跳舞一样。一等他完成祈祷并离开清真寺,我就打电话去接他,”

该官员补充道,“他们的动作太奇怪了”。

这名警官说,他后来将这名男子交给警方,罪名是瓦哈比教,这是一种严格的伊斯兰教形式,遵循《古兰经》的字面解释,尽管他不知道此人发生了什么事。

据人权团体和维吾尔流亡团体称,在1997 年 2 月上旬非暴力抗议之后,在镇压期间处决了大约 200 名维吾尔人的伊宁是大屠杀的地点,他们呼吁结束该市的宗教压迫和种族歧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